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非洲

【Glocal獨家分析】「外國勢力」如何協助蘇丹國家重建

當然,蘇丹成功向「國家重建」踏出第一步,靠的自然不單單是「外國勢力」,更重要的是民眾質素。如在《半島電視台》的報導中,就有示威者表示,「雖然不太願意達加洛(Mohamed Hamdan Dagalo,負責武力清場的指揮官,又被稱為Hemeti)參與作爲新政府的一份子,但其掌管的『快速應變部隊』基本上控制了全國,很難將其排除在外」。可見,最終,成熟的公民社會才是蘇丹長遠真正的希望。

 

自從去年12月開始,蘇丹的反政府示威就一直持續。然而情況卻在6月3日急轉直下,由軍方主導的過渡政府,突然決定武力清場、開槍鎮壓示威者,過程中除了造成過百人死傷,更發生了軍方以強姦婦女為常規鎮壓手段等令人髮指的行為,令國際社會嘩然。不過,在獲得了少有的鄰國以及區域勢力介入下,蘇丹政局有了戲劇性的轉機。雖然發展需時,但是有了國際社會的監管和各國在當地利益的雙重保障,蘇丹的公民社會以及民主制度似乎終於獲得了合適的土壤。

 

去年蘇丹發生經濟危機,時任總統巴希爾 (Omar al-Bashir) 削減糧食和燃料資助以解燃眉之急,不料惹來群眾反彈,全國不少地方爆發示威,訴求更逐步演變成要推翻獨裁政府、建立民主制度。到了今年4月,時任國防部長奧夫 (Awad Mohamed Ahmed Ibn Auf) 決定發動政變,將在位近三十年的巴希爾趕下台,並成立「過渡軍事委員會」(Transitional Military Council, TMC)。由於軍方希望「快刀斬亂麻」,以便包裝「推翻獨裁者(巴希爾)」為政績,保障和鞏固軍方自身利益,所以想在9個月之內舉行大選;但民眾則認為不能,軍方需要還政於民,先建立民選政府。而民衆所要求的舉行大選限期頗爲寬鬆,只需要在三年內舉行即可。但是結果卻是雙方談判破裂,軍方決定武力清場,造成慘劇。

軍方主導的過渡政府於6月3日展開武力清場,造成過百死傷並引來鄰國關注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然而就在七月五日,事態突然出現了轉機,雙方達成協議,表示願意攜手重建「後巴希爾年代」的過渡政府。根據協議,軍方和平民將會輪流主理代替TMC的「主權委員會」(sovereign council)。雙方在此委員會中各佔五席,餘下的一個席位則由經雙方認可的人選出任。「主欋委員會」將會運作約三年,頭21個月將會由軍方主導,接下來的18個月就會交由平民負責,之後就會正式舉行大選。另外,由各反對派組成的大聯盟Forces for Freedom and Change (FFC),據報將會負責籌組由部長組成的內閣。當委員會和內閣相繼成立後,就會設立立法會。與此同時,當局亦會開啟調查,檢視之前發生的暴力事件,全國逐步邁向「國家重建」。

 

事實上,「外國勢力」在蘇丹「國家重建」的計劃有極大角色。首先是非洲聯盟,以及其總部所在地埃塞俄比亞。在發生武力清場後,非洲聯盟一方面宣布暫停蘇丹的會藉,另一方面派調解員聯同埃塞俄比亞首相Abiy Ahmed積極斡旋,希望雙方能返回談判桌。埃塞俄比亞更主動提交有關改革過渡政府的建議書,只是不被TMC接納。後來埃塞俄比亞和非盟於上月底(6月27日),再次共同提交建議書,TMC態度就開始軟化,並以「恰當(suitable)」來形容該建議書。眼見蘇丹軍方有意釋出善意,以建立一個「融洽、繁榮、和平的非洲」為宗旨的非盟自然十分樂意協助,例如在為了確保協議而設立由律師組成的委員會,就有來自非盟的法官參與其中。

軍方和平民突然達成協議,雙方將會輪流主理「主權委員會」,踏出「國家重建」的第一步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除了非盟和埃塞俄比亞,蘇丹軍方亦有通過主動邀請其他國家表達意見。早前,他們就與加拿大説客 (lobbyist) 公司Dickens & Madson Inc. 簽下價值六百萬美元的合約,授權該公司代表TMC與美國、沙特、俄羅斯等國家進行交涉。TMC此舉背後意圖十分明確,就是確保蘇丹之後的發展,而這正是這些潛在金主樂見的。以美國為例,雖然美國已經解除了對蘇丹的制裁,但由於蘇丹仍在美國的「資助恐怖主義」名單之上,美國資金始終未能無後顧之憂地進入當地。如果能經過第三方,理順這些國家的利益,然後蘇丹政府進行相關改革,除了保證軍方自己有政績可作宣傳,也確保不會被國際社會遺棄,更免去了之後被人指摘是某大國代理人而受牽連的藉口。

 

當然,蘇丹成功向「國家重建」踏出第一步,靠的自然不單單是「外國勢力」,更重要的是民眾質素。如在《半島電視台》的報導中,就有示威者表示,「雖然不太願意達加洛(Mohamed Hamdan Dagalo,負責武力清場的指揮官,又被稱為Hemeti)參與作爲新政府的一份子,但其掌管的『快速應變部隊』基本上控制了全國,很難將其排除在外」。可見,最終,成熟的公民社會才是蘇丹長遠真正的希望。

 

(作者朱啓政)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中,土,朝的北非滑鐵盧:蘇丹政變

吉布提與中美的地緣政治博弈

中國移民在非洲:中國軟實力的暗礁?

辛巴威政變之後:穆加貝的盟友中國該如何應對?

假如非洲國家大規模退出ICC……

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是種帝國殖民的手法嗎?從一個歷史的觀點

難關重重的一帶一路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