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蘋果日報特約】放眼世界,特朗普很右嗎?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國在國力和制度完善上,與阿根廷和委內瑞拉差距甚遠,縱使特朗普有民粹作風,國會、法院、反對黨以至共和黨本身也有重重制衡,限制了特朗普劍走偏鋒的空間。因此,下次當你定義特朗普是「極右法西斯」之前,試想想亞非拉的例子,你會更豁然開朗。

 

特朗普僅僅擔任了四年美國總統,其管治作風及影響力,外界以「特朗普主義」一詞來形容,令人想起上世紀80年代的「列根經濟學」和「戴卓爾主義」。特朗普在任內經常被批評作風專橫,煽動民粹及種族主義情緒,以及高舉帶有保護主義色彩的美國優先政策,令美國失信於國際社會,自絕於國際合作框架。

 

特朗普獲得美國基層白人選民支持,甚至得到部份國會議員力挺,其影響力使筆者想起二戰後的阿根廷總統貝隆(Juan Domingo Perón),同樣獲得阿根廷基層民眾和後繼的政治人物支持。特朗普主義和貝隆主義同樣是很多人眼中的民粹象徵,兩人均有漂亮的太太,後者更因荷李活電影《貝隆夫人》多了幾分浪漫色彩。與其說特朗普是美國民粹的始作俑者,倒不如說他只是坐了美國民粹的順風車才登上總統寶座;相反,貝隆在1943年的政變後晉身權力核心,透過與工會組織結盟,奠定其群眾基礎和以基層利益出發的政經政策。

 

特朗普僅僅擔任了四年美國總統,其管治作風及影響力,外界以「特朗普主義」一詞來形容,令人想起上世紀80年代的「列根經濟學」和「戴卓爾主義」。(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把握反建制情緒乘勢而起

 

美國自由派痛狠特朗普撕裂美國社會,挑動族群矛盾及情緒,同時破壞美國在世界的道德高地,損害美國外交利益。無可否認,特朗普的言論以及內政外交政策,均非常不符合美國社會對總統的印象,但指摘他一手造成美國分化,或許有點言過其實。美國白人勞工基層、保守派白人和主流政治出現大的利益和意識形態上的矛盾,早在克林頓執政時已出現。奧巴馬當選總統,更是象徵美國自由派的黃金年代。以全民醫療保健為目標的「奧巴馬醫改」在2009-2010民主黨全面執政期間成為法律,而奧巴馬執政期間也力推早在2001年有草案版本的《追夢者法》,但因為被共和黨成功拉布而無疾而終。此時,因全球化而經濟地位受損的美國基層,以及無法接受價值觀趨向LGBT化的保守民眾,陸續集結起來形成又名「茶黨」的共和黨極端/保守派別,造就特朗普上位的土壤。假如要說特朗普損害美國外交利益,相對中肯地說是他嘗試修正美國在二戰後以自由主義霸權(Liberal Hegemony)立於世界的路線,這固然偏離數十年來的美國外交方向,但美國近年在國際的道德力量和影響力有所不及,卻是不爭事實。

 

貝隆為人熟悉是因為他的鎖國政策,加上無條件地偏重基層利益,養成了一般民眾對政府政策的過份但不現實的期望,令整個阿根廷的政治及經濟嚴重失衡。因此,貝隆即使下台後,往後一眾「貝隆主義者」繼任人因懼怕失去民眾支持,均不敢過份偏離貝隆年代執政的方向,結果引致2001年底至2002年初爆發債務違約,到近年才重新進入國際債務市場。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逝世後,繼任的馬杜羅同樣無法擺脫「查韋斯主義」路線,令現時的委內瑞拉陷入萬劫不復的狀態。在貝隆和查韋斯面前,特朗普的民粹只是小巫見大巫。

 

貝隆即使下台後,往後一眾「貝隆主義者」繼任人因懼怕失去民眾支持,均不敢過份偏離貝隆年代執政的方向。(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國在國力和制度完善上,與阿根廷和委內瑞拉差距甚遠,縱使特朗普有民粹作風,國會、法院、反對黨以至共和黨本身也有重重制衡,限制了特朗普劍走偏鋒的空間。因此,下次當你定義特朗普是「極右法西斯」之前,試想想亞非拉的例子,你會更豁然開朗。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作者郭耀斌)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拜登新政府下的亞太策略布局

拜登內閣:美國不反共了嗎

美式制裁收效不似預期:委內瑞拉和伊朗案例分析

進步派危機感激增 拜登乘勢箍女性票

美式制裁離不開美國利益優先

拜登當選,中國贏了嗎?從美俄關係演變看中美未來四年

 

The Glocal 和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學者合作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https://liker.land/glocal_hk/civic
如有垂詢,歡迎FB私信或電郵至editor@theglocalhk.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