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Yahoo奇摩專欄】誰還在支持特朗普?

與其說川普是要領銜打造一個白人至上主義的美國,倒不如説川普繼承了共和黨飽含種族主義情緒的平臺,並且依靠打經濟牌製作對立并且推進自己的選情。在他的支持者的眼裏,川普不一定是如同希特勒的法西斯主義領袖,很可能不過是一個因爲爲他們這些小市民發聲而頻頻被大財團控制的自由派媒體攻擊的成功生意人而已。

在東方媒體不斷地反芻著西方同行對於共和黨這位言行乖張的候選人的各式醜聞的時候,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在千里之遙的亞洲看似已經勝券在握—但是她真的已經贏得了這場近年來最具爭議性的總統大選了嗎?

六月英國脫歐公投前夕,世界各地的評論人(包括筆者在内)和今日看好希拉里的觀察者,不也一樣認爲一個建基於排外主義以及謊言之上的選舉工程足以贏得選舉?首先,筆者並不認爲這些醜聞爲惡意的炒作,反之,根據川普之前的言論以及他在辯論中的失態,紐約時報以全版列舉他在推特上侮辱公衆人物、記者、議員、競選對手,選舉制度等等282個個案的報導都指明了起碼有一大部分關於川普的指控都是屬實的。

“種族主義者” 這個美國近半個世紀最大的政治忌諱在川普高舉排外主義大旗的頭上更是如雪花紛飛。饒是如此,共和黨候選人的支持度根據各個媒體的民調依然是超過四成,並且在關鍵搖擺州份佛羅里達州更是稍稍領先希拉蕊。川普形象如此不堪希拉蕊卻依然無法大幅抛離他,是個非常值得探究的問題—-這代表了川普是依附在美國社會上蔓延,一股極爲强韌,足以扭曲理性思維的社會力量支持。

川普的崛起,其實是反映了那些在全球化過程中被淘汰的美國基層白人的焦慮。這種焦慮引起的反全球化經濟保護主義以及排外意識,被川普利用作爲招收一衆無視他令人鄙惡言論的支持者— 他作爲總統候選人的唯一砝碼。

貧窮的中年白人工人之怒

川普得以在得罪非常大一部分的共和黨元老以及小數族裔支持者卻依然獲得支持的原因無他,他代表了被全球化經濟抛棄的”嬰兒潮”中年白人工人階級。 (資料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華人讀者想象中的美國,多半是紐約,洛杉磯,芝加哥,三藩市等等的大城市,而鮮少是愛荷華州的農田以及印第安納州的廢棄工廠-無異于雲泥之別的兩種景象,卻是理解本次美國大選的關鍵。川普得以在得罪非常大一部分的共和黨元老以及小數族裔支持者卻依然獲得支持的原因無他,他代表了被全球化經濟抛棄的”嬰兒潮”中年白人工人階級。全球化的經濟帶來的增值效益絕大部分都落在城市以及高教育程度的勞工手裏。那些傳統上被低教育程度(高中畢業)白人填補的工作,比如重工業以及建造業等,在過去數十年來,美國大力推行新自由主義方針的經濟政策下逐漸消失;於是,上周專欄(爲什麽要關注美國總統大選https://tw.news.yahoo.com/blogs/for-young/%E7%88%B2%E4%BB%80%E9%BA%BD%E8%A6%81%E9%97%9C%E6%B3%A8%E7%BE%8E%E5%9C%8B%E7%B8%BD%E7%B5%B1%E5%A4%A7%E9%81%B8-064707362.html)提及過,川普在辯論中特意强調的,被故意簡化以及扭曲的保護主義經濟邏輯便是鼓動起這一群支持者的催化劑。全球化經濟帶來的去工業化其實有跡可循;勞工市場不再由國家因素所操縱而是根據國際需求而定,於是在城市鞭長莫及的鄉郊,原本支撐起小鎮居民生計的工廠們開始轉用自動化生產,甚至乾脆搬離美國,原有工廠工作的工人失業並且因爲美國殘缺不全的養老及福利制度墮入貧窮和憂慮的黑暗之中。

根據201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Angus Deaton 以及他同樣爲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的妻子Anne Case刊載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的文章指出,45歲到54歲的中年白人,尤其是僅有高中學歷的“嬰兒潮”基層工人,因爲酗酒,藥物濫用(主要爲海洛因以及止痛藥物)及自殺而死的中年白人相比起同年齡的黑人由1999年的每十萬人10.3人次少於黑人,到2013年大幅增長到每十萬人多8.4人次。川普由黨内初選建立起的基本盤,便是由這些貧窮,抑鬱,憤怒的白人男性組成:根據華盛頓郵報以及美國廣播公司新聞 (ABC News) 在第一次辯論舉行前所舉行的民調表示,62%缺乏大學教育的白人選民會將手上一票投予川普,而持有大學學位的白人則僅有39%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在這些選民眼中,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傳統人選,都有份簽訂侵犯他們生計的自由貿易協議,投票予川普這位政治新鮮人是唯一他們能宣泄訴求的辦法。

排外主義是城鄉之別的延伸

川普的排外主義言論極具針對性,對於少數族裔來説他“要在沿墨西哥邊境築墻” 以及 “遞解所有穆斯林出境”的言論固然刺耳,但是以此作爲川普支持白人至上主義美國的論據卻未免薄弱:作爲一個徹頭徹尾的機會主義者,他只不過是利用了隱藏在美國社會深處的種族主義傾向而已。

的確,川普獲得較大支持的州份和種族主義關係深厚,他的支持者中亦不乏地地道道的種族主義者,比如正要在路易斯安那州參選參議院的前3K黨領袖David Duke就號稱川普的選情越高漲就“越代表我正在贏”,他在洛杉磯時報的訪談中提及到川普時,認爲共和黨候選人的排外言論是“由衷的”,而他的立場和川普不過是“暗示和明示” (“He’s talking about it in a visceral way…… Donald Trump is talking implicitly. I’m talking explicitly.”, LA Times, 29.Sept)的差別而已。有這樣一個惡名昭彰的支持者固然出格,但是,卻從來沒有過直接證據表明川普以種族主義作爲招徠。

種族主義本身,在保守鄉郊居多的共和黨南部州份票倉,比如阿拉巴馬,本來就極爲根深蒂固,3K黨直至80年代在美國這一部分依然有針對黑人的私刑發生。實際上,美國城市和鄉郊的差別遠不止經濟條件:城市以外靜謐的反面就是意味著進步思想在這裏的傳播遠慢於城市,一些紐約/洛杉磯/芝加哥人見怪不怪的觀點,比如種族平等以及多元成家等等的思想,在這裏並不通行。細看一下美國兩黨上次2012年總統競選的版圖就可以看到,藍色的民主黨主要集中在東西岸的加州,麻省,紐約州以及伊利諾州等等人口稠密的大城市所在的小部分州份,而共和黨則是中部以及南部的一大片血紅。

2012年大選選區分佈

所以,與其說川普是要領銜打造一個白人至上主義的美國,倒不如説川普繼承了共和黨飽含種族主義情緒的平臺,並且依靠打經濟牌製作對立并且推進自己的選情。在他的支持者的眼裏,川普不一定是如同希特勒的法西斯主義領袖,很可能不過是一個因爲爲他們這些小市民發聲而頻頻被大財團控制的自由派媒體攻擊的成功生意人而已。

(原文刊於Yahoo奇摩,作者尹子軒)

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政治獻金總動員:美國總統大選的超級捐款人

白宮決定戰:選舉人過濾器與三權分立制度

新美國總統首百日前:川普政府的富豪游樂場

川普一年:美國基層正式開始享用經濟民族主義的福壽膏

當選,然後呢?

爲什麽希拉蕊無法拉開差距?

為什麼有那麼多美國人支持川普?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