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Yahoo奇摩專欄】G20之後:貿易自由主義的未來和難題

全球化發展到今日,西方國家不論是美國和歐盟都無法再像讓西方世界如戰後一樣單極影響世界經濟的走向。尤其是在特朗普上任之後,不提越演越烈的俄國醜聞,美國客觀國力的衰退在保護主義所代表的懦弱相映下更加地顯而易見。幸運地,歐盟尚且有負擔起一部分美國放棄了的維護全球經濟體系的責任和能力,但是在越發强勢的中國面前,這種均勢能維持多久呢?

剛過去不久的G20峰會,除了標示著歐盟開始重返正軌,亦象徵著多極化的世界經濟開始成型,亦意味著今後經濟板塊之間的摩擦將更爲激烈。在美國漸漸失去引導世界經濟政策傾向的能力下,即便是歐盟的影響力復蘇,也衹能有限度地制止全球範圍的貿易保護主義。的確,挾經濟復蘇,以及和日本,加拿大,南美諸國的自由貿易協議進展,歐盟對於自由貿易的堅持在G20峰會上讓内憂外患的美國相形見絀。但是,雖然歐盟不乏向世界推廣歐盟執委會口中 “可持續全球化”願景下的“規範化” (shared rule-based)自由主義經濟的砝碼,作爲一個龐然大物,歐盟從來缺乏的都是和實際經濟和政治實力相等的外交影響力,展望歐盟去像早年的美國一樣,如許多自由派所願,去領導世界並非歐盟目前能力所及。美國霸權退潮,代表的是新的全球政經秩序,而西方也已經失去了對於這個秩序的絕對的詮釋權。

歐盟穩健復蘇,但固疾未除

歐盟委員會位於布魯塞爾的總部大樓 (資料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對比起一年前甚至六個月前,經濟上歐陸各國都重拾了失去已久的動力。歐盟以及歐元區經濟的回暖,似乎終于走出零八年危機所帶來的遲緩發展。根據最新的IMF經濟增長展望,IMF相信歐元區以及歐盟將在2017年度全年增長率達到1.7%以及2%,讓早年連1%增長率都勉强的日子仿如隔世。根據前IMF首席經濟師,現MIT全球經濟教授Simon Johnson所講,歐洲央行甚至已經開始談論減小買債規模,以至加息的可能。七月五日所發表的最新數據指出歐元區失業率更是跌至09年來最低,亦是默克爾和馬克隆等昂首的資本,這些資本亦將成爲歐盟向世界推廣歐盟執委會口中 “可持續全球化”願景下的“規範化” (shared rule-based)自由主義的砝碼。但是這種主張本來就有其局限性;規範的條件在於它本身必須對受規管的對象有正當性及認受性之餘,更必須要有完善的執行機制。即便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 在五月出刊的報告”Harnessing Globalization”中展現了對於在全球推廣 “平等,進步而規范性的貿易和投資議程(balanced, rules-based and progressive trade and investment agenda)”的決心,但是歐盟作爲全球最大經濟體,它在執行國際條約時依然顯得無能爲力。以土耳其和歐盟簽署的難民安置協議(The Facility for Refugees in Turkey)爲例,根據歐盟執委會的報告指出,雖然截至今年三月一日歐盟已經將協議在2016-17兩年預算總值三十億歐元的一半,即十五億歐元批出到各項興建安置區的計劃中,並實際上已經付出了7億7千萬歐元, 但是到目前爲止,9成在土耳其的難民依舊生活在安置營外。如果以德國爲首占全球進出口貿易達到五分之一,五億人口,又包含擁有世界頂尖軍事實力的法德兩國的歐盟,居然被一個人均收入僅9千多美元(和羅馬尼亞相近)的國家在外交上壓制,更遑論中美?從G20結束的時候,美國拒絕簽署聯合聲明表態支持控制碳排放及相關的執行機制就可以看到歐盟對於全球經濟政策的領導能力不能被高估。

美國原地踏步 發展中國家大踏步發展

特朗普不斷攻擊北美自由貿易協議顯露了他對保護主義的傾向 (資料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在歐盟以外,美國總統特朗普對於保護主義的迷戀人盡皆知,但是在實行上卻往往欠奉。比如在特朗普競選時,對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百般攻擊,但是在最近(美國時間十七號)由白宮所出刊的NAFTA談判目標可以看到,這種態度在政策上的反映並不明顯。談判的草案,雖然包括了一些特朗普常用的,標語式的詞匯,比如說抵制貨幣操縱,但是首先NAFTA的成員國加拿大和墨西哥根本無作出此行爲的證據或意願,該草案在其他的部分比如國營企業,電子商貿和金融服務等議題和特朗普上任第一天便否決掉的TPP内容幾乎一樣。這種暗渡陳倉的手法,反映了美國的矛盾:即便是美國總統希望將自己的保護主義經濟政策方向輸出,這種傾向一大部分不過是言語上的,實際操作上不但會遇上外國的阻力,甚至國内的技術官僚們都無法説服。這種國内方向上的衝突是政治上分裂的延伸,亦消弱了美國單極對於世界的影響力。與此同時,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實力作爲一個整體卻大踏步向前,在全球化運動底下已發展國家在世界經濟比重已經不再佔絕對優勢,是另一個美國必須接受的事實。根據國際貨幣組織的數據顯示,已發展國家比如歐盟,美國以及日本等加起來,根據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在全球GDP佔的份額從1992年的接近60%,到今年已經跌至僅40%。美國在G20峰會上或者其他平臺顯露的保護主義傾向,最終不過是孤立了自己和盟友而已。

全球化發展到今日,西方國家不論是美國和歐盟都無法再像讓西方世界如戰後一樣單極影響世界經濟的走向。尤其是在特朗普上任之後,不提越演越烈的俄國醜聞,美國客觀國力的衰退在保護主義所代表的懦弱相映下更加地顯而易見。幸運地,歐盟尚且有負擔起一部分美國放棄了的維護全球經濟體系的責任和能力,但是在越發强勢的中國面前,這種均勢能維持多久呢?

(原文刊於Yahoo論壇,作者尹子軒)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中國在領導G20 後將何去何從

酒瓶政治經濟學:一場瘟疫引發的貿易戰

搶救農業大作戰:從戴高樂到馬克宏,法國的農業改革路

“新戴高樂主義”馬克宏遇上習近平

”歐洲需要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後美國霸權時代的歐盟整合

六八學運成功嗎?法國「五月風暴」的當時反高潮

對抗川普保護主義 G20聚焦自由貿易

從解決方案演變為代罪羔羊,G20誤入歧途的全球主義

POST-LIBERAL G20: POLITICS CHAINS THE ECONOMY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