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環境保護 非洲

【Glocal獨家分析】專訪:莫三比克風災

貧窮國家面對天災時脆弱不堪,說到底是老生常談;然而隨着氣候變化日益嚴重,天災發生次數只會愈來愈頻繁,貧窮國家如莫三比克抗災的壓力亦會愈來愈大。因此,國際社會應對氣候變暖的同時,也應協助貧窮國家,尤其是經常受災的國家發展和建設各種防災設施,畢竟每次有災害才向他們提供緊急援助,終究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位於非洲東南部、鄰接南非的國家莫三比克,在今年3月中受到強烈颶風「伊代」(Idai)吹襲後,到4月下旬又受到另一個更威力更強的颶風肯尼斯(Kenneth)吹襲。40天內接連遭受兩個強烈颶風摧殘,莫三比克沿海地帶包括主要港口城市Beira、北部的Macomia和Mocimboa da Praia等地都遭受嚴重破壞,有報道甚至稱Beira九成地方都被夷平,全國罹難人數逾638人,至少40萬人流離失所,經濟損失以十億美元計。

 

災情慘重主因固然是由於颶風本身威力強大:伊代和肯尼斯的最高持續風速分別達到每小時195及215公里,與去年吹襲菲律賓、關島、華南地區造成廣泛嚴重破壞的「山竹」不相上下。然而更重要的原因,是莫三比克發展程度終究較低,缺乏足夠資源去防範和應付大型天災,漫長的災後重建復元就更加難以負擔。筆者的朋友Edna Simbine是莫三比克人,幸而她和家人居住之處並不接近受災地帶,因而安然無恙;不過她作為當地國民,對風災的破壊力,政府及海外組織的救援工作自當有深切感受。

莫三比克接連受到颶風「伊代」及肯尼斯吹襲,不少地方遭受嚴重破壞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的資料,莫三比克的國內生產總值在186個國家當中排名122位,是一個相當貧窮的國家,能夠調配使用的應災資源自然非常有限。莫三比克政府架構下設有一個「自然災害管理局」(Instituto Nacional de Gestão de Calamidades, INGC)以應對當地偶有發生的風災及其他天災。不過就如Simbine所說,INGC通常處理的是規模較小的災害,這兩次風災威力和規模都完全超出INGC的處理能力,因此海外支援對今次救災工作尤其重要:「(INGC)沒有辦法去防範(這兩次風災),而且今次的情況是通住災區的主要通路都堵塞了……(風災後)INGC主力協調救災工作,例如調配食物和其他必需品的供應,因為他們知道哪個地方受災最嚴重、有多少人受災等等。不過最終(救災資源)都需要依靠聯合國、世界銀行等的國際組織。這些國際組織與政府合作,(為災民)提供支援。」

 

在食物等應急物品供應方面,Simbine說今次有很多莫三比克國民自發組織起來,協助提供及運送這些應急物資到災區;不過說到一些重型設備,例如可直達災區的直升機船隻之類,還有就是各類的專業人士和技術人員,包括醫生等,莫三比克國內顯然缺乏這些資源,沒法不向國際社會求援。

 

災後重建的工作就更加艱鉅。Simbine有朋友居住在Beira,他們雖然沒有性命之虞,居所也足夠堅固能抵擋強風,但屋內的東西全都給狂風暴雨帶來的洪水沖毀了。Simbine說政府和國際組織的救助可以幫助他們紓解一時的困境,例如確保短期的食物、衣物、藥物供應等;但說到長遠的重建家園,缺乏資源的莫三比克政府能夠協助多少,是一個很大的問號:「也許政府和國際組織會提供一些支援,但我真的不清楚……這是很複雜的(問題),最終他們或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重建家園。」因此亦可以想像,那些比較貧困的,以及整個居所都被颶風夷平的災民們,復元就更加不知從何談起。

有報道指港口城市Beira有九成地方都被夷平,超過40萬人流離失所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今次莫三比克的災情反映了普遍較貧窮的國家面對日益嚴重和頻繁的氣候災害時是何等無力。舉例說,即使國家政府知道應該要建設更多更堅固的房屋,或者提高建築安全標準,但問題是一般國民根本無法負擔這些質量較好的居所。正如Simbine說:「莫三比克大部份的建築都是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你在馬布多(Maputo,該國首都)或是一些(富裕的)地方能夠看到簇新的建築,但那些建築對大部份人來說都過於昂貴。受災地區的人們居住環境不怎麼好,他們的房屋並不能抵擋強風和暴雨。」

 

更重要的是,一般收入不高的國民為了生計,根本無法搬離那些最容易受風災影響的地區。Simbine指出,莫三比克有一條2500公里長的海岸線,國內也有很多河流,這些都是最容易受到風災洪澇蹂躪的地區;奈何該國很多國民都是以漁農為生,因此必須住在接近水源的地方生活。「就算政府希望他們搬走,他們最終都是會回去。」Simbine如是說。

 

貧窮國家面對天災時脆弱不堪,說到底是老生常談;然而隨着氣候變化日益嚴重,天災發生次數只會愈來愈頻繁,貧窮國家如莫三比克抗災的壓力亦會愈來愈大。因此,國際社會應對氣候變暖的同時,也應協助貧窮國家,尤其是經常受災的國家發展和建設各種防災設施,畢竟每次有災害才向他們提供緊急援助,終究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作者曾維駿)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被遺忘的國度」?伊波拉疫情在剛果民主共和國

世界和平的新敵人—氣候變遷

歐洲天氣反常 全球治理舉步為艱

COP24: 民粹風强烈 碳排放不絕

歐盟的「危」與「機」-「能源大動脈」如何本同末異

美民主黨新星725萬億元的夢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