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英國的脫歐蜈蚣:沒有人面對現實的政治災難

歐盟目前作爲一個由成員國和超國組織同時領導的聯盟,比起要動搖到這個根本的原則架構,讓聯合王國再爭吵多一會兒、清醒一下頭腦,短期内承受一點物質上的損失,可能是不那麽難堪的選擇。這恰好就像脫歐:無論是英國還是歐盟,總是在兩害取其輕的兩難中抉擇。

 

距離《里斯本條約》第50條脫歐條款啓動的兩年期限——即2019年3月29日——僅餘不到80天,在歐盟27國透過談判專員巴尼爾,和英國保守黨政府就脫歐條件達成協議之後,英國政壇内部的傾軋卻有增無減。

 

15日,梅伊政府的脫歐協議,在下議院以432比202票慘敗,接下來所有可能的路線發展,都指向懇求歐盟延長脫歐條款的期限,讓倫敦政府繼續醖釀共識。但是,在歐盟早早就已經表示,脫歐協議的内容不會有任何更多讓步的前提下,多給予時間,有意義嗎?

 

對於倫敦政府來説,真正的「脫歐悲劇」不只在於脫歐本身對於英國經濟以及國際地位…等等的損害、不只在於談判過程的每一步,倫敦政府都被布魯塞爾牽著走,悲劇更在於——英國作爲一個成熟民主國家的楷模,卻比27個國家組成的聯盟更無辦法達成共識。

 

2016年公投本身的粗糙以及造成的撕裂不是新聞,但是英國的死結在於:除了梅伊以外的整個下議院中,部分脫歐派和留歐派依然心存一絲僥幸,計算著能夠推翻既有的脫歐協定。

 

在梅伊版草案於國會遭遇歷史性潰敗之後,工黨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幾乎沒有比他更純粹的脫歐機會主義者了——如他先前所宣告,於15日提出倒閣的不信任動議。雖然動議通過的機率並不大,但是在脫歐條款期限迫在眉睫,而再次大選甚至公投,都很可能同樣產出不了一個有説服力結果之下,無論結果爲何,都將英國更往無協議脫歐(No Deal Brexit)方面推。

 

現在倒是歐盟方面哭笑不得:對於歐盟來説今年將會是整合的一年,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將會選出新的歐洲執委會主席暨新的歐洲「内閣」,和法德兩國一起處理歐元區乃至歐盟的進一步整合;本屬於英國的歐洲議會議席,早早就已經被重新分配到其他成員國之下,一旦英國無法如期脫歐,雙方又不想因為期限到期而無協議脫歐,情況就會很尷尬了。

 

自2016年公投以來已經超過兩年,英國各階層明顯對於脫歐的方式,甚至是否應該脫歐,依然存在極大爭議。上有政府黨爭不斷,下有民調顯示,支持留歐民衆又超過脫歐一派——這反映的不過是英國人對於後帝國時代,聯合王國在世界上應擔任什麽角色缺乏思考而已。

 

雖然歐盟絕對擁有改變脫歐輿論走向和減低成員國整體風險的權力,但是越俎代庖行使這些權力,勢將引起其他成員國的忌憚,在歐盟加深整合已經夠困難的轉捩點上,更添枝節並不划算。對於脫歐舉棋不定的惡果,本來就應該由英國人自己承擔——歐盟的脫歐方案早已足夠優厚了。

 

充斥投機主義的西敏寺政府

 

去年年底針對梅伊本人的黨内不信任動議,最終被她以「不率領保守黨參與下次大選」為條件交換,不獲通過。經此一役,梅伊政府在未來12個月都不可被再次挑戰。但是,2019年剛開始,梅伊政府便在24小時内,連續先在下議院吞下兩次敗仗:

 

第一次是在財政預算案中遭到工黨議員古柏(Yvette Cooper)動議突擊,使得倫敦政府除非獲得延長脫歐限期,或議會投票容許,否則無法逕自運用國庫財政資源為「無協議脫歐」作準備。這次的勝利,讓工黨得以對外聲稱:「政府已經無法在下議院未允許之下,擅自無協議脫歐」。

 

同日,在另外一個動議中,梅伊政府再次被黨友背刺。反對目前脫歐方案的保守黨議員葛偉富(Dominic Grieve)動議,一旦脫歐協議未通過,政府提出替代方案的時限將由21日大幅減少至3日。

 

這兩次投票中,梅伊政府分別以毫厘之差的「303:296」,以及「308:297」雙雙落敗,讓梅伊氣急敗壞地公開指責反對派阻止脫歐進程。脫歐以來,英國政壇最大的機會主義者——柯賓——當時也意氣風發地向公衆提出,一旦脫歐協議不通過,將馬上提出不信任動議倒閣。

梅伊政府雖然去年避過不信任動議,但仍然面對工黨甚至黨友的突擊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倒閣這回事?柯賓與梅伊的博弈

 

然而,倒閣之後的再次大選,依照目前民調不但極有可能再次形成懸峙議會,單憑以「牆頭草」見稱,至今除了明確反對二次公投以及無協議脫歐之外,就只有提過 「如果入主西敏寺,將會向歐盟重新談判,獲取更多讓步」這類「空中樓閣」承諾的柯賓,以及他的左派崇拜者,根本不足以號召足夠支持者——柯賓不過是在利用工黨内外希望留歐的二次公投派,以及「或許脫歐可以有另一種方案/結果」的群衆希望賭一把。

 

同樣地,梅伊也是在賭博:憑著自己贏得黨爭以後的底氣——雖然彼時對梅伊投下反對票的保守黨議員多達117位——「無協議脫歐」隨著硬脫歐派逼宮失敗和近日的動議,而失去作爲政策選項的基礎,但梅伊的賭注卻正是壓在反對她的硬脫歐派身上:如果她是被工黨倒閣做掉,而非自行辭職讓硬脫歐派補上首相一職的話,重新大選對硬脫歐派來說根本勝算甚微。

 

關鍵盟友、親英派的北愛爾蘭「民主聯盟黨」(DUP)先前雖然對於梅伊的方案頗有微詞,卻已經表態不支持對梅伊的不信任動議,這其實意義很明確:主流軟硬脫歐派合流,必須先保住梅伊政府,脫歐細節爾後再説。

 

以此爲前提,不難想象從硬脫歐派的角度來看,將脫歐協議拉下馬是爲了讓歐盟棄先前談判結果以及盟友愛爾蘭利益於不顧,在「backstop」條款上妥協的最後一搏。他們還是將賭注壓在布魯塞爾會讓步之上。再不濟,無協議脫歐對他們來説也是一個可接受的結果,關鍵是到時他們還在不在執政聯盟内而已。

 

如果說柯賓的「願景」幾近詐欺,不過是利用留歐派對於歐洲正面想象的真空所作的詭辯,那麼梅伊的方案至少還讓脫歐派有實踐的想象空間;但和柯賓一樣,梅伊的賭注也是建立於「二次公投、取消脫歐」此一選項不存在之上。也就是在賭:英國政壇有否面對政治現實的能力?面對第一次脫歐公投後果的理智?

歐盟若果干涉成員國内政或會面對嚴重後果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歐盟為何不出手施壓?風險比不上獲益

 

雖然先前古帕的動議,號稱杜絕了「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但是這個描述實際上並不恰當;她的動議,只是阻止了倫敦政府為此脫歐方案做財政上的準備,僅此而已。英國直至三月底,若未有任何舉動讓歐盟覺得需要延期第五十條,都有可能導致無協議脫歐。

 

從時間表到協議内容,真正的脫歐主導權從來都掌握在布魯塞爾手裏。

 

從英國啓動第50條開始,脫歐時間表一直在歐盟手上。要短暫延期第50條的期限是可以的,歐盟甚至可以選擇通過下轄的機構——比如歐洲理事會——發表聯合聲明,「打明牌」列出之後可能的合作模式選項(例如挪威模式加上歐盟關稅聯盟的「挪威+」模式),同時強硬下達通牒:除非是爲了再次就(假設已經失敗了的)脱歐協議投票,否則在任何情況下,不論是政府下臺還是二次公投決定留歐,均不予延期。

 

如此一來,英國政壇則將必須直面脫歐的政治現實,而非如現在一樣懷抱投機心態,繼續拖拖拉拉;對於歐盟來説,脫歐協議的勝算也會大大提高。但是,這樣一來,問題就變成了:

 

歐盟願不願意爲了協助英國脫歐,而打破它不干涉成員國内政的原則問題?

 

這個後果可大可小——而英國,真的值得歐盟冒這個險嗎?

 

歐盟干預英國內政,不如無協議脫歐?

 

政治現實是:要有序脫歐,只有梅伊方案這一條路可走。歐盟亦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調脫歐協議的内容已成定案,任何歐盟方面的新讓步都只會在方案附錄的「政治宣言」——也就是在將來英歐關係的政治藍圖——上出現。

 

14日,歐洲委員會主席容克,以及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聯名發表了一封信件,重申歐盟對於雙方往後簽訂自由貿易協議的信心,北愛的擔保條款(backstop)僅屬「暫時性」、僅會「在必要時生效」,以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梅伊政府面臨的阻力;就算第一次的脫歐協議投票失利,也拓寬了第二次投票,讓聯合王國直面脫歐現實的機會。

 

這已經是歐盟可以做到的極限了。如果要做到必須干預英國政壇,那倒不如讓英國無協議脫歐算了:

 

先不説歐盟以内的民粹政府,比如義大利、匈牙利及波蘭等,勢必將更理直氣壯地指責歐盟,並在歐洲議會選舉前,壯大已經有相當聲勢的反整合聲音;由布魯塞爾捏斷二次公投的希望,亦勢必會將英國和歐盟放在絕對的對立面——就算脫歐協議因此通過,聯合王國和歐陸、北愛爾蘭和愛爾蘭之間的緊張關係,起碼在一個世代後都不會緩和。

 

反之,愛爾蘭就算照目前的情形,由於英國的蹣頇而無協議脫歐,亦無法怪責布魯塞爾不保護盟友。當然,目前的梅伊方案如果在緩衝期後沿用下去,實際上等於是目前挪威沿用的對歐關係模式,外加一個用以防止愛爾蘭存在硬邊界的地區性關稅聯盟會籍。

 

這將會是符合現實政治下,滿足英國脫歐派政治訴求最多——但不包含首要撇除對歐盟人員自由流動——的一個選項,條件從歐盟角度來説也是罕見地優渥,極少第三方國家和歐盟有如此緊密的關係。

 

DUP不願意接受,一旦英歐雙方及其後的自貿協議談判不果,「Backstop」將自動生效,從而和英格蘭本島分離的風險;英格蘭的經濟極端自由主義者,不願意受歐盟規管,卻希望從歐洲單一市場的消費者身上撈錢;基層脫歐派極度懼外,要求減少移民,卻又號稱要面向世界。

 

種種自相矛盾的要求,歐盟從來沒有任何理由要去滿足任何一個。

 

歐盟目前作爲一個由成員國和超國組織同時領導的聯盟,比起要動搖到這個根本的原則架構,讓聯合王國再爭吵多一會兒、清醒一下頭腦,短期内承受一點物質上的損失,可能是不那麽難堪的選擇。這恰好就像脫歐:無論是英國還是歐盟,總是在兩害取其輕的兩難中抉擇。

 

(原文刊於UDN轉角國際,作者尹子軒)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二次公投不實際

”扇貝戰爭”— 英國脫歐前哨戰

英國脫歐對倫敦金融業影響

歐盟有恃無恐-倫敦進退兩難

對賭布魯塞爾:英國脫歐的半輸棋局

歐盟抵住崩解 英國步履蹣跚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