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HK01特約】記土耳其政變一周年:在群眾的歡呼聲中冒起 埃爾多安的獨裁之路

埃爾多安的保守且趨向伊斯蘭化的作風,重點不在於他是否真的有心推行伊斯蘭主義,而是他只當此為鼓動民粹的手段。若純粹觀察修憲公投的結果,就會發現不少支持修憲的選民來自安那托利亞內陸一些經濟條件較落後,人數眾多,且較傳統的穆斯林地區,他們與近伊斯坦堡的沿海精英及更歐化的地區不盡相同。因此,這些在世俗化,甚至乎是全球化之下的輸家,成為了埃爾多安的拉攏對象。

七月十五日——正正是土耳其流產政變的一周年,被土耳其政府定為「民主與團結」全國假期。一年已經過去了,相信正常關心土耳其政治的朋友們都會質疑:土耳其真的比起過往更民主嗎?政變失敗後,儘管不計其數的政治清算,在背後卻贏得了群眾的歡呼。另外,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過去這一年,一反傳統與西方陣營的親密關係,無論在內政上抑或在外交上,都令北約盟友大感不滿。

自流產政變後,昔日的「阿塔圖克」已不復存在。此後的一切行為,都仿佛正在為埃爾多安服務。

獨裁的埃爾多安 不乏選票

自政變後,埃爾多安的政治清算實在鑿竹難書。據英國衛報的調查顯示,過去一年估計分別有約5萬及17萬人因涉嫌與策動政變的主腦「葛蘭運動」有關係而被扣留或被調查,當中包括警察、公務員、士兵以及學者。其中,埃爾多安狂言要提早釋放其他刑事犯,以騰出監獄空位給政治犯之外,更聲稱修憲後要恢復死刑去處決這些「賣國賊」。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軍事政變失敗後,儘管推行不計其數的政治清算,在背後卻依舊贏得了群眾的歡呼。(圖片來源 : HK01)

若論這一年在政治制度上的重大變革,不得不提在剛過去4月16日舉行的修憲公投。是次修憲令土耳其由「議會制」改為實行「總統制」,廢除了總理一職,改為由總統包攬。總統被賦予挑選及委任兩位副總統及政府部長的權力,亦包括解散議會、強制頒發行政命令、實行「緊急狀態」等權力,更可參選未來兩屆的總統選舉,所以理論上埃爾多安可繼續執政至2029年。這次的修憲公投,看起來讓總統的權力過度膨脹,但最終卻得到了51.4%的民眾支持。說來諷刺,此舉無疑是破壞了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關係,但這種獨裁傾向卻被過半數群眾所認同。

修憲公投也令土國外交節外生枝。在公投前夕,土國鼓動在德國及荷蘭的海外僑民舉行造勢大會,令這些歐洲國家大為不滿,因為這與他們的自由理念格格不入,在其中更發生土國官員因為到德國公開造勢,而被當局驅趕出境的事件。最終,從結果看來,超過六成在德國的僑民投票贊成修憲。除了親俄之外,這些外交事件令土國和西方陣營疏遠,但卻令不少土國民眾樂在其中。

「民主」的勝利?奉伊斯蘭之名的獨裁統治

相信大家也不會忘記,於當日政變發生後兩小時,埃爾多安透過Facetime呼籲群眾上街,去瓦解這場「破壞民主」的政變,結果更是一呼百應。此後,姑勿論埃爾多安清算異已或是修憲,都不乏民意,他究竟有何等能力動員群眾的支持呢?

相信大家也不會忘記,於當日政變發生後兩小時,埃爾多安透過Facetime呼籲群眾上街,去瓦解這場「破壞民主」的政變。(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重點在於埃爾多安的策略得宜。筆者在一年前早已明言,埃爾多安的保守且趨向伊斯蘭化的作風,重點不在於他是否真的有心推行伊斯蘭主義,而是他只當此為鼓動民粹的手段。若純粹觀察修憲公投的結果,就會發現不少支持修憲的選民來自安那托利亞內陸一些經濟條件較落後,人數眾多,且較傳統的穆斯林地區,他們與近伊斯坦堡的沿海精英及更歐化的地區不盡相同。因此,這些在世俗化,甚至乎是全球化之下的輸家,成為了埃爾多安的拉攏對象。

在內政上,指摘同情政變的人為「賣國賊」;在外交上,眼見入歐無期便重整戰略,欲恢復昔日鄂圖曼的光茫。過去一年的這些作為,都是鞏固其支持者的深耕細作,為他的權力擴張之路鋪上紅地氈。

(原文刊於HK01,作者孫超群)
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