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選舉脈絡

【蘋果日報特約】Trump or Biden,That’s not the Question

事實上,有不少網民表明拜登從政40多年來並無出色的政績,因此不是對華政策強硬的推手。無疑拜登也許並沒有為世界留下深刻印象,但一個政客可以留在美國政壇40多年,拜登的特點就是善用在上者留下的權力及遺產,善於將既有制度的功效最大化。因此略帶諷刺的是,拜登也許是將特朗普留下的外交遺產昇華及發揮到極致的最佳人選。

 

隨著美國各大媒體預計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將獲得足夠的選舉人票,在來年1月20日入主白宮,多國領袖均向拜登致賀,而拜登也開始籌組他的執政團隊。當中最為港人關注的,自然是拜登上台後的中美關係走向,特別是選前有關其兒子亨特.拜登與中國及俄羅斯過從甚密,網民也戲謔拜登為「China Joe」,港台兩地擔心中美關係會有根本改變,甚至重回奧巴馬年代的「Chimerica」的情況。然而,在討論選後中美關係之先,筆者有責任指出三點︰

 

第一,美國總統選舉尚未完全結束,畢竟最後的關鍵投票是12月14日的選舉人投票,而針對總統選舉的司法程序是否在12月8日前完成也是未知之數,因此白宮最終主人屬誰仍有一定懸念;

 

第二,即使特朗普當選,他未來4年的政策是否與過去4年一脈相承,在媒體之間甚少討論,但事實上早前Politico放風,指現時負責處理中國事務的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rk Pottinger)將會離任,而國務卿龐貝奧也可能多留任一年至一年半左右,這些專責處理中國事務的官員離開對外交政策的影響,其實不下於總統寶座易手 – 筆者甚至認為是更為重要的改變;

 

第三,美國外交政策不止繫於總統本身,特別是中美關係這項敏感議題,除主事的白宮官員外,參議院及眾議院的多數黨誰屬,國會山莊對整體問題的取態也是關鍵。事實上,不少在中美關係相當具爭議的法案,例如《台灣關係法》、《香港政策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等,假如沒有參眾兩院的高度配合,法案過程不會如此順利,而特朗普也沒法以「否決權」的方式介入上述法案。其實,特朗普對國會在外交政策的角色一直有微言。而因為篇幅所限,本文先以拜登上台為切入點 – 畢竟他帶來的「變數」較多。假如特朗普真的連任,至少在首1年的改變不會太明顯,相關分析也暫按下不表。

假如拜登上台,也許美國對華的「極限單邊施壓」政策或會寫上句號,但取而代之的卻是「多邊協調施壓」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簡而言之,筆者認為假如拜登上台,也許美國對華的「極限單邊施壓」政策或會寫上句號,但取而代之的卻是「多邊協調施壓」。而「協調施壓」的成效,將取決於兩個範疇︰一是新的白宮團隊如何平衡分裂的參眾兩院;二是美國如何分享國際關係權力與各國,協調彼此的對華政策面向。

 

儘管按現時得票數字,儘管拜登將有望成為最高票數當選的總統,但從實際表現而言,拜登以及所屬的民主黨在這次選舉並沒有明顯的優勢︰在普選票的比例上沒有拉開明顯的差距(2008年奧巴馬在普選票的優勢是超過7%),在投資甚多的參議院選舉沒有翻盤,而在眾議院選舉更流失部分議席。美國《華盛頓郵報》的報導指,在選舉結束後,民主黨內的保守派及進步派互相攻戈,保守派不滿進步派打著社會民主主義旗號,令共和黨將民主黨污名化為社會主義者;進步派則指中間派向中產及近郊選民靠攏,失去了進步派支持者及有色人種的票源,更指有進步派向民主黨內部「進言」,挑戰配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的地位,以及要求拜登委任更多進步派成員如沃倫(Elizabeth Warren)甚至桑德斯(Bernie Sanders)入閣,但上述兩人獲得共和黨甚至民主黨保守派支持的機不大。另一方面,共和黨也不希望前朝奧巴馬政策完全重新回歸,例如早前被視為國務卿大熱的前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在共和黨維持參議院多數議席後獲通過任命的機會大減。假如拜登真的要團結民主共和兩黨,其主要官員任命,以及主要政策方針很難完全脫離共和黨及民主黨的主流路線。而宏觀眾多政策當中,對華政策的取態相信是其中一項拜登可交易同時凝聚共識的籌碼。因此,要拜登完全脫離現時由特朗普定下的對華施壓原則,似乎並不切合現時未來國會及白宮的權力結構。

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雖打破美國作為國際領袖的神台,卻令歐洲、加拿大、澳洲諸國變得實事求是,開始更多以國家及區域的根本利益出發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對外而言,拜登的「多邊協調施壓」成效自然與其盟友的關係有關。畢竟4年的「特朗普震撼教育」表明,美國在眾多盟友眼中不再可靠,不論是對華盛頓及對北京的政策均要重新調整,不再視美國西方社會的盟主,同時也了解到昔日的「交流政策」(engagement policy)對華不再有效。因此,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雖打破美國作為國際領袖的神台,卻令歐洲、加拿大、澳洲諸國變得實事求是,開始更多以國家及區域的根本利益出發。因此,假如這些國家決定對華政策強硬起來,而美國決定在背後更多以合作誘導的方式「整合」各盟友的對華政策及相互合作,這樣的外交格局對北京而言是福是禍,實未可料。

 

事實上,有不少網民表明拜登從政40多年來並無出色的政績,因此不是對華政策強硬的推手。無疑拜登也許並沒有為世界留下深刻印象,但一個政客可以留在美國政壇40多年,拜登的特點就是善用在上者留下的權力及遺產,善於將既有制度的功效最大化。因此略帶諷刺的是,拜登也許是將特朗普留下的外交遺產昇華及發揮到極致的最佳人選。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作者陳偉信,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秘書長)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做個高質侵粉——簡述美國外交精英的中國政策意識形態對撞

Pax Americana 的終結:特朗普單邊主義功過

特朗普連任將如何威脅全球安全

如何改變國際線的無力感

特朗普配得上諾貝爾和平獎嗎?中東局勢和庫爾德族對香港的啟示

民粹煉獄之路是全球化離地精英鋪成的:未來十年做「左膠」還是「右膠」 好?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