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馬克龍的經濟長跑

馬克龍的經濟改革對法國內外的影響不可小覷,而未來兩個月馬克龍是否能在民眾心中力挽狂瀾,將會是長跑的勝負關鍵。

 

法國伴隨著黃背心運動的陰影邁入2019,這場從針對燃油稅的不滿而崛起的暴力抗議,已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失。法國商業協會表示,自黃背心運動開始至12月中旬,零售業總損失高達10億歐元(約新台幣358億),包含餐飲服務業在內的中小企業,損失更是高達100億歐元(約新台幣3,587億)。

 

這場連續10週以上的示威運動是給不在乎民調的馬克龍的一大警告,更是讓2019年的年金改革計劃變得更加困難。在馬克宏的經濟長跑中,年金改革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由於高達八成的社會福利支出都與退休金有關,重整退休金是法國未來維持的財政平衡的關鍵,也是馬克龍向選民和歐盟證明是否有能力控制法國國債的辦法。

 

力挽狂瀾?馬克龍的全國公開辯論

 

馬克龍為黃背心抗議付出了巨大代價,失控的運動不但有損法國在歐盟內外的形象,更迫使馬克龍暫停他的改革計劃,大筆花費100億歐元減稅、和提高基本薪資來化解民怒。「我們走得太快,但我們現在決定要放慢腳步。」法國勞動部長裴尼柯 (Muriel Penicaud) 1月6日在《BFM 新聞台》回應黃背心運動時提到,「民眾不只希望我們為他們做事,更希望我們與他們共事。」

因此馬克龍政府宣布在1月中旬舉行全國各地的公開辯論,希望以更「親民」的方式來延續他的改革計劃。

這場公開辯論大會於1月15日開始陸續在全國各個市政廳舉行,主題圍繞在能源需求、稅制平衡、政府機關效率和民主機制等四大問題,時間將為期長達兩個月,開放民眾提案,且全國辯論官網上也有讓民眾自行組織會議。馬克龍也在1月15日邀請600多位市長和民選官員來到大布爾太魯德,做了長達7小時的多人論壇。

辯論的規模龐大而且難以組織運作,但馬克龍仍希望民眾可以透過和平討論的方式表達不滿。對馬克龍而言,這次的全國辯論無疑是扭轉形象的機會,馬克龍的算盤是:開放民眾參與討論,可促使民眾更加了解經濟計畫,並藉此將馬克龍單槍匹馬的印象,轉變成「開拓大幅改革的領導者」。

馬克龍同時也表示,這並不代表「共和前進」(République en Marche!) 至今的改革會向後退。財政部長勒梅爾(Bruno Le Maire)表示,雖然有半數法國人支持恢復課徵「富人稅」(ISF),但馬克龍政府已通過的稅改不可能還原。馬克龍也暗示,將暫時繼續現有的退休金和失業救濟金改革計畫。

即便如此,這場辯論大會不可否認是把雙刃劍。辯論大會是馬克龍「親民」作戰的第一步,同時用以緩和黃背心運動。但若處理不當,可能反而更加刺激民怨,促使民粹煽動更多街頭抗議。極右派領導勒龐(Marine Le Pen)批評,這次辯論表面上是開放大家參與討論,實際上能討論的卻侷限在四個討論議題中。對立黨派指出就算有全國辯論,馬克龍也無心改變他的經濟改革。對於許多反對者來說,這場辯論大會可能只是個幌子。

雖然黃背心持續第10週的全國抗議活動,馬克龍的應對方式似乎出現效果,1月初的民調顯示,馬克龍的支持率上升5%,且黃背心運動的支持率下降10%。雖然馬克龍執意要繼續原定計劃,這次全國辯論的成功與否,仍決定這場經濟改革長跑是否能夠延續。

馬克龍決定走訪全國各地進行公開辯論,以更「親民」的方式來延續他的改革計劃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下一個重頭戲:退休金改革

 

自上任一來,馬克龍已通過一連串的勞動改革與財產稅改,卻將計劃許久的老人年金留到今年。這項議題在法國政治裡相當敏感,在馬克龍之前的總統也曾試圖進行大幅改革,但最後卻只能順從民意,也因此馬克龍在去年12月時的全國廣播中,再次強調這些改革對法國未來的重要性。

2017年的OECD研究報告顯示,法國不但是OECD國家中退休年齡最低的國家,更是65歲以上可支配收入最高的國家。即使法國國債佔GDP比率接近100%,法國仍保持超過50年以來始終保持是社會福利貢獻佔GDP比率最高的OECD國家。

馬克龍希望藉由大幅整頓國家的退休金制度,可以減低法國的財務赤字,而慶幸的是,據2018年3月份年金改革計畫剛被提出時的民調顯示,雖然大部分民眾認為,未來退休需更加仰賴個人儲蓄,超過八成民眾表示支持馬克龍進行退休金改革。而1月11日的民調顯示,即使馬克龍的支持率自去年3月已下滑許多,支持退休金改革的仍達66%。

支持這次改革最大的動力,在於法國民眾對現任制度缺乏效率感到不滿,且高達64%民眾認為現任系統並不公平。法國老人福利非常複雜,有42種不同種退休金計算制度,且有積分制、年金制和名義帳戶制(notional accounts)。雖然每人都需要為基本退休金制度做出貢獻,但每位勞動者依規定還需參與一個以職業決定的補充退休方案,民眾也可以照個人需求、喜好和條件,參與其他非職業性質的補充退休金方案。

因為補充方案各式各樣、且受不同的機構管理,許多民眾支持馬克龍化繁為簡、統一原則創造一套新的退休制度,也希望可以藉此降低過高的法國公共部門支出開銷。

馬克龍在選舉時就已向民眾表示,將在不延後退休年齡的前提下改善退休金制度,

「讓每一個人的每一歐元,在新制度下都可享有同樣的退休福利。」

現任的退休制度因為有職業決定的補充方案,就整體而言,退休金制度更有利於公務人員。在馬克龍提議的退休制度下,將把整體職業差異減少,但可能在新系統給予「勞動密集型」工作者的特殊待遇。因為不希望延後退休年齡且保留未置存退休金系統 (unfunded pension system),馬克龍也提議,將預期壽命納入退休金計算公式中,讓新退休金制度可以延續發展。

法國民眾支持馬克龍的統一系統還有其他原因:跟上一代不同,法國現代的勞動者在同一間公司、同一種職業奉獻終身的情況越來越少,新系統能給予民眾更高的自由度。

除了免除依職業需求決定的補充方案之外,新系統採用與德國退休制度相似的「積分制退休制度」,將把退休以前所有年份納入考量,以取代法國現系統下的計算退休金制度(現行為年薪最高的25年計算,一般而言是最後工作的25年,但如果中間有休息或轉職而被減薪,則可能是會以25年的平均薪資為準,其他或是以公務員最後6個月的薪水計算。)

就目前的發展來看,未來法國應該會以退休時存有的積分乘以當時的兌換率,來計算退休者可享有的退休金。除了工作之外,孩子的出生也可以爭取積分,幫助有家庭的勞動者分攤退休金貢獻。新的積分制已在AGRIC-ARRCO 現任補充退休金制度下使用,但是要將所有其他退休金計畫結合至一個積分制度,仍是改革的一大挑戰。

馬克龍用來安撫黃背心怒火的緊急財政支出,當初並不在法國及歐盟的預算中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財政平衡的改革挑戰

 

這個原本應該較容易過關的退休金改革,現在仍面臨許多爭議。雖然大部分法國民眾都同意馬克龍的退休金改革方向和基礎,但馬克龍改革重點之一,希望將預期壽命納入新的退休金計算方式,造成許多意見分歧。

 

在現任制度下,預期壽命是不被加入計算方式的。但隨著嬰兒潮一代進入退休年齡,人口扶養比例越來越不平衡,使嬰兒潮後代的工作族群財務壓力增加。政府考慮到未來的人口變化,希望將預期壽命放入新的算式中,避免未來需一再的改變制度,以此作為更即時的應對方式。

 

這個方案雖然更彈性,但是等同於是為民眾的退休規劃加入不確定性。更重要的是,用預期壽命來應對人口變化可能會轉化成不同世代的不平等待遇,成為退休金改革中最大的意見分歧。

 

更衝擊的是,馬克龍已預告將以裁員和剔除福利的方式大幅降低公共部門支出,並已對法國國鐵SNCF動刀。新退休金的一視同仁,反而對公務人員而言是雪上加霜,尤其針對部分享有額外退休紅利的公務職位來說,這次的改革他們絕對是最大的輸家。東方匯理資產公司調查,在新系統下,平均每位公務人員可能減少21%的退休金。這也促使許多心懷不滿的公務人員參與黃背心的示威運動。

 

馬克龍對外壓力也不小。用來安撫黃背心怒火的緊急財政支出,並不在法國當初提給歐盟的預算中,法國「越線」的行為也成為被義大利民粹拿來炒作的話題,藉此先例要求更寬鬆的財政限制。

 

面對今年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馬克龍是遏制民粹在歐洲議會影響力的關鍵之一,是否能藉由通過社會福利金等各項改革來控制預算,對馬克龍的國際公信力意義重大。就算馬克龍決定將改革計劃延後到5月選舉後推出,全國公開辯論中關於財政平衡的走向,仍會是關注重點之一。

 

馬克龍的經濟改革對法國內外的影響不可小覷,而未來兩個月馬克龍是否能在民眾心中力挽狂瀾,將會是長跑的勝負關鍵。

 

(原文刊於UDN轉角國際,作者黃璟荃)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馬克龍的新法國:“黃背心“騷動的脈絡

法國能重新崛起帶領歐盟整合嗎?

六八學運成功嗎?法國「五月風暴」的當時反高潮

搶救農業大作戰:從戴高樂到馬克宏,法國的農業改革路

法國國會大選焦點:青年就業問題

新戴高樂主義馬克宏遇上習近平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