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獨立小組”的突起:英國兩黨制下的異類

目前TIG的行動相當聰明,實際上是在觀望兩大黨的内部分裂,會否成爲改變英國政黨版圖的契機,尤其脫歐進程更是決定下任政府是誰的導火線。兩黨越是繼續磨磨蹭蹭,小黨觀望與發展的時間就越多;但是TIG終究是英國選制下的Bug而已,一旦回歸大選模式,它的前景終究並不樂觀。

 

2月18日,在7名工黨黨員帶領下,來自英國兩大黨、共11位的下議院議員各自退黨出走,另組「獨立小組」(The Independent Group,TIG)。

 

根據背後的一大推手、目前小組發言人的前工黨領袖候選人烏穆納(Chuka Umunna),雖然大多數成員都是因爲各自對原黨派的脫歐立場不滿,因而退出;但TIG 卻「不是一個政黨」,而是為了「推廣循證議政」(evidence-led politics),扭轉英國政客「將政黨利益,凌駕於國家利益」的風氣,才成立的抗議團體。

 

該組織成立至今僅三個禮拜左右,在下議會650席中也不過只佔了1.6%的議席,暫時不自稱為政黨、不公佈政策黨綱,這個做法或許是明智的;在英國「贏者全拿」的簡單多數政治制度下,縱使主流兩大黨處理脫歐事務的手法,都不出色(甚至說失敗都不以爲過),頗大一部分的選民對主流政黨也失去興趣,但除非是如北愛「民主聯盟黨」(DUP)般遇上不世機遇,否則英國小黨派的存在,幾乎是無關痛癢。

 

英國政治制度,是以百年前保守黨代表地主以及資產階級、工黨代表工人和中產知識分子,這個政治光譜為基礎的平衡設計,以穩定產生一個能獨自執政的單黨派政府。然而,在英國選民體認到這個機制已經不合時宜以前,TIG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期望他們的主張,足夠引起輿論風向撲向其他大黨——正如民粹政黨「英國獨立黨」(UKIP)先前所作的一樣。

「獨立小組」是兩黨制中所凝聚起來的新興政治力量,但恐怕難逃重蹈自民黨的覆轍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跟不上時代的英國政治制度?

TIG剛成立一周時,民調機構YouGov的調查顯示:如果TIG作爲一個政黨馬上參選的話,將獲得18%的選票。這個數字不但是「自由民主黨」(LibDems,簡稱自民黨)的3倍,亦僅僅落後工黨的23%、保守黨的36%,排名第三——但是,在英國的簡單多數決的投票制度下,這並不代表現實中TIG在下議院的議席,真能夠反映出接近這個百分比的結果。

 

不談蘇格蘭、威爾斯以及北愛爾蘭等使用其他較爲複雜的投票制度,只談佔全下議院650席中高達533席之多的英格蘭,英國的簡單多數制意味著:在每一個選區獲得最多票數的候選人,將可成爲議員參政。在這種制度下,游離議席極難逃離兩大黨的壟斷,已由大黨深耕多年的選區,更是小黨無可撼動的。

 

比起比例代表制下,小黨派得以就全國總得票率,獲得相應議席,缺乏地理上支持縱度的英國小黨派,在這種政治制度下,幾乎早在選舉開戰之前,就只能任由資源充足、能在多個選區競選的大黨魚肉。

 

比如說,上一次工黨大分裂之後的1983年大選,雖然工黨以及分裂出來的「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非自民黨)總得票率相差不遠,分別為27.6%和25.4%,然而雙方不但席次相距極大(工黨209席:社民黨23席),工黨的分裂更是讓柴契爾夫人帶領保守黨,拿下42.4%的總得票率並獲得397席,該屆政府的144席議會優勢,依然是迄今保守黨戰後最大的大選勝利。

 

依英國現行「議席爲王」的制度,大黨派只需要説服少部分的核心議席,便可以有足夠的議席去領導國家——也就是說,雖然TIG的出現,的確象徵了一些在脫歐和相關議題(比如移民、緊縮政策…等)上,游離於兩黨以外的選民支持,但就算是做到如2010年,獲得接近25%選票和57個議席,足夠成爲選舉「造王者」的自民黨一般,亦無法不像他們一樣,之後被迫在許多議題上妥協,然後失去原有選民的支持。

 

自民黨的支持度從2010年的23.4%,斷崖式下跌到2015年大選的7.9%,再到上屆大選的7.4%,絕非偶然。英國政治制度對於小黨派的嚴苛,可見一斑。

 

平均來説,戰後的英國政府大選一般只需要大約40%左右的得票率,就足以獲得議會内的絕對多數獨自執政。如果是在百年前,國家政治經濟體系相對較爲簡單,階級因素決定多數投票傾向的時代,這樣的政治制度的確是可以產出兼具效率,並滿足大多選民需求的執政者。

 

然而,時代正在轉變。上一届大選,保守黨由於移民和脫歐等議題,獲得了許多藍領的支持;另一方面,除去黨魁柯賓對脫歐的怯懦,工黨的極左政策亦讓他們獲得了自布萊爾(Tony Blair)時代以來未見的高支持度。但除了這一年的特例,英國兩個大黨的總得票率整體來說,一直是逐年遞減中。

 

在今日的多極政治需求下,把持西敏宮超過一個世紀的簡單兩黨制,已經跟不上時代的節奏。自民黨和TIG的橫空出世,正是兩黨制中被無形地扼殺的政治訴求,所凝聚起來的新興政治力量,只是在英國現行制度下,TIG恐怕亦難逃重蹈自民黨的覆轍。

西敏宮的兩黨制在今日的多極政治需求下,已經跟不上時代節奏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小黨派能改變英國政壇嗎?

英國政治制度要改革,以更符合現今更多元化的政治需求,許多在歐陸採用各式各樣比例代表制的政體,就是現成的例子可以藉鑒。但是,若要改革不但會動到既得利益者的地盤,亦不免被不少極爲眷戀這個歷史悠久制度的英國人視爲冒犯。

 

那麽,支持TIG這一類的小黨,並希望它們可以有意義地影響施政,人們可以期待的就只有兩件事:在某個歷史機遇下,逼使執政黨必須進行從上至下的改革政制;或者在固有的體制中,如病毒般感染政治取態相近的大黨。前者在英國近代政治史中發生得比想象中多,而後者正是英美民粹政黨在兩黨制中走過的路。

 

首先,英國雖然採取簡單多數制多年,但是在聯合王國以内,簡單多數制並非絕對。在權力寶座的引誘下,作爲反對黨長期票倉的蘇格蘭等聯合王國成員,都曾從西敏宮獲得了政制改革的機會。

 

在上世紀60年代開始萌芽的蘇格蘭民族主義,到了矢志奪回工黨失落多年的執政寶座的布萊爾手上,就成爲了抗衡保守黨的棋子之一。在工黨1997年大選的政綱中, 「權力下放」(devolution)蘇格蘭,正是其中一個關鍵詞。

 

當時,工黨連同同樣在野許久,長據蘇格蘭第二大黨位置的自民黨,希望權力下放的同時,也能保持工黨在蘇格蘭的優勢,並防止民族主義過度抬頭,因此為蘇格蘭議會設計了近似德國的「聯立」選制:簡單來説,即每位選民手上的選票實際上有兩票。第一票是選擇居住選區的議員候選人,第二票則是投給全國性的政黨。根據每個選區第一票的得票數量,國會會授予每一個選區獲得最多票數的候選人議員資格,選民和所在選區候選人的關係得以得到保障,這一點更近似原有的簡單多數制,而第二票則為比例代表制的體現。

 

布萊爾的舉動,成功為蘇格蘭工黨「續命」,直至蘇格蘭獨立公投失敗後一年的2015年大選——。蘇格蘭民族黨(SNP)徹底取代工黨,成爲在西敏宮内蘇格蘭的唯一代表。民族黨的執政,不但是等到工黨幾乎已被布萊爾,以及比他更右傾的新工黨繼承人改造,且在本來就更左傾的蘇格蘭選民中面目全非之後,更是在工黨聯合保守黨抗衡蘇格蘭獨立意願,蘇格蘭政治風向徹底吹向民族主義者之後。

 

蘇格蘭民族黨執政的漫漫長路,顯然並非TIG目前可以模仿的。然而目前的兩黨制其實並非牢不可破:就如英國獨立黨將保守黨往右拉,短期之内TIG要獲得實際上有意義的權力,只有將工黨(保守黨機會更渺茫)黨内的風向帶往他們那一方,重演當時保守黨首相卡麥隆爲了大選,希望吸收流失到獨立黨的硬脫歐派,以及鞏固不滿工黨右傾的東西中部工業地區(East & West Midlands)議席那一幕。

 

只不過,即使這個「最佳結局」發生了,獨立黨近兩届的大選結果仍可看作是TIG的指標啟示——英國獨立黨的支持度從之前的高峰,在短短幾年内幾乎全滅:擁有更多資源和更大選民基礎的主流大黨,一旦決意跟進小黨派帶起的政治風向,並且在這個新的政策空間與小黨競爭,礙於選制設計,弱小的黨派難以避免覆滅命運。選擇英國獨立黨的舊路,基本上等於以組織為誘餌,犧牲政治前途去將政策風向往自己的方向帶。

 

目前TIG的行動相當聰明,實際上是在觀望兩大黨的内部分裂,會否成爲改變英國政黨版圖的契機,尤其脫歐進程更是決定下任政府是誰的導火線。兩黨越是繼續磨磨蹭蹭,小黨觀望與發展的時間就越多;但是TIG終究是英國選制下的Bug而已,一旦回歸大選模式,它的前景終究並不樂觀。

 

(原文刊於UDN轉角國際,作者尹子軒)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英國的脫歐蜈蚣:沒有人面對現實的政治災難

二次公投不實際

”扇貝戰爭”— 英國脫歐前哨戰

英國脫歐對倫敦金融業影響

歐盟有恃無恐-倫敦進退兩難

對賭布魯塞爾:英國脫歐的半輸棋局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