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非洲

【Glocal獨家分析】日本開展新一輪非洲投資 目標長遠建立日資生態圈

非洲各國非常重視來自日本的投資,剛過去的TICAD 7有53個非洲國家派代表出席,其中42國更是派出首腦級代表與會,可見他們對日本投資為自己國家創造的長遠利益滿懷期待。橫濱會議亦宣布下一輪TICAD會議將定於2022年舉行,相信屆時將對非洲在地人材的培育作出階段性的檢討。

 

日本自2010年起經濟規模被中國超越,近年其在非洲的投資亦備受來自中國的挑戰。於是,在2019年8月底於橫濱舉行的「第七輪非洲開發會議」 (Tokyo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frican Development; TICAD 7)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未來三年將對非洲各國進行200億美元的民間投資。有關投資規模雖然比中國主導的小三倍,但它強調日本民間企業的主導性;連結「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政治主張,主旋律培育非洲在地人材,次之鼓勵日資企業迎合當地消費者研發新技術和產品,目標為非洲各國與日本經貿帶來長遠利益。“日本模式”目光長遠,主要是爲了讓日本私營企業在非洲創造共生共榮的土壤。

 

首先,日本對非洲各國的累計外國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已從2007年的39億美元,增至2016年的100億美元。2017年日本對非洲出口總值75億美元、進口83億美元,逆差8億美元。到非洲投資的日本企業數目則從2010年的520間,增加至2017年的796間,八年間的增長率為百分之五十三。怎麽讓日本企業能夠在非洲這塊最大的崛起中經濟體系中站穩陣腳,維持增長,就成爲了東京政府的最大課題。

安倍晉三早前在TICAD 7上表示會向非洲各國投資200億美元,藉此為非洲與日本帶來長遠利益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日本認為對非洲的投資模式可參考過往日本在亞洲開拓市場的經驗,以長遠建立日本企業和日語人才生態圈爲目標。這一方面,最重要的政策莫過於新提出的「安倍倡議3.0」(ABE Initiative 3.0),它針對非洲各國的人材培育提供支援,詳細政策包括通過到日留學與實習計劃,在未來六年培養出3,000名產業人材。實際上,日本中小企早已在越南和泰國等國家招聘並培訓當地的員工,出任管理職務,並取得相當成功。有別於傳統日企從本國調派管理階層,在地管理人材多曾留學或在日本短期工作、有通曉日語優勢;另一方面較了解和熟悉本土市場及其語言文化;更重要的是他們的薪資水平遠較日籍員工為低,對日資企業,尤其是資金規模較小的中小企而言極具吸引力。當然,此一發展與管理模式的主要短處會是成效延滯──培育在地人材往往需要三至五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但長遠來説,讓日本企業具備培育在地人才的經驗對於以後在非洲建立以日本企業和通曉日語人才為主幹的產業鏈有百利而無一害。

 

從產業角度分析,雖然日本的對非投資與中國等國家大體差別不大,種類與規模多取決於非洲本土的發展程度和與此相關的產業結構。除了開採鐵礦等金屬資源;能源供電交通之基建,農業商品化是日本企業的强項:除了提高農產品質量以供出口,藉此增加當地農民收入之外;日本企業同時利用獨有技術開發針對非洲市場的高質量產品,目標客戶群為當地新興的中產階級,打開新市場並搶佔份額。三洋食品株式會社(Sanyo Foods Co. Ltd)正結合尼日利亞的傳統食物與飲食習慣,開發迎合該國與撒哈拉以南非洲(Sub-Saharan)地區居民口味的即食麵食品。除此以外,非洲等發展中國家市場也為第一產業與資訊科技的有機結合,提供了良好的實驗場所。

超過50個非洲國家皆派出代表出席TICAD 7,可見不少非洲各國重視日本方面的投資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除了日資企業直接到非洲當地投資外,日本企業還通過收購在非洲有投資經驗的外國公司,令其非洲投資之路走得更順暢。上述三洋食品的非洲投資路徑,便是以收購新加坡食品公司Olam的即食麵與包裝食品業務來進行的。其它例子有三井物產(Mitsui & Co. Ltd)於去年三月收購阿聯酋迪拜公司ETG百分之三十股份。ETG本身從事種子、肥料及農產品事業,本身在非洲東部市場佔有巨大份額。

 

當然,日本目前的對非投資亦非面面俱圓,一來非洲幅員遼闊,非洲大陸面積逾3千萬平方公里,共有54個國家(外加西撒哈拉地區)、12.5億人口,二來,日本企業一定程度上由於在亞洲地區的成功經驗,他們在非洲的投資傾向亦較爲保守 。不但每個非洲國家的政經文化面貌也不盡相同,發展程度也不一。日本國家和企業傾向到南非、摩洛哥、埃及、肯尼亞、尼日利亞等數個發展程度較高的國家投資──其中日本百分之五十七的非洲進口便由南非的鐵礦和鉑壟斷,反而對開拓其餘四十多個國家的市場有所卻步。

 

非洲各國非常重視來自日本的投資,剛過去的TICAD 7有53個非洲國家派代表出席,其中42國更是派出首腦級代表與會,可見他們對日本投資為自己國家創造的長遠利益滿懷期待。橫濱會議亦宣布下一輪TICAD會議將定於2022年舉行,相信屆時將對非洲在地人材的培育作出階段性的檢討。

 

(作者洪明超)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日越合作:日本的東南亞佈局

從「脫亞入歐」到「由歐入亞」:日本的東南亞國策

「外國勢力」如何協助蘇丹國家重建

再思中非關係-讀Deborah Brautigam的《Will Africa Feed China?》

中國資金在非洲前路:從風災「伊代」談起

小國應如何自處?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