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東亞

【Yahoo奇摩專欄】期待新總統的對華政策大轉向並不現實

的確,在貿易上等待新美利堅合衆國總統的中國依然會是一個棘手的難題,如何調和全球化中輸家的怨氣和國家經濟需求將是川普任内最大的政治任務之一。 但是,這並不構成徹底將現有中美兩國關係架構改變的動力,更不是開戰的理由。新總統的就職典禮將在明年一月二十日進行,奧巴馬任期内最後的這期間各國應該已經有相當時間準備針對新總統治下美國的對策。依照目前中美兩國的狀況來説,維持現狀將會是雙方最好亦最具可行性的方針。

第四十五任美國總統,將由魯莽無謀的川普出任—–美國對華政策卻是早在選舉之前就基調已定。的確,中國相對於美國基礎國力的差距可能在未來四年縮窄,但是從這次本土主義盛行的選舉中看來,川普的全球政策方針將不太可能和美國新世紀以來和中國維繫穩定共識的方針相違背。縱使新總統是政綱内將中國列爲首要對付敵人的川普,雙方關係不經由國際組織比如G7,G20峰會等解決而需要升級至兩國對峙,甚至動用武力的機會因爲雙邊關係的基本性等差將不會有太大的分別。

正如先前的總統辯論已經相當清晰的指出,縱使美國會在一些在公衆中普及性較高的題目,比如在中國鋼鐵傾銷上采取如歐盟般的懲罰性關稅可能會導致雙方關係的一些小波動,但是總體上因爲中美雙方在全球產業鏈各自的地位非短期内可以逆轉,而且軍事上的差距雙方亦心知有數,目前美國在歐洲聚集盟友預防俄羅斯動武,并且在亞洲按兵不動,而另一方面中國則打經濟牌籠絡鄰居維持共榮,這雙方在亞洲維持穩定的共識,除非美國或者中國一方主動決定玉石俱焚,相信不容易被撼動。

中國出口鋼鐵,入口債務

比如說今年八月四日,歐盟執委會宣布將就中國出口到歐盟的鋼材以傾銷的罪名徵收懲罰性關稅,該稅項不但將維持未來五年,而且更會是歐盟史上首次將反傾銷稅追溯到去年年底。 類似的懲罰性關稅,川普都有在選舉辯論中提及到,但是正如本欄提及過,關稅懲罰實際上收效極微,所以避重就輕的可能性甚高。在全球經濟不穩定的情況下,被國會牽制著的川普貿然貿易制裁在全球供給鏈下游的中國不現實之餘,更有可能讓將將有復蘇之績的美國經濟倒轉向下。

有關於中國製造業企業的固定資產投資在2008年到2014年之間增長了18.8%,但鋼鐵,水泥,平面玻璃等等中國主要工業的生產力使用率同期卻出現10-15%不等的下滑。(資料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過往十年是中國近代工業出產最蓬勃的時期,挾官方的支持和改革中國一躍而成世界最大的工業出口國之一。但是,零八年高峰過後,歐債危機的爆發將全球需求打進谷底,北京雖然得以史無前例的龐大的財政刺激方案迅速舒緩短期的風險,卻未能擺脫到中期需求減少以後造成的產能過剩,並且因為方案有相當大程度的資金落於增加工業生產規模上,導致了大量的人力和經濟資源經過幾年時日更為集中了在先前過熱的企業裏,而且到今日依然無法轉移到更有效率的產業上。根據中國歐盟商會的數據,有關於中國製造業企業的固定資產投資在2008年到2014年之間增長了18.8%,但鋼鐵,水泥,平面玻璃等等中國主要工業的生產力使用率同期卻出現10-15%不等的下滑。而且,在中國特殊的市場情況下,絕大部分工業生產商具有國營背景,許多生產商視行業整體產能過剩為一個可以將同業迫離場的機會而在淨利率越來越低的情況下更加倍增加產量,令中國的工業產能更為溢出。而且,在這些企業不斷增加產量的同時,越來越微薄的利潤加上日益增加的債務,不但令各級政府對違約風險的負擔加重,更令北京近年來提倡的產業鏈升級,因為科研資金短缺而無從入手。多餘的產能,中國自然消化不了並且以低價出口—然後將全球的價格更為下壓,後果是令進口國的同類工業受到嚴重的衝擊。因爲結構性地裁減國有企業規模的政策就算是在集體主義當道的中國亦非中短期內可以見效,而北京所提出的一帶一路以及亞投行等等的宏觀策略更尚在嗷嗷待哺的初始階段,筆者認爲,與其擔心新總統因爲傾銷問題和中國關係更爲冷淡,倒不如先觀望中國内部對於處理產能過剩的手腕。畢竟,放由自家的重工業一直處於技術產業鏈低端,絕不符合北京的戰略部署。

中美雙方並不存在客觀局部開戰條件

美國與中國在軍費開支的差別:根據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今年出版的全球軍費數據顯示,美國在全球Top 15國家總軍事開支當中佔高達36%, 第二名的中國不過13%,(資料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網上總有些過分簡單的推論,就中國巨大的經濟潛力當成北京挑戰美國作爲世界軍事領頭羊地位的憑據。這些論點一般認爲,因爲中國經濟發展蓬勃從而威脅到美國地位,北京將會逐漸為自己的經濟實力配上相配的軍事實力,從而挑戰美國自從冷戰結束以後唯一超級經濟和軍事强國的地位。先別論北京能否將自己剛具規模的重工業升級到一個能夠和美國自二戰后發展的軍事工業複合體(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相比擬的軍事後盾,目前來説,以中國的軍事實力和科研基礎,將它和美國放在同一層面比較都是不現實的—-事實是,拿任何國家和美國在軍事上的比較都將會是一面倒的劣勢。美國是一個已經擁有超級强國級的軍事實力卻依然以接近三倍于第二名的軍費支出去改良軍備的國家,更別提支撐軍事的雄厚民營經濟基礎了。根據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今年出版的全球軍費數據顯示,美國在全球Top 15國家總軍事開支當中佔高達36%, 第二名的中國不過13%,俄羅斯以及英法等傳統軍事强國更各自佔不過3-4%。更別提中國需要直接和美國進行白兵戰需要跨過的日本和韓國等美國在亞洲的軍事盟友了。至於小規模局部開戰,比如俄羅斯吞并南奧塞梯和克里米亞等級的軍事活動,(比方説中國打算强行以武力攻占臺灣)實際上的操作更為棘手。的確,以大國壓倒性的軍力强占小國相對,正如美國在伊拉克就用了不過三十天— 但是同樣地在伊拉克我們亦見識了,占領後的工作才是最為困難的。就算强悍如俄國,也礙於處理被侵略地區,生活被連根拔起的難民而不繼續推進— 進入基輔不難,難在之後如何處置烏克蘭的民衆。以今時今日的國際政治氣候,讓任何一個民族主義國家接受大量的難民都幾近不可能。

的確,在貿易上等待新美利堅合衆國總統的中國依然會是一個棘手的難題,如何調和全球化中輸家的怨氣和國家經濟需求將是川普任内最大的政治任務之一。 但是,這並不構成徹底將現有中美兩國關係架構改變的動力,更不是開戰的理由。新總統的就職典禮將在明年一月二十日進行,奧巴馬任期内最後的這期間各國應該已經有相當時間準備針對新總統治下美國的對策。依照目前中美兩國的狀況來説,維持現狀將會是雙方最好亦最具可行性的方針。

(原文刊於Yahoo奇摩,作者尹子軒)

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特金擦火花 華失代理權

美國外交鐘擺 重歸現實主義

習川會之前:淺談川普内外困局

消失的蜜月期:美國新總統的亞太安全困局

回歸現實的國際政治—從聯合國的失效到特朗普的導彈

國家安全顧問因醜聞下臺川普的聯俄策略退燒是美國的蘇伊士運河危機嗎?

從貿易大戰 看中美經濟真實差距

特朗普政府下的中美貿易關係

Back in the real world, China-US trade war threats add up to lower growth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