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UDN轉角國際特約】超越「一國兩制」的車臣君主:普京忌憚的「土皇帝」小卡迪羅夫

簡單來說,小卡迪羅夫就是乘著現實政治便車上位的的狂人君主。他的存在,是莫斯科與車臣互相依賴下的產物,兩者關係比「一國兩制」還要特殊。高加索的政治現實,令他成為政治暴發戶,助長了他的傲氣,造就了他那剛烈如火、專橫跋扈的個性,這注定了他成為視自由人權為無物的獨裁者。更厲害是,普京與他友好的同時,亦忌他三分。

 

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總統——小卡迪羅夫(Ramzan Kadyrov)——日前在社交媒體上,刊登了一張自己在武器庫雙手持槍的相片,洋洋得意地對美國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隔空叫陣。這事源於美國國務院在 7 月 20 日宣布,當局掌握大量可靠證據,指控這位車臣「土皇帝」在近十數年間,參與酷刑及法外處決等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故依據《2020 財政年度國務院外國運作及相關項目撥款法案》的第7031(c)條規定,對他實施制裁,禁止他及其家人入境美國。

 

雖然小卡迪羅夫對妻兒被制裁感到憤怒,但他早已是被華盛頓制裁的常客,故此這次不只無減他的氣焰,更公然以挑釁的姿態炮轟美國可恥。

 

小卡迪羅夫言行浮誇,地位顯赫,在俄羅斯屬「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只對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忠誠,而後者亦鮮對他有任何意見。到底,他有何本錢能夠成為「高度自治」的封建領主呢?

 

分離分子向莫斯科投誠 —— 由老卡迪羅夫說起

 

卡迪羅夫兩父子在兩次車臣戰爭中與俄羅斯中央政府的關係演變,鞏固了他們在車臣的地位。老卡迪羅夫(Akhmad Kadyrov)由當初的「分離主義恐怖分子」華麗轉身,成為莫斯科政權的忠誠擁護者。後來小卡迪羅夫繼承父親的政治遺產,繼續雄據一方。

 

1991年蘇聯解體,車臣在軍人杜達耶夫(Dzhokhar Dudayev)的帶領下,成立了「伊奇克里亞車臣共和國」(Chechen Republic of Ichkeria)。甫執政的葉利欽政府,面對國家百廢待舉,無暇他顧。然而,後來車臣境內俄羅斯人不斷蒙受迫害,日趨嚴重。於是在 1994 年,莫斯科政府乘著支援北奧塞梯的契機,以恢復領土完整之名,揮軍南下,與車臣政府爆發「第一次車臣戰爭」。

 

老卡迪羅夫在車臣境內是極具名氣的穆斯林學者及遊擊隊指揮官。他領導這場對抗俄羅斯人的「聖戰」,好勇鬥狠,心狠手辣。1995 年,他更被任命為車臣穆夫提(Mufti),地位聲勢如日中天。在莫斯科眼中,他是恐怖分子;但在西方媒體中,他是自由戰士,被譽為大戰巨人歌利亞的大衛。

 

雖然這場戰爭在 1996 年以車臣勝利告終,但共和國已千瘡百孔。早在戰爭時,政府內部已嚴重分裂,杜達耶夫被俄軍擊殺後,不久繼任總統的馬斯哈多夫(Aslan Maskhadov)與激進軍官巴薩耶夫(Shamil Basayev)互相傾軋。

 

政府亦難以控制首都格羅茲尼(Grozny)以外的國土。除了車臣本地人,還有外來的伊斯蘭聖戰士參與戰爭,龍蛇混雜。例如「車臣阿拉伯聖戰士」(The Arab Mujahideen in Chechnya),沙地阿拉伯出身的聖戰士伊本.哈塔卜(Ibn al-Khattab)便是該組織核心人物之一,他更與巴薩耶夫為伍。這些外來戰士思想激進,自成一閣,靠綁架勒索贖金等犯罪維生。

 

老卡迪羅夫視他們為車臣獨立的威脅和阻礙,使運動變質,恥與之為伍,多次公開抨擊他們所信奉的伊斯蘭教遜尼派激進清教派「瓦哈比教派」(Wahhabism),更因而多次遭暗殺未遂。最後在 1999 年,老卡迪羅夫決定倒戈投向曾經的敵人——莫斯科的懷抱裡,在同年爆發的「第二次車臣戰爭」中,與甫上任的普京並肩作戰。

 

獲老卡迪羅夫實質支持下,普京以強硬姿態順利控制車臣大部分地方。2003 年,老卡迪羅夫被選為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總統,但翌年就被昔日戰友們暗殺。繼任的親俄總統阿爾哈諾夫(Alu Alkhanov)擔當攝政王,直到 2007 年小卡迪羅夫屆滿 30 歲法定總統年齡後退位,讓其上位。第二次車臣戰爭期間,車臣共和國政府堅拒與馬斯哈多夫等人妥協,特別在 2002 年莫斯科歌劇院脅持事件後,兩方關係更為僵持。最終在 2009 年,莫斯科終於正式宣布戰爭勝利。

 

小卡迪羅夫繼續以主權換取治權,擁護普京,兩人愈走愈近,也為他在車臣的地位奠下基礎。

老卡迪羅夫本身在車臣境內是一位極具名氣的遊擊隊指揮官,但面對龍蛇混雜的聖戰士及昔日戰友們的多次暗殺,令他倒戈投向莫斯科的懷抱裡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分享權力 各取所需

 

“為了普京,赴死我也願意!”

 

數年前,小卡迪羅夫在俄羅斯國營電視台 Russia-24 的訪談節目中如是說。他更揚言,自己是「普京的小卒」,就算普京下令要他下台,他也會照做。當然,這只是給普京面子的取悅說話,因為小卡迪羅夫心知肚明,他需要普京,但普京也需要他。

 

對莫斯科來說,車臣共和國是一顆潛伏著分離主義的炸彈。若車臣大亂,分離主義必定蔓延至整個北高加索地區,影響國內其他少數民族,繼而破壞俄羅斯領土完整。兩次戰爭後,面對車臣內部經濟不景氣、貪污及罪案頻生,莫斯科視穩定車臣政局為當務之急。為達此目的,莫斯科十分依賴小卡迪羅夫的相助,憑後者在車臣的威望及軍事力量,為莫斯科減少管治車臣的成本,分擔責任。

 

莫斯科運用政府財政補助及地方自治權,換取小卡迪羅夫的忠誠。過去十數年,莫斯科平均每年補貼車臣共和國約 8 成的公共財政開支;另一方面,又允許小卡迪羅夫持有一支由約 3萬人組成的地方私人軍隊「Kadyrovtsy」(Кадыровцы),擁兵自重。

 

這支軍隊身穿俄羅斯軍服,卻只對小卡迪羅夫宣誓效忠,軍隊中的核心領導人,均是向他投誠的前車臣分離主義分子。就此,俄國反對派多番抨擊小卡迪羅夫的特權,更譴責其私人軍隊到處姦淫擄掠、濫殺平民。但這位車臣土皇帝不把普京以外的人放在眼內,普京為了戰略及國安考慮,也只好對他的行為視若無睹,無奈默許。

 

小卡迪羅夫在車臣的管治模式,猶如一位封建君主,有異於其他俄羅斯地方官員。在車臣,他的畫像隨處可見,不少街道、學校、清真寺都以他雙親的名字命名。更重要是,他有權力任意解釋俄羅斯憲法,令一切事情合他心意,完全不受制衡。車臣共和國名義上是俄羅斯聯邦的一部分,卻儼如一個獨立王國。

 

縱使他專橫,小卡迪羅夫卻十分效忠普京,在心底裡抑或基於政治需要,對普京確實存在一份敬意,也經常模仿他,為自己塑造強人政治的形象,發起個人崇拜。在《Russia-24》訪談節目上,他施展渾身解數,打西洋拳擊、騎馬,令人聯想起普京打柔道、狩獵時散發的雄性英姿。

 

即使小卡迪羅夫享有特權,車臣與莫斯科的關係是相向的。前者享受比其他共和國更大的權利時,亦要為中央政府默默地履行一些「義務」。

 

例如,小卡迪羅夫曾遣派車臣軍警到烏克蘭東部及敍利亞,協助俄羅斯執行軍事任務。更甚者,據報他亦有份參與 2015 年暗殺俄羅斯反對派領袖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的行動,幫助普京執行政治任務。

 

“若沒有普京,車臣就不存在。”

 

小卡迪羅夫曾經在一次訪問中,這樣誇口稱讚普京。事實是,全靠老卡迪羅夫當年歸順朝廷時,與普京私底下達成權力分享協議,才能成就他今天在車臣以至俄羅斯國內的特殊地位。

小卡迪羅夫多次誇口稱讚普京顯示他的忠誠,莫斯科也明白利用小卡迪羅夫的威望能減少管治車臣的成本,並可以維持俄羅斯領土完整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以虔誠穆斯林之名,行獨裁鐵腕管治為實

 

車臣大多數人口為穆斯林,與信奉東正教為主的俄羅斯截然不同。小卡迪羅夫自詡為虔誠的溫和穆斯林,又在車臣實施伊斯蘭法律(Sharia Law),鼓吹人民遵從多項保守的社會規範,變相打壓人權,但這些峻法與伊斯蘭宗教或車臣地區傳統不一定有直接關係。

 

比如說,小卡迪羅夫曾公開支持「榮譽殺人」(Honour Killings,即鼓勵人民殺害不守「伊斯蘭法律」的女性,因為他們為家族、社區帶來恥辱)、禁酒、強迫女性戴頭巾等等。2015 年,一名車臣父親到警察局自首,稱兩年前殺死了自己的女兒。據悉,該名父親在法庭上自辯,因為女兒與前夫離婚後的生活道德敗壞,多次偷偷喝酒、不戴頭巾,令家族蒙羞,結果在一次爭執中,他不小心錯手殺了自己的女兒,而事後他依然認為自己沒有做錯。

 

雖然他最後被判監 7 年,但小卡迪羅夫多次在公開場合鼓勵「榮譽殺人」的社會風氣,間接威脅女性的生存權利。另一方面,小卡迪羅夫無視俄羅斯聯邦法例禁止一夫多妻制,鼓勵男性可娶四個妻子,此做法亦嚴重打壓車臣女性的地位。

 

然而,以上一切與其說是宗教保守回潮,不如說是權力結構腐敗而生的社會現象。

 

小卡迪羅夫十分討厭LGBT族群,在打壓同志及同志團體上不遺餘力。俄羅斯本身的文化十分反同、恐同,但這種風氣在車臣尤甚。之前車臣政府曾多次圍捕及綁架國內同志(儘管同性戀在俄羅斯屬合法,但事實上小卡迪羅夫多次對LGBT族群發動濫捕或濫用私刑),當中有人下落不明,有人因此喪命,事後小卡迪羅夫又揚言:車臣境內沒有同性戀者。

 

除了剝奪同志權利之外,他更對新聞自由嗤之以鼻,厭惡新聞工作者。過往多宗報道車臣新聞的調查記者被殺案件,被外界懷疑是小卡迪羅夫政府所為。例如在 2006 年被殺害的自由派媒體《新報》(Новая Газета)記者 Anna Politkovskaya ,及在 2009 年被暗殺的《新報》撰稿人 Natalya Estemirova,她們本身都曾與小卡迪羅夫有過嫌隙磨擦。小卡迪羅夫在對待同志和記者上惡名昭彰,這也是美國國務院日前制裁他的理由。

 

面對異議者,小卡迪羅夫有一套與別不同、行之有效的技倆—— 就是「公開侮辱」。他那遊樂人間的性格,對此格外樂此不疲。小卡迪羅夫的具體做法是,如果有人公開批抨、取笑他或政府的話,他就拘捕並強迫這些異見分子,在鏡頭面前承認錯誤,向他公開道歉,並把整個過程公諸於世。此做法本來是用來對付異議武裝分子,強行要求他們的雙親在鏡頭前,痛斥自己如何教壞自己的兒子,這不但打擊人的尊嚴,更破壞其家屬的自尊心,藉以施壓。

 

類似的實例還有2015 年,車臣一位年輕博客主公開取笑政府的宣傳廣告,結果被小卡迪羅夫強迫拍攝一段影片,讓他只穿著內褲向政府道歉,並逼迫他說:由現在開始,普京是我的爸爸、祖父以及一切!

 

後來,這段影片在 Instagram 上廣傳。相關類似個案多不勝數,雖然手法十分侮辱,卻有效到民間異見者不敢再發聲。

 

簡單來說,小卡迪羅夫就是乘著現實政治便車上位的的狂人君主。他的存在,是莫斯科與車臣互相依賴下的產物,兩者關係比「一國兩制」還要特殊。高加索的政治現實,令他成為政治暴發戶,助長了他的傲氣,造就了他那剛烈如火、專橫跋扈的個性,這注定了他成為視自由人權為無物的獨裁者。更厲害是,普京與他友好的同時,亦忌他三分。

 

數年前,曾傳出小卡迪羅夫打算退位讓賢,但這恐怕只是一場謙虛的政治公關秀而已。現實是,無論下一屆俄羅斯總統是誰,莫斯科都需要像小卡迪羅夫這樣的車臣管治者,就如現在的普京需要他這個土皇帝一樣。

 

(原文刊於UDN轉角國際,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誰害死了330個中學生?俄國貝斯蘭慘案,15年前的血腥開學日

伊斯蘭國「回流」中亞?談塔吉克政府如何靠著肅清異己,為自己製造危機

新任總統普京的難題:俄羅斯90年代經濟轉型回首

為何俄國人如此支持普京?——俄國政壇「不死鳥」前後任期之回顧與前瞻

被遺忘的入侵者:俄羅斯與中亞的前世今生

阿富汗塔利班如何被牽進全球恐怖主義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