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非洲

【Yahoo論壇】吉布提與中美的地緣政治博弈

故此,吉布提作爲中美兩大國在非洲經濟、軍事及政治上利益的戰略地位可謂舉足輕重。作爲雙方在非洲的橋頭堡,吉布提有機會成為中美競逐非洲利益的博弈場。

 

中國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後,不少中資企業都響應戰略而在沿線的中亞及非洲國家投資。除興建港口、鐵路及其他基建外,中國亦似乎有意積極在非洲發展軍事設施。早於2016年,中國已在吉布提建立集軍事基地及商用功能於一身的多拉萊多功能碼頭(Doraleh Multipurpose Port)。無獨有偶,位處非洲東北岸的吉布提毗鄰埃塞俄比亞、也門及索馬里,又位於紅海及亞丁灣的交界點。因此從地中海啟航的船舶亦需沿蘇彝士運河及吉布提方能進入波斯灣、阿拉伯海及印度洋等重要國際貿易航道。因此,吉布提不僅是不少國際航運企業的基地及區內重要貿易樞紐,更是成為中國透過一帶一路在非洲繼續拓展其軍事、經濟及國際政治影響力的踏腳石。

 

而對美國而言,除經貿利益外,吉布提更關乎其軍事及國家安全利益。吉布提除了是美國其中一個主要駐外軍事基地-萊蒙尼爾營(Camp Lemonnier)的所在地外,更是美國打擊藏身於也門及索馬利等地的恐怖份子基地。

 

故此,吉布提作爲中美兩大國在非洲經濟、軍事及政治上利益的戰略地位可謂舉足輕重。作爲雙方在非洲的橋頭堡,吉布提有機會成為中美競逐非洲利益的博弈場。

中國近年積極在非洲發展軍事設施,解放軍於吉布提設立了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在阿富汗戰爭後,為防止恐怖主義進一步擴散,美國租借原屬法國的萊蒙尼爾軍營, 以建立駐非基地打擊分別以鄰近的也門及索馬利為大本營的伊斯蘭國、阿爾蓋達組織以及索馬利青年黨。同時,由於吉布提為位處重要航道,不少來自索馬利、也門及埃塞俄比亞的難民也會以此為目的地及中轉站,當地政府也面對入境安全及資源運用上的問題。為防止安保漏洞讓恐怖份子有機可乘,美軍因此更着眼於吉布提局勢。

 

再者,由於吉布提以至非洲都缺乏軍用物資,故駐吉布提的美軍必需從外地入口軍餉及物資,再運往東非以至阿拉伯半島支授其他軍事作戰行動。根據2018年美軍非洲司令部的立場陳述書(United States Africa Command 2018 Posture Statement)顯示,萊蒙尼爾軍營除了為美軍五個作戰司令部的維和、作戰及物流提供協助外,更負責加強美非的軍事關係。作爲重要後勤補給站暨司令部,吉布提作為一個港口在美軍軍事部署上擔當了無可取代的角色。

 

吉布提也是美國擴展及維持其地區影響力的跳板。例如,美國對非洲的人道經濟緩助都從吉布提轉運至鄰近國家。同時,美國也會透過吉布提作為中轉站,以從非洲其他國家,如埃塞俄比亞,入口咖啡、蔬菜等貨物。至美國也早已與東非及南非共同市場(COMESA)的成員國,包括吉布提、肯亞、埃塞俄比亞等,簽訂投資及貿易協議。雖然,美非的貿易總額對美國而言可謂微不足道,但經濟合作也有助打造美國在東非的影響力,同時也有助維護地區局勢穩定。

 

由此可見,吉布提是美國集打擊恐怖主義、加強與盟友的軍事反恐合作及軍事物質補給,以至維持非洲影響力的橋頭堡。

 

可是,在中國推動一帶一路倡議的背景下,中國以維護中國公民在當地的航海安全為名在吉布提建立海軍基地,亦即多拉萊多功能碼頭。

吉布提也是美軍其中一個重要的後勤補給點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為進一步拓展經濟外交,中國也透過一帶一路加強與非洲國家,如肯亞、埃及、突尼斯等的經貿關係。除拉萊多外,中國也出資超過三億美元建造從埃塞俄比亞到吉布提的食水供應管道及連接埃吉兩國的鐵路。另外,中國也透過中非合作論壇向其他非洲國家提供大約60億美元援建其他基建設施。而多拉萊多功能碼頭作為一個貨物中轉站就有助中國有效率地將物資及建材轉送到其他非洲內陸國家及促進中非之間的海上貿易。

 

同時,為免國際社會對中國掘起反感甚至進行圍堵,中國一直奉行「和平發展」的外交政策,並着力塑造「負責任大國」的身份。故自2013年起,中國解放軍就積極參與聯合國在馬利的維和行動,甚至開展在阿丁灣及索馬利的反海盜演練及行動,其後更派巡航艦進行船隻護航任務。直至2017年,解放軍已護送過超過6000艘途經亞丁灣船隻,也從利比亞及也門營救過大約40000名被擄的中國公民。因此,在吉布提設立軍事基地將可以為在亞丁灣附近執行維和任務的海軍提供補給,令更多中國海軍更易執行任務,以加強中國作為維護地區和平者的角色及國際形象。

 

當然,多拉萊多功能碼頭除了令海軍更易執行任務外,也更有助中國發展遠洋海軍。據2015年出版的中國國防白皮書指出,中國解放軍會按照「近海防禦,遠海護衞」原則提高海軍的威懾及作戰能力。換言之,中國有意發展藍水海軍(Blue Water Navy)。正如前文所言,為處國際航道的軍事基地不僅可以為部署在當地的海軍提供補給,更可容納數以千計的士兵、武器、維修設施、直升機及一艘軍艦。最終,中國海軍的遠洋作戰力更能大大提高,而發展藍水海軍的步伐將能加快。

 

總括而言,吉布提在中美兩國在非洲的經濟、軍事及國際影響力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在雙方的地緣政治利益衝突下,中國此舉也引起了華府強烈的關注。在碼頭啟用前不足一個月,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已出訪位於碼頭附近的萊蒙尼爾營(Camp Lemonnier)。另美軍非洲司令部司令瓦爾德豪澤(Thomas D. Waldhauser)更在眾議院軍事委員會的聽證會上明言中國此舉將可能為美國帶來嚴重後果,甚至有機會影響駐非美軍的補給。直至近期,美國對華政策變得強硬的情況,中美更有機會在非洲以至其他地區的地緣政治博弈將會變得激烈。

 

(原文刊於Yahoo論壇,作者龐焯玲)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假如非洲國家大規模退出ICC……

辛巴威政變之後:穆加貝的盟友中國該如何應對?

中國移民在非洲:中國軟實力的暗礁?

中國在領導G20 後將何去何從

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是種帝國殖民的手法嗎?從一個歷史的觀點

難關重重的一帶一路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