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東盟

【Glocal獨家分析】佐科維多多:印尼經濟的希望

即使佐科維多多的治國方略深受支持,但雅加達卻明顯知道自己依然極易受到國際大環境影響。例如星展銀行曾發文表示,在2020年的預算交付後不久,印尼當局卻不忘強調來自外部的不穩定因素(如需求減弱、貿易戰升級)將可能影響預測,就反映了印尼政府內部對國家的經濟增長預測未有十足把握。但無論如何,佐科維多多仍是印尼未來經濟增長得以保持的最大希望。

 

自2000年至今,印尼的GDP每年錄得平均5.28%增長,成績比不少新興市場更好。無獨有偶,在金磚國家中較表現遜色的巴西,其近代歷史,以至今天的經濟結構都和印尼十分相似,兩者有不少可比之處。

 

歷史上,巴西和印尼都經歷過威權管治、經濟自由化後不久就遇上挫折等階段。巴西在瓦爾加斯(Vargas)執政時,推行Import Substitution Industrialization (ISI)政策,實施高關稅、外匯管制等手段,只為了保障國內城市工人階級的利益,從而鞏固該政權的政治基礎。印尼則在蘇卡諾治下大搞裙帶式經濟,幾乎所有經濟活動都是圍繞著軍隊、蘇卡諾本人及其親信,民不聊生。二人的經濟政策雖然不盡相同,但客觀結果卻同樣是外資近乎絕跡、經濟發展不平均/全面。因此,繼承二人的政權都不約而同地轉投自由經濟的懷抱。六十年代中期,瓦爾加斯政權在軍事政變中倒台,巴西進入右翼軍事獨裁時代。雖然政治上仍然專制,但軍方深知ISI並非長遠的治國良方,因此著手開放市場,之後一段時間,巴西更一度被視為從農業社會過渡至工業社會的理想模式,直至在七十年代遇上石油危機、經濟急轉直下,將此幻想徹底打破。印尼方面,繼承蘇卡諾的蘇哈托則重用了一批留學美國、特別是來自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學者(他們也因此被稱為Berkeley Mafia)來重建國家經濟,希望大舉吸引歐美資金,藉此發展國內的石油和礦物資源,但九十年代發生的亞洲金融風暴將一切推倒,蘇哈托亦因此下台。到了今天,兩國的領導人均是經由民主程序產生、經濟結構亦十分相似,例如擁有越兩億人口、經常貿易赤字、國有企業在國家經濟中扮演重要角色、仰賴重要物品出口等等。然而在印尼一帆風順之際,巴西卻連續數年入衰退,到底原因為何?

佐科維多多採納了擴張性財政政策並大舉投資基建,令國家競爭力大大改善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的學者認為,兩國得到不一樣的結局,與它們採取了完全相反的財政政策有關:緊縮性財政政策為巴西所採納;擴張性財政政策則為印尼所採納。巴西的緊縮性財政政策選擇向社會福利下手、節省開支,結果惹來民怨、引發社會和政局動蕩,未見其利先見其害。反觀印尼,雖然擴張性財政政策的風險較高,但雅加達將資金用於改善國家競爭力,如改善基建,為國內外喜見。現任總統佐科維多多正是箇中高手。於今年3月正式通車的印尼國內第一條地鐵,正是佐科維多多成為總統前、仍是雅加達首長時落實的計劃;他在2014年出任總統後,印尼又建設了來往雅加達國際機場與市中心的鐵路;如今更提出搬遷首都的大計,未來與基建相關的項目將會陸續有來。

 

印尼的另一優勢是龐大的穆斯林人口,這同樣被佐科維多多加以利用。金融業是現時高端經濟體的重要一環,但新加坡在東南亞區內的地位畢竟十分穩固,難以被取代,故仍在發展中的伊斯蘭金融就成了印尼在東南亞金融產業佔一席位的機會。雖然馬來西亞已在約十年前開始發展伊斯蘭金融,但伊斯蘭金融相關產品眾多、而且尚未成熟(如在印尼,當地監察組織Financial Service Authority (OJK)在2016年的調查發現,只有不足七成印尼人明白/熟悉伊斯蘭金融相關產品),所以仍然存在大量發展潛力。佐科維多多因此看準機會,在2017年設立委員會,在國內外推廣伊斯蘭金融,希望藉著穆斯林人口基數的優勢,與馬來西亞爭一日長短。

佐科維多多於上屆總統大選成功擊敗對手蘇比安托,不少人曾擔心他會重蹈尤多約諾的覆轍,最終他的政治基礎似乎相當穩健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然而,佐科維多多得以在2019年4月印尼總統大選以高於對手蘇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約11%支持度成功擊敗對手、開展第二任期,某程度上是喜出望外的結果。因為有了前總統尤多約諾在支持度下滑時採取保護主義、資源國家主義政策的前科,曾經令不少人對佐科維多多有所保留,深怕他會為了爭取連任而重蹈尤多約諾的覆轍。但事後孔明來說,佐科維多多的政治基礎似乎比想像中穩健,而且手段高明。

 

即使佐科維多多的治國方略深受支持,但雅加達卻明顯知道自己依然極易受到國際大環境影響。例如星展銀行曾發文表示,在2020年的預算交付後不久,印尼當局卻不忘強調來自外部的不穩定因素(如需求減弱、貿易戰升級)將可能影響預測,就反映了印尼政府內部對國家的經濟增長預測未有十足把握。但無論如何,佐科維多多仍是印尼未來經濟增長得以保持的最大希望。

 

(作者朱啓政)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印尼難遏刀耕火種 東南亞「霾」怨日深

東南亞勞動力外流因應方式

2019年的東南亞烈火莫息還是風雨不止

「發展主義」的瓶頸?東南亞國家建立社會保障制度的挑戰

小國應如何自處?

中國投資東南亞需注意反彈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