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UDN轉角國際特約】恐中症蔓延中亞:哈薩克抗衡中國的「強國戒心」

無庸置疑,透過「一帶一路」計劃,中國在晉身為哈薩克的重要持份者,與俄羅斯及西方國家等分庭抗禮,影響力從經濟延伸到政治社會。但與此同時,哈薩克民眾對「中國威脅」的憤怒,卻讓托卡耶夫不得不重視。有別於其他中亞國家,哈薩克有實踐平衡外交的本事,若行事處處輕易受中國制肘,未免是自毀長城。

 

中亞地區的反中情緒不斷升溫。

 

今年 9 月,哈薩克西部城市扎瑙津(Zhanaozen)有大批民眾走上街頭。示威爆發的導火線,源於一段在 WhatsApp 上廣傳的消息,傳出中國將在哈薩克曼格斯套州設立 55 家工廠。雖然政府迅速否認設廠傳言,但反中之聲依然此起彼落。示威之火已由扎瑙津擴展到首都努爾蘇丹、阿拉木圖以及奇姆肯特等地,持續至今。

 

「No to the Expansion of China」、「The old man is the enemy」的標語牌在街頭示威中隨處可見,反中成為這次運動的主旋律,其次就是反對自今年 3 月「讓位」後,依然在背後掌權的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可見「反中國」與「反獨裁」已牢牢緊扣,示威者要消除中國在哈薩克日益擴張的威脅,改革政制才是重點,民主化刻不容緩。

 

近年「親中 vs 反中」是導致哈薩克社會撕裂的主因,情況堪虞。就算努爾蘇丹政府再獨裁,也不可能不重視這股反中情緒。因此在政治現實上,雖然與中國建立友好關係、透過吸引中國資金與擴充雙邊貿易,可助哈薩克發展經濟,但顯然哈薩克對中國也有一定戒心,並非如鄰國吉爾吉斯與塔吉克般依賴中國。

 

「恐中症」是如何形成的?

 

不只哈薩克,與中國毗鄰的吉爾吉斯在今年 1 月也曾爆發大型反中示威,可見「恐中症」並非單一國家議題,而是區域層面的矛盾。著名中亞學者熊倉潤的《一帶一路和中亞潛在的「恐中症」》期刊著作指出,哈薩克恐中並非近年才有的現象。

 

歷史角度上,18 世紀清朝消滅位於現今哈薩克東部的準噶爾時,曾佔領過哈薩克。2014 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外訪德國時,德國總理梅克爾贈予他的 1735 年清朝地圖中,便明確顯示現今哈薩克東部曾是清朝領土。在此歷史脈絡下,哈薩克一直存在著被清朝侵略過的意識。

 

19 世紀末期,有不少中國人移民到當時被俄國佔領的中亞境內,也間接令社會渲染著一股反華情緒。在俄羅斯帝國境內,本身為突厥裔的《譯文報》創辦人加斯普林斯基(Ismail Gaspirali)以泛突厥主義自居,鼓吹「黃禍」威脅,強調土地會被中國移民佔領,便是一例。

 

雖然在 1999 年 8 月,中、吉、哈邊界問題已獲得解決,但無可否認邊境問題曾是中哈關係發展的最大阻礙。另一方面,即使中國如今不以武力明目張膽地侵略,亦以「一帶一路」經濟擴張的方法入侵中亞。吉爾吉斯、塔吉克身負中國重債,經濟深受中國影響,便是典型案例。

 

而在是次哈薩克示威的訴求中,可看出哈薩克人對中國的戒心。除了反對中國在哈薩克設廠之外,反對引入中國外勞也是訴求之一。2015 年,哈薩克政府官方數據指出,中國外勞佔哈薩克整體外勞約 3 成,位居榜首。

 

示威者對此主要有數項擔憂:第一,害怕與中國外勞競爭及受中國企業剝削;第二,擔心中國在哈薩克的人口擴張;第三,中國在哈薩克的經濟活動讓他們無法得益。示威者們擔心哈薩克過份依賴中國,會漸漸失去國家自主權,「恐中症」也隨之急劇惡化。

哈薩克的反華情緒早在19 世紀末出現,皆因當時已有大量中國人移居到中亞地區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adrotate group=”3″]

中國在哈薩克的影響力有多大?

 

與「一帶一路」相關的中哈合作、貿易規模及投資數目逐年穩步上揚,還有很多標誌性的基建進行中或即將進行。時至今日,中國與哈薩克日益親密的經濟關係,已從經濟層面威脅到政治社會層面。

 

在新疆再教育營的議題上,中國對哈薩克的施壓顯然可見。現今有約 150 萬名哈薩克族人居住在中國新疆,當中不少人依然與哈薩克人有親屬聯繫。然而卻有回中國探親的哈薩克人,或是他們在新疆境內的哈薩克裔親屬無故「被消失」,傳言被關進新疆「再教育營」。面對中國打壓境內維吾爾族人、甚至哈薩克族人,哈薩克境內的人權分子挺身而出,批評中國在新疆的高壓政策,引起廣泛關注,亦成為近日哈薩克反中示威的支線議題。

 

可是,中哈兩國政府卻傾國家之力打壓他們。今年 3 月,哈薩克政府以「煽動民族紛爭」的罪名,拘捕長期批評新疆再教育營的哈薩克人權組織「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創辦人賽爾克堅(Serikzhan Bilash)。他被軟禁在家中達 5 個月,最後承諾不再參與任何與再教育營議題有關的政治活動後才獲釋。賽爾克堅被噤聲,顯示哈薩克顧及與中國日益親密的經濟關係,或甚至可能受到中方的壓力,打壓國內關注再教育營的人權分子。中國這種跨越國界的政治社會影響力,受到國際關注。

 

另一受到關注的議題,還有中國向中亞輸出的社會監控技術。近年,中國科技巨頭華為與中亞多國政府合作,幫助他們建立「智慧城市」。去年,華為與吉爾吉斯政府簽署了一份價值 6,000 萬美元的投資協議,於未來一年半在首都比斯凱克及奧什安裝約 15 至 20 萬個閉路電視,並向後者提供相關技術訓練。

 

至於哈薩克,華為也有與努爾蘇丹政府達成相關合作。根據華為於 2017 年公布的官方資料,華為參與了首都努爾蘇丹的「智慧城市」計劃,以減少交通違規及罪案率為由,在街道安裝數以萬計的閉路電視。另外,華為亦與哈薩克各大電訊商(如Kazakhtelecom、Kcell、Beeline 及 Tele2 等等)在商業上有緊密合作。

 

在「數據就是貨幣」的時代下,中國會否利用人面識別等惡名昭彰的監控技術,無孔不入地侵犯哈薩克國民的個人私隱乃至損害國家安全,以達到自身的政治目的,是哈薩克以及全球都需要警惕的威脅。

 

努爾蘇丹政府的戒心

 

哈薩克人對中國反應如此敏感,視其在中亞的擴張為威脅,反中更成為 9 月哈薩克示威浪潮的主旋律,哈薩克政府又怎會置若罔聞呢?

 

回溯上次的大型反中事件,是 2016 年的反土地改革示威。2016 年 3 月,為了改善財政赤字,增加政府收入,哈薩克時任經濟部長宣布修訂《土地法》,容許外國人租用該國農業用地的期間,從 10 年延長至 25 年。結果,反對土地改革的示威席捲哈薩克,全國多處爆發大規模民眾抗議治動,迫使時任總統納扎爾巴耶夫不得不撤回改革。

 

民眾主要擔心,那些在官商利益集團手中的值錢土地,將被因此轉讓到中國人手上,從中獲益。事實上,外國人並不一定是中國人,哈薩克全國也只有不足 1% 的土地被外國單位租賃。但在中國勢力大舉滲入哈薩克下,民眾對土地改革超乎想像地敏感。

 

為免掀起反噬力量,政府如何獨裁都難以輕易忽視民間聲音。在推行任何令人聯想到「親中」的政策前,政府不得不步步為營,三思後行。這也是為什麼9月哈薩克反中示威爆發後不久,當局即出面澄清中國設廠之說,試圖滅火。

 

除了政府因此初嘗民間對中國之反彈外,其他中亞國家日益依賴中國,失卻自主權,托卡耶夫政府(納扎爾巴耶夫後的繼任總統)必定引以為戒。

 

鄰國吉爾吉斯與塔吉克墮入中國的「債務外交」陷阱,因參與中國「一帶一路」計劃,增加了主權債務風險。這兩國心知肚明沒經濟能力還債中國,只好賦予中國在當地擁有更多商業上的特權(箇中詳情,可參閱筆者前作〈一帶一路中亞出軌?哈薩克「中資輕軌案」為何緊急腰斬〉作品)。相較之下,在中亞區域中實力相對強大的哈薩克,確實沒有必要淪為中國的附庸。

示威者希望阻止中國在哈薩克日益擴張,但需要同時改革當地政制才能成事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adrotate group=”3″]

哈薩克警惕「中國威脅」

 

在某些領域,哈薩克並非像其他中亞國家如此日益依賴中國,甚至想與中國保持一定距離。經濟上,哈薩克的主要戰略產業如石油,仍是由西方國家投資為主。被視為「金礦」的裏海兩大油田——卡沙干油田(Kashagan)及田吉茲油田(Tengiz)——都是以美國雪佛龍、埃克森美孚、殼牌公司為最大股東。中哈兩國的經濟合作雖日益加深,但還不至於打破哈薩克八面玲瓏的狀態。

 

此外,據《華盛頓日報》獨家報導,在今年較早前的一場秘密行動中,哈薩克當局拘捕了中國問題專家兼高級政府顧問瑟羅耶日金(Konstantin Syroezhkin),因他涉嫌將國家機密文件交給中國特工。10月10日,哈薩克並宣布依間諜與叛國等罪刑,判他10年徒刑。

 

今年 7 月,哈國政府終於允許當地傳媒披露該起案件。有論者認為,哈薩克此舉是刻意對中國發出警示,警告中國行事不要超出底線。與此同時,在安全領域上,哈薩克拒絕中國安全承包商在當地開展業務。面對中國在哈薩克漸漸壯大的影響力,哈薩克已然不能冷處理。

 

更重要的是,托卡耶夫上台後,哈薩克外交政策並不會作出大調整,應會一如以往,繼續平衡中、美、俄在哈薩克的利益。納扎爾巴耶夫「欽點」他成為總統,不無理由。托卡耶夫的強項是外交,他曾被派駐新加坡及中國。哈薩克獨立後,在 1994 年及 2002 年前後擔任了兩次哈薩克外交部長。及後,又在 2011 年被任命為聯合國副秘書長以及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總幹事。

 

作為「平衡外交」的實踐先驅,又有不少外交歷練,還精通俄、英、漢語,蘇聯時期在莫斯科唸國際關係,又曾赴北京進修的托卡耶夫,想必深諳哈薩克在國際關係上的位置。

 

無庸置疑,透過「一帶一路」計劃,中國在晉身為哈薩克的重要持份者,與俄羅斯及西方國家等分庭抗禮,影響力從經濟延伸到政治社會。但與此同時,哈薩克民眾對「中國威脅」的憤怒,卻讓托卡耶夫不得不重視。有別於其他中亞國家,哈薩克有實踐平衡外交的本事,若行事處處輕易受中國制肘,未免是自毀長城。

 

(原文刊於UDN轉角國際,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哈薩克輕軌工程胎死腹中 —— 「一帶一路」本質與哈薩克的盤算

哈薩克「超級總統」:執政 28 年凌駕法律,剛退位就成為「首都的名字」──怎麼辦到的?

絲綢之路上的國際金融中心 —— 從 AIFC 看哈薩克未完成的私有化

從哈薩克的經濟轉型,看中國如何「重塑中亞經濟版圖」

「中國人來建鐵路,但我寧願他們是德國人!」──為什麼吉爾吉斯的「恐中症」,比鄰國都來得嚴重?

塔吉克:被「一帶一路」綁架的內陸小國,有機會翻轉「中亞最窮」的命運嗎?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