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選舉脈絡

【Glocal獨家分析】土耳其伊斯坦堡選舉兩連敗 埃爾多安尷尬難堪

政治一天也嫌長,如今說埃爾多安必定失去總統寶座也為時尚早,但可以肯定的是,由正義與發展黨陣營正式承認在伊斯坦堡選舉落敗的一剎那開始,埃爾多安勢必長期寢食不安。

 

伊斯坦堡市長選舉一向是土耳其地區選舉的重中之重。現任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2017年便曾明言︰「若然我們失伊斯坦堡,我們將會失去土耳其」。然而,他帶領的正義與發展黨(AKP)雖然成功推翻今年3月的敗選結果,但其候選人代表前總理耶爾德勒姆(Binali Yildirim)於6月23日的重選中再一次敗給反對黨共和人民黨(Republican People’s Party)代表伊馬姆奧盧(Ekrem Imamoğlu)。雖然埃爾多安目前仍能保持對國會的控制,但是次選舉結果是執政黨近廿年來最大幅度的一次落敗,甚有可能為埃爾多安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機。

埃爾多安的黨友耶爾德勒姆最終還是敗給共和人民黨的代表伊馬姆奧盧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經濟政策乏成效 政治抹黑打壓徒添反感

其實,今年之前,正義與發展黨已雄霸伊斯坦堡市長席位長達25年。今年3月,其伊斯坦堡市長選舉候選人代表耶爾德勒姆敗陣固然而回,但他與勝出的伊馬姆奧盧只有約1.3萬的得票差距,加上在埃爾多安的領導下,正義與發展黨不僅壟斷了國內主要媒體的曝光機會,而且能夠對選民的個人資料瞭如指掌(註一)。所以,縱然選前民調顯示伊馬姆奧盧的民意一直領先,但他再次勝出選舉仍存暗湧。

 

不過,埃爾多安執意推翻3月份的合法選舉結果,無疑是一場政治豪賭。明眼人也能看得出,埃爾多安此舉是輸打贏要。誠然,經過超過一個月的施壓,埃爾多安能夠推翻大選結果,但6月份的重新大選亦變相成為了伊斯坦堡選民是否願意對埃爾多安領導全國的投下信心一票的變相公投。伊馬姆奧盧亦可利用政治壓迫受害者的身分吸納更多選民的支持。結果,在6月23日的重新大選中,伊馬姆奧盧的得票拋離耶爾德勒姆80多萬票,這可謂是重重地掌摑了埃爾多安。

 

平情而論,相對於埃爾多安和耶爾德勒姆,伊馬姆奧盧的大型選舉經驗明顯不足,但他的競選政綱一直致力集中改善伊斯坦堡居民的福址,則顯得十分明智,這甚至一度惹來蹄下敗將耶爾德勒姆的模仿。反之,正義與發展黨在重新大選前夕故態復萌抹黑伊馬姆奧盧是希臘人、以及與外國勢力庫爾德工人黨勾結等(註二)。凡此種種,皆徒添伊斯坦堡選民的反感。

 

更甚的是,土耳其的經濟實況與官方媒體宣傳的落差極為明顯,這令民眾更為質疑官方媒體的可信性。據《華爾街日報》今年5月23日的短評,土耳其官方公佈的4月份通脹率為19.5%,但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應用經濟學教授Steve H. Hanke認為相關的通脹率已接近35%。此外,土耳其央行的利率高達24%,國內失業率逾百分之二十,這均是土耳其經濟蕭條的明確指標。值得一提的是,伊斯坦堡是中產人士和知識分子聚居之地,他們自當比一般民眾更敏銳地察覺到埃爾多安的經濟政策問題叢生,加上他們或早已對埃爾多安近年的獨裁統治心懷不滿,所以在今年內連續兩次透過選舉表明心跡。

埃爾多安曾明言︰「若然我們失伊斯坦堡,我們將會失去土耳其」,今次選舉結果或會鼓舞更多反對派抗議埃爾多安獨裁治國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失經濟重地樁腳 埃爾多安勢危

埃爾多安為求翻盤而無所不用其極,無非反映出他真心認為「誰贏得伊斯坦堡,誰就贏得土耳其」。事實上,伊斯坦堡正正是埃爾多安的家鄉和成名之地(註三),如今他卻在當地滑鐵盧,他擔心伊馬姆奧盧能夠挑戰他的總統寶座實屬正常不過的事。另外,伊斯坦堡是土耳其的經濟重地,市政預算資金相對其他土耳其城市充裕,埃爾多安過往一直以市政規劃作為酬謝商界親信的手段(註四),但今後他不但無法再故技重施,他的黨友亦有可能被翻出在伊斯坦堡貪腐的證據。此外,經歷嚴重的選舉失利後,正義與發展黨有可能面臨內部分裂。還有,伊馬姆奧盧勝出大選為反對打了一支強心針。《時代雜誌》專欄作家伊恩·布蘭默(Ian Bremmer)便撰文分析指,是次選舉結果可能鼓舞了反對派在伊斯坦堡走上街頭抗議埃爾多安獨裁治國,這股風氣甚或會蔓延至土耳其其他主要城市(註五)。這些潛在影響對埃爾多安來說不折是沉重的打撃。

 

政治一天也嫌長,如今說埃爾多安必定失去總統寶座也為時尚早,但可以肯定的是,由正義與發展黨陣營正式承認在伊斯坦堡選舉落敗的一剎那開始,埃爾多安勢必長期寢食不安。

 

註釋:

註一、二:Schenkkan, Nate. 2019. “What Istanbul’s New Mayoral Elections Mean for Turkey’s Future,” Foreign Affairs, 21 Jun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turkey/2019-06-21/what-istanbuls-new-mayoral-elections-mean-turkeys-future?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_posts&utm_campaign=fb_daily_soc&fbclid=IwAR2xqldXtFdQpHRRxLQgBrNr7DndQ3rqrGeNF5fevk9grLPu7o_ynW68muY

註三、四:Barkey, Henri J. 2019. “Erdogan Just Committed Political Suicide,” The National Interest, 10 May, retrieved from: https://foreignpolicy.com/2019/05/10/erdogan-just-committed-political-suicide-istanbul/?fbclid=IwAR2BJkvSTPf662p_ex0NcYR_0v1v7i-DNTbTA889fCi1ZGalbDWtVkF5L2g

註五:Bremmer, Ian. 2019. “Istanbul’s rebuke of Erdogan shows that democracy lives,” TIME, Asian Edition, Vol. 194, No. 2, p. 19.

 

(作者楊庭輝、李子維,楊庭輝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兼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副研究員、李子維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學士)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為甚麼埃爾多安的伊斯蘭化政策會失敗?

埃爾多安「帝國夢」撞上鐵牆

美土關係惡化的背後:埃爾多安構建新型土美關係?

記土耳其政變一周年:在群眾的歡呼聲中冒起 埃爾多安的獨裁之路

土耳其的「核心價值」:伊斯蘭化的本質與未來(下篇)

土耳其的「核心價值」:伊斯蘭化的本質與未來(上篇)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