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HK01特約】中東三國誌:卡塔爾斷交風波會一發不可收拾嗎?

土耳其、伊朗和沙地阿拉伯三強的局面,完美演譯了現實主義中的勢力平衡。在提出了13項要求之後,埃爾多安首先開腔,稱最後通牒「違反國際法」,而伊朗官方立場亦始終於一。顯然,最後通牒的要求只是天方夜譚,根本就是試水溫。因此,在試過伊朗和土耳其的反應後,雖然沙地阿拉伯等國揚言實施新制裁,但並不會以武力解決問題。

在中東伊斯蘭世界中「三極」的局面基本形成。因為經此外交風波後,三強均露出了外交底牌,亦出現以勢力平衡的方式去阻止升級為武力衡突——這就是後ISIS時代中東的局面。

六七月的中東可謂悲歡交集。卡塔爾斷交風波令中東烏雲密怖,同時摩蘇爾之戰終於落幕,如此場景交織起來,既來得巧合也來得合時。伊拉克總統阿巴迪親赴摩蘇爾宣布勝利之時,中東伊斯蘭世界的新秩序已在背後逐漸成形,另一場大國競爭正在上演:土耳其、伊朗和沙地阿拉伯三分天下,正正體現了國際關係理論的現實主義(Realism)以國家利益凌駕意識形態、宗教取態的外交思維,也造就了新的區域權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s),使中東列強互相牽制,沒有一強獨大。

於6月初,沙特阿拉伯聯同其他的海灣國家紛紛宣布與卡塔爾斷交,譴責其支持穆斯林兄弟會、哈馬斯及努斯拉陣線等恐怖組織。雖然多國介入調停,但依然不得要領,反令沙地阿拉伯的陣營更加強硬,更向卡塔爾提出13項天方夜譚的要求作最後通牒,如關閉半島電視台及要求卡塔爾與伊朗及土耳其等國切斷軍事交流。最後卻事與願違,卡塔爾企硬無懼之,令沙地阿拉伯等國唯有對其實施新一輪政治及經濟的制裁。

這樣演變下去,卡塔爾會因此屈服嗎?衡突雙方會繼以動武嗎?就觀察最近土耳其、伊朗及沙地阿拉伯之間的互動,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adrotate group=”3″]

土耳其與伊朗聯盟的可能

不少論者認為卡塔爾斷交風波,令土耳其與伊朗走得越來越近。事實上,早在此風波之前,中東的局勢已經為他們帶來合作契機。自2011年戰爭爆發以來,雖然伊朗和俄羅斯暗中支持敘利亞總統巴沙爾的政府軍,而土耳其和美國支持自由敘利亞軍等反對派,本來隸屬於不同立場、不同陣營,但是兩國基於共同利益而走向合作。

不少論者認為卡塔爾斷交風波,令土耳其與伊朗走得越來越近。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在去年7月土耳其政變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批評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踐踏人權,而今年4月的修憲公投更令土耳其與歐盟的關係逐漸疏遠。埃爾多安借助宗教和民粹來建立獨裁聲威,與西方核心價值相違背。土國心知入歐無望,便將計就計,由「零問題外交政策」慢慢轉向更進取的春秋大夢——成為區域伊斯蘭霸權,恢復昔日鄂圖曼帝國的光茫。身為遜尼派大國的沙地阿拉伯自然首當其衝。雖無證據證明土耳其一早有意得罪沙國,但早於2014年土國與卡塔爾簽了軍事協議,可在塔國建立軍事基地,這舉動無疑是入侵沙國的海灣勢力範圍。

至於身為什葉派的伊朗,一早與沙國有著不共載天之仇。而且,維持在海灣地區的影響力本來是伊朗外交政策的綱領,除了在也門支持屬於什葉派的胡塞武裝組織外,卡塔爾亦成為伊朗在海灣地區拉攏對象。在卡國外交危機中,堅持維護卡國的立場有兩個好處,除了可以站在道德高地之外,更可以分化中東土沙這兩個遜尼派大國,確保他們不會合作對抗自己。因此,伊朗與土耳其在卡塔爾風波上立場一致,背後理由是有跡可尋的。

庫族問題 生死與共

與俄友好的伊朗更在庫爾德族的問題上,與土國立場一致。由於庫族散居於兩國境內,因此靠打擊ISIS而擴

敘利亞緩和衝突地帶( 圖片來源 : Wall Street Journal)

大領土的庫族慢慢令土伊兩國感到威脅。而且,與西方關係變差的土國,唯有另覓隊友,使其與親伊朗的俄國關係日親。在這些客觀條件下,使俄、土、伊三國走在一起,共同建立在哈薩克首都阿斯塔納(Astana)舉行敘國停火會談,欲在日內瓦體系以外爭取更多話語權。縱使在7月初的阿斯塔納會談,三國未能在敘利亞應否設立4個「緩和衝突地帶」(de-escalation zones)達成協議,但無可否認,土伊兩國預見了共同利益。隨著伊拉克政府正式宣布擊退ISIS後,這利益關係只會越來越鞏固。

後ISIS時代的中東勢力均衡

不難想像,遜尼派的土耳其會與什葉派的伊朗走在一起,與同樣是遜尼派的沙地阿拉伯為敵,情況猶如在1972年美國與中國建交,旨在利用中國制衡蘇聯。國際關係中的現實主義道出了國與國之間是靠共同利益去建立關係,並非靠意識形態與宗教,這打破了中東政治中「什葉—遜尼」二元對立的外交思維。

土耳其、伊朗和沙地阿拉伯三強的局面,完美演譯了現實主義中的勢力平衡。在提出了13項要求之後,埃爾多安首先開腔,稱最後通牒「違反國際法」,而伊朗官方立場亦始終於一。顯然,最後通牒的要求只是天方夜譚,根本就是試水溫。因此,在試過伊朗和土耳其的反應後,雖然沙地阿拉伯等國揚言實施新制裁,但並不會以武力解決問題。

在中東伊斯蘭世界中「三極」的局面基本形成。因為經此外交風波後,三強均露出了外交底牌,亦出現以勢力平衡的方式去阻止升級為武力衡突——這就是後ISIS時代中東的局面。

[adrotate group=”3″]

(原文刊於HK01,作者孫超群)

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弧立卡塔爾 是打擊恐怖主義 還是地緣政治競賽?

與哈瑪斯和解:阿拉伯世界的另一場「兄弟之戰」

一國戰變成多強立體角力舞台

揭開底牌的時刻──伊拉克庫德獨立公投,對現時中東大國關係的啟示

究竟是誰在大發「國難財」?──那些敘利亞戰中,忽然崛起的「暴發」們

中東政治的角力場上,「巴勒斯坦大和解」如何粉碎人民的建國夢?

反卡塔爾醞釀良久 中東斷交風波來龍去脈 一文看懂

Qatar diplomatic crisis – what you need to know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