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政經 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Glocal獨家分析】委内瑞拉政變:這次不一樣嗎? 專訪社會企業家Gabriela Saade

「我認為我們需要三件事來實踐改革:1)國際組織提供財政支持,讓我們可以執行修復計畫。因為馬杜羅無能為力,國家實際上已經破產了,2)調和少數可能仍然支持馬杜羅的角色,我們需要每個人出力來重建我們的國家,3)高技能人才來填補改革後的職缺。」Saade 表示「我們已經準備好,願意為改革付出。」

 

2019年一月10日,尼古拉斯·馬杜羅再次當選委內瑞拉總統,大部分西方國家卻已拒絕承認他在職的合法性。自馬杜羅上任以來,委內瑞拉的GDP 已縮減過半,近年更是爆出近17%的GDP負成長,且2018年的通貨膨脹指數則高達80,000%。近90%的總人口生活貧困,民眾因糧食缺乏而營養不良,且許多醫院也因物資缺乏而被迫關門或無法供給病人所需的藥物。委內瑞拉的情況宛如人間煉獄,且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估,通膨只會逐年增加,2019年甚至可能達百分之一千萬。

然而,情況仍有出現好轉的可能性。 2019年一月24日,美國白宮宣布承認胡安·瓜伊多就任委內瑞拉臨時總統,而其他國家(包含歐盟內數國、日本、拉丁美洲數國)也陸陸續續跟著美國表態。自2014年經濟衰退以來,就有許多反對馬杜羅的公民運動和暴力抗議,但這次的反對黨的力量更大。

「這次不一樣,所有的關鍵角色都到齊了:國際社會、反對黨領導和公民社會都已經站出來抵制政府。現階段唯一缺席的關鍵角色是軍方。」社會企業家及2019達沃斯年度論壇的委內瑞拉專題座談會者 Gabriela Saade受訪時說道。除了本身是經濟研究員之外,她還協助創建了“Salud por Venezuela”的非營利組織,在委內瑞拉各地提供物資和醫療救援。她今年來到達沃斯以代表公民社會的立場表達自己的看法。「但我們有理由相信低階的從軍人員也對政府感到不滿。他們就像一般大眾依樣在受苦,且會因反抗政府而受到欺壓。但這些足以讓高階官員為支持馬杜羅付出更高的代價。」

藉由凍結可疑的海外資產、切斷與現任政府往來和調查貪污行為,國際社會給予反對黨的支持讓委內瑞拉又出現一絲希望,讓民眾可以收到援助。這次或許真的有機會終止馬杜羅帶來的惡夢。然而,在殘酷的國際政經角力場,勢孤力弱的委内瑞拉能堅持不倒向中美俄等强權多久?

美國及不少西方國家早前承認胡安·瓜伊多就任委內瑞拉臨時總統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委內瑞拉的兩個總統

馬杜羅曾任前總統烏戈·查維茲的左右手和在任副總統。在查維茲2013三月病逝後,委內瑞拉就依憲法舉行總統選舉。而同年四月,馬杜羅就以50.8%支持率選上總統,險勝對手恩里克·卡普利萊斯·拉東斯基的49.0%。即使拉東斯基認為能決定勝負的投票結果再未經過審核的46%投票,最後也承認投票結果。

就算有前總統查維茲的祝福,馬杜羅的繼位仍是充滿爭議性,也因此2014年油價暴跌時,委內瑞拉的經濟問題也暴露了馬杜羅政府的不周全,而演變成了更大的政治危機。2015年十二月,反對馬杜羅的選舉聯盟民主團結圓桌會議(MUD)獲得全國代表大會的絕對多數,並企圖呼籲重新選舉,但未成功。一般決策偏好統一社會主義黨(PSUV)的最高法院則接著對十二月的全國代表大會選舉提出疑慮,試圖藉此掌控立法權,但在國際社會壓力下撤銷計畫。2017年七月,馬杜羅展開第二次反擊,以憲法第348條組織「國民制憲議會」(NCA)。NCA主要代表都是馬杜羅的支持者。雖然該議會名義上的使命是整修憲法,但NCA卻干涉全國代表大會的責任,直接掌控部分立法權。PSUV也因此多次被指控濫用權力使國家民主敗壞。

2018年二月,反對派與馬杜羅談判失敗,於是馬杜羅單方面宣佈五月將進行選舉。雖然馬杜羅在五月選舉中獲勝,投票率卻低於以往,也因此許多國家卻不願意承認馬杜羅的執政權。因為委內瑞拉的總統一職在選舉後仍被許多國家認定為「空缺」,瓜伊多以憲法第233條,宣布以民選出的全國代表大會主席的身份暫時成為「代理總統」。而先前不願承認馬杜羅執政權的國家也選擇承認瓜伊多為唯一合法的執政者,使馬杜羅的政府無法和其他國家有經濟往來。

「達沃斯是討論經濟的地方,但這次不一樣。我以委內瑞拉社會公民的代表參加是個榮耀和重責,我可以感受到各地人民的合作與團結。」Saade說道,並解釋高峰會讓許多外交官有機會發言支持瓜伊多。「這是以往達沃斯不常見的事。」

馬杜羅任內發生的經濟問題暴露了政府的不周全,同時引發了巨大的政治危機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委內瑞拉的新未來

雖然瓜伊多以受許多西方國家認可,但還有中國和俄羅斯兩大強權支持馬杜羅。俄羅斯不但反對美國在聯合國提出的決議案,甚至提出另一套草案,倡導委內瑞拉的自主權,並向聯合國表示對美國可能會做出的軍事行動。草案最後以支持率不足,未能進入投票。美國在安全理事會的盟國(法國、英國、比利時和德國)雖然支持美國的決議案,但也以調和決議案中用語表現對美國可能做出的軍事行動暗示不支持。

「一切都取決於美國和其盟友的侵略性」馬杜羅在接受西班牙電視節目Salvados時表示。他甚至說到如果有必要,他甚至不怕讓越南戰爭在拉美重新上演。「我們要求他人不要介入我國內政。我們有保衛國家的決心。」

如果特朗普政府以軍事行動協助瓜伊多,美國的高科技武器和訓練有素的部隊可以在短時間內打敗馬杜羅的軍隊。然而,軍事行動只可能是麻煩的開端,以此形式上任的新政府也難以獲得國際上的認可,畢竟至今仍有超過50個國家仍支持馬杜羅。以美國干涉拉美政策的歷史來說,軍事行動甚至有可能會削弱民間社會對瓜伊多的支持,造成民兵反抗和幫派活動更活躍,進一步使缺發軍隊的新政府重建委內瑞拉更困難。因此,美國最好與其他西方國家共進退,在國際社會中的支持和提供新貸款將會是更有效的協助方式。

對於這點Saade也有提到,雖然委內瑞拉需要國際社會關注,但這並不代表需要其他國家干涉委內瑞拉的內政。「有趣的是,在這全球化的世界中,我們仍將『外界合作與關注』視為『外界干涉』。我們不需要干涉。我們要的只有三件事:ㄧ) 結束獨裁權利、二)建立合適的過渡政府、三)自由選舉」Saade在達沃斯清楚表明美國政府的支持並不屬於干涉,而是與其他希望委內瑞拉情況改善的國家一樣,協助追蹤腐敗與政府的違法行為。「任何國際制裁都有很大的幫助。美國也和其他國家一樣單純提供人道援助資金。我們已籌集了一億美金的援助金。」

僅管更耗時甚至可能更多人會因營養不良和疾病失去性命,和平協議仍是最好的解決方案。而關鍵因素則是瓜伊多是否能與馬杜羅背後的金錢靠山協調。暫且不論政治意圖,中國和俄羅斯都在委內瑞拉投入了大量的資金。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委內瑞拉仍未償還中國約200億美金債務,委內瑞拉也還欠俄羅斯政府和國家石油公司約60億美金的債務。兩個國家也對全球最大的原油儲備虎視眈眈,希望可以藉由現有債務便宜購入油田或進口原油。

對此,瓜伊多曾表示對與他們協談有把握,認為長期而言,馬杜羅對商業成長不利。然而,到目前為止,關於瓜伊多與中國政府談判的消息很少,中國也宣布並未與瓜伊多談盼,任何此類消息均為假新聞。瓜伊多也曾表示上任後也將會履行對俄羅斯的義務,但也曾為提到將如何重整債務或赴約方式。

雖然國際社會的支持已對委內瑞拉的情況有幫助,事後的發展仍有許多不確定因素。若要使馬杜羅受壓,反對黨必須與長期支持委內瑞拉的中國和俄羅斯協調,且軍方是否願意支持馬杜羅也是未來的關鍵問題。如果成功建立新政府,國家重建也會是一大挑戰。

「我認為我們需要三件事來實踐改革:1)國際組織提供財政支持,讓我們可以執行修復計畫。因為馬杜羅無能為力,國家實際上已經破產了,2)調和少數可能仍然支持馬杜羅的角色,我們需要每個人出力來重建我們的國家,3)高技能人才來填補改革後的職缺。」Saade 表示「我們已經準備好,願意為改革付出。」

 

(作者黃璟荃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美國出兵 中東悲劇將翻版

為何委內瑞拉經濟一再崩潰?

下一個失敗國家:委內瑞拉,來自群眾抗爭的體制考驗

土庫曼將成為下一個委內瑞拉嗎?

哥斯大黎加的民主化契機:沒有軍隊的國家

墨西哥的「民粹鐵三角」?從大獨裁者到民粹政黨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