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香港01特約】《俄羅斯「向東轉」》中美以外,大國政治有第三條路線嗎?

縱觀來說,俄羅斯嘗試從經濟方向與不少亞洲國家建立關係,以配合自身發展遠東地區的鴻圖大計,例如參與韓國的「新北方政策」、力爭其領導的歐亞盟(EEU)與多國(越南,新加坡)簽訂自貿協議等等,但俄羅斯心有餘而力不足,多以失敗告終,皆因俄國經濟實力及投資環境未如理想,連對亞太國家來說較重份量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也無緣加入。就算俄羅斯向東北亞國家推銷在自身具有優勢的能源經濟上合作,很多時都礙於區域政治因素而未能成功。

 

近年談大國政治,多數人首先會聯想到中美角力。作為曾經國際關係兩強之一的俄羅斯(蘇聯),在鎂光燈下似乎顯得失色,而坊間亦很少著作,讓我們去了解在這時代背景下的「歐亞大國」。最近出版的《俄羅斯「向東轉」:東亞新勢力?》,正好填補此一板塊空缺,作者王家豪和羅金義詳盡書寫了俄羅斯的外交思維,讓我們在中美兩強對立之外,認識國際政治可能出現的「第三條路線」。

 

《俄羅斯「向東轉」》主要書寫俄羅斯對東亞地區的大戰略觀,以及與亞洲多個重要國家的外交關係。我們最常聽到「向東轉」這論調,就是在2014 年俄羅斯因為烏克蘭危機被歐美國家制裁、與西方關係急轉直下之際。然而,當時並非俄羅斯大戰略觀調整之始。雖然俄羅斯的政經重心一直側重歐洲,但作為一個版圖橫跨歐亞兩大洲的大國,戰略上不得不與多個亞洲國家打交道。所以,俄羅斯一直重視亞洲,「向東轉」並非新鮮的外交平衡操作。

 

既然「向東轉」不是新事物,那麼有何特別?此書精彩之處,是在美國近十年「亞太再平衡」及放棄過往對華「接觸政策」的背景下,分析了俄羅斯的「向東轉」政策有何新意義和局限。

 

俄美「聯合抗中」,是否現實之談?

全書分為七大章節,以俄羅斯的東亞政策為主軸,然後以每個東亞國家或地區(中國、大中華、東北亞、東南亞、印太)為題,條理分明,層層遞進,詮釋俄羅斯對待不同對手的外交套路。

 

東亞政策章節一開始提到,俄羅斯的地緣認同如何深深影響其意識形態。過往俄羅斯擁抱具排他性的「非歐非亞」心態看待自我身份認同,自視屬於有別於東西方的歐亞(Eurasia)世界,但時移世易,特別是現任總統普京上台之後,地緣認同上出現了根本性轉變,轉而擁抱「亦歐亦亞」、具包容性質的「新歐亞主義」,其意識形態影響延伸至外交政策上。「在歐洲我們是韃靼人,而在亞洲我們是歐洲人」─作者引用俄國大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名言,精闢地帶出現代俄羅斯的外交舉措,變得講求務實和靈活,彈性成為俄羅斯對外政策的主要特徵。

 

作者在開首討論俄美在東亞地區的關係。隨着中國崛起,坊間不乏「俄美聯合抗中」的聲音,到底是言之有理,抑或是無稽之談?

 

對俄羅斯來說,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已超越自己,作為傳統大國,真的甘願接受這一新時代格局嗎?另一邊廂,俄羅斯願意犧牲跟中國的友好關係,與美國聯手制衡這正在冒起的全球霸主?對美國來說,在應付中國上俄羅斯又有多少價值呢?即使美俄在亞太地區的利益衝突然似乎不算多,惟雙方的意識形態分野會否成為合作的絆腳石?在這方面,作者引領讀者思考三國在博弈上需要處理的問題。

 

作者在開首討論俄美在東亞地區的關係。隨着中國崛起,坊間不乏「俄美聯合抗中」的聲音,到底是言之有理,抑或是無稽之談?(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中俄情同手足,還是同床異夢?

俄羅斯最大的鄰居兼「盟友」,非中國莫屬。中國和俄羅斯在多項國際議題上同聲同氣,每當面對西方國家的挑戰與批評,同樣譴責西方「借人權民主自由去干涉其他國家內政」。俄中外交不像西方國家有意識形態的傳統包袱,雙方關係以國家利益為重。然而,俄中相處真的如此順利嗎?兩國官媒經常強調彼此關係情同兄弟,坊間亦經常借題發揮,戲謔俄羅斯是中國的「俄爸」,但這些論調似乎過於簡化中俄關係的本質。

 

作者在著作中舉出多項事例,證明中俄合作由過往的「權謀之合」,逐漸轉化為更深入的戰略互信關係。例如,中國透過「一帶一路」倡議,與屬俄羅斯勢力範圍的中亞國家加深經濟合作,但中國沒太大干涉地區的軍事領域,這反映雙方有一定程度的戰略契合。此外,即使俄中在眾多事情的立場未盡一致,例如在南海爭端上俄羅斯為堅守「向東轉」戰略而表現得模稜兩可,但兩國少有公開批評對方,且盡力緩和彼此憂慮。作者亦指出俄羅斯與中國保持一定距離,無意與之達成軍事聯盟,以保持外交靈活性。但是,此相處模式並不是沒有風險的。伴隨俄中國力日益不對等,俄羅斯在經濟發展上比起過往更依賴中國,這會否影響莫斯科在東亞外交上的彈性?

 

俄羅斯的東亞外交策略,對中國關係之分析乃屬主流,但鮮有文章提及俄羅斯如何看待大中華其他地區(香港和台灣),而《俄羅斯「向東轉」》能夠補足這方面的資料。由於內容比較切身,這部份較吸引台港兩地的讀者。

 

過往俄羅斯與台灣及香港的交流看似不多,但也有迹可尋。特別的是,作者追溯冷戰甚至更早時期的雙邊關係,印證彼此曾經有些有趣的互動。比如說,冷戰時期歷經中蘇交惡及中美建交,驅使本來反蘇共的台灣如何與蘇聯互伸橄欖枝。在台俄關係上,這種現實政治超越意識形態的外交思維延續至今。毋庸置疑,俄羅斯在「一中政策」上與中國站在同一陣線,視台灣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但當談到武統台灣或台海衝突,並不一定符合莫斯科的利益。

 

作為局外人,俄羅斯並不希望捲入中美代理人戰爭。中國亦心知俄羅斯不欲參與其中,可是如前所說,未來俄羅斯會否因日益靠攏中國而被迫在此議題上與中國為伍?對此,作者就俄羅斯對台灣問題作出不少深入討論。另一方面,作者亦以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作為了解俄港關係的切入點,深入淺出地解釋香港對俄羅斯的價值所在。

 

作為局外人,俄羅斯並不希望捲入中美代理人戰爭。(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立體、全面分析國家互動

誠然,俄羅斯東亞政策的對象是亞洲,不單純是「向中國轉」。在本書的第四至第六章,作者讓讀者走出了大國政治及雙邊外交的框架,詳解俄羅斯與東北亞(日本、朝鮮、韓國、蒙古)、東南亞(東盟、新加坡、越南)及印太(澳洲、印度)的多邊外交。外交乃國與國之間的雙向行為,這些章節除了書寫俄羅斯如何跟這些國家打交道之外,亦反過來全面探討他們怎樣看待對俄關係。

 

縱觀來說,俄羅斯嘗試從經濟方向與不少亞洲國家建立關係,以配合自身發展遠東地區的鴻圖大計,例如參與韓國的「新北方政策」、力爭其領導的歐亞盟(EEU)與多國(越南,新加坡)簽訂自貿協議等等,但俄羅斯心有餘而力不足,多以失敗告終,皆因俄國經濟實力及投資環境未如理想,連對亞太國家來說較重份量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也無緣加入。就算俄羅斯向東北亞國家推銷在自身具有優勢的能源經濟上合作,很多時都礙於區域政治因素而未能成功。

 

另外,歸納作者討論俄羅斯「向東轉」的最大障礙之一,就是不少亞洲國家對俄羅斯的期望出現落差。日本希望俄羅斯「向東轉」能夠減輕俄中聯手對付日本的風險;韓國希望利用俄羅斯牽制日本和中國;與俄擁有傳統友誼的越南和印度,也希望莫斯科繼續制衡宿敵中國。此外,莫斯科亦可看準東南亞國家不欲在中美角力上選邊站的心態,乘勢與他們建立友好關係。可是,俄中關係日漸昇華,這些亞洲國家利用俄國「軟制衡」中國的宏願,恐怕要落空。

 

左右逢源,還是左支右絀?

此書帶出了一個核心問題供讀者思考─俄羅斯的東亞政策是左右逢源,還是左支右絀?一方面,俄羅斯面對中美鷸蚌相爭的局面時,對自身模棱兩可的態度十分自豪,樂於坐山觀虎鬥,自以為有左右逢源的外交空間;另一方面,不少東亞國家對俄羅斯欠缺信心,視其「向東轉」不過是「向中國轉」,令俄羅斯的多邊外交事業一事無成。

 

作者提醒,新冠疫情後美中關係急促惡化,使莫斯科在東亞周旋的空間更加狹小。若俄羅斯不警惕與中國之間的距離,在可見將來真的能創立「新不結盟運動」,擔當平衡中美兩國的「第三勢力」嗎?讀畢此書,相信讀者能夠透過認識俄羅斯與東亞各國或地區之間的互動,理解以上的核心問題。

 

(原文刊於香港01,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中國的盟友在哪?

美重返伊朗核協議利弊參半

拜登新政府下的亞太策略布局

美式制裁收效不似預期:委內瑞拉和伊朗案例分析

美式制裁離不開美國利益優先

世紀疫情牽動伊朗內政外交

 

The Glocal 和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學者合作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https://liker.land/glocal_hk/civic
如有垂詢,歡迎FB私信或電郵至editor@theglocalhk.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