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蘋果日報特約】拜登當選,中國贏了嗎?從美俄關係演變看中美未來四年

回到香港,有別於網絡輿情,根據英國民調機構YouGov的數據顯示,香港人其實希望拜登當選(42%)稍微多於支持特朗普連任(36%)。弔詭的是,香港人認為特朗普或拜登當選都是對香港弊多於利,這是其他亞太國家未曾出現過的情況,也許正反映政治無力感瀰漫我城。美國大選過後,國際線人士自然會奉行現實政治,向拜登政府繼續推動香港的議程,而背後支撐他們的理應是團結一致的香港人。

 

自美國主流媒體宣布拜登當選後,不少香港人感到悲觀失望,憂慮華府對華、對港政策會出現重大轉變。在競選期間特朗普大打「中國牌」,強調任內對華態度強硬,並且攻擊拜登父子與中資關係密切,甚至揚言:「如果拜登當選,中國就贏了」。這不禁令人聯想到四年前希拉里曾指控特朗普為「普京的傀儡」,皆因當時特氏不譴責俄羅斯黑客入侵、並公開讚揚普京。然而,實際上過去四年美國與俄羅斯關係究竟又是如何?透過回顧被指「親俄」的特朗普上屆當選後美俄關係的發展,我們也許能反思被傳媒指「親中」的拜登勝選對中美關係帶來甚麼影響。

 

四年前,特朗普曾表示會與普京和睦相處,而且希望改善美俄關係。撇除「通俄門」的指控,特朗普推動美俄關係正常化充滿戰略智慧,藉以抗衡中國崛起。不過在特朗普任內,實際上美國與俄羅斯不但未修復關係,其實美俄之間關係甚至可以説是惡化至「歷史最低點」。在過去四年間,美國政府通過《美國敵對國家制裁法案》制裁向俄國購買武器的國家、對俄管治菁英和寡頭商人施加制裁、並驅逐60名俄外交官。此外,特朗普政府批准向烏克蘭出售具殺傷力武器、對連接德俄兩國的「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項目實施制裁、在波蘭增加駐軍人數和建立永久軍事基地,全都招致克里姆林宮的不滿。在國際層面上,美國宣佈單方面退出《中程導彈條約》,而且對延長明年二月到期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猶豫不決,隨時會把俄羅斯捲入新一輪軍備競賽。

四年前,特朗普曾表示會與普京和睦相處,但實際上美國與俄羅斯不但未修復關係,兩國之間的關係甚至可以説是惡化至「歷史最低點」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特朗普政府未與俄羅斯改善關係,除了受制於國內政局發展外,也牽涉到結構性因素。上月初普京坦言,對俄羅斯強硬已經成為美國兩黨的共識,導致美俄關係未能正常化。特朗普上任之初,曾嘗試撤回奧巴馬政府對俄羅斯實施的制裁,但招致國會內強烈不滿。數個月後,美國國會通過法案限制總統撤銷對俄羅斯制裁前,必須先獲得國會的批准。在美國國內,參眾兩院議員強硬對待俄羅斯不乏民意基礎。根據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調顯示,去年八成三民主黨人與六成一共和黨人視俄羅斯為敵人或嚴重問題。此外,多年來俄羅斯與美國尋求重建關係不果,正揭示兩國存在結構性矛盾。儘管美國成為冷戰的勝利者,但俄羅斯從不自視為冷戰的輸家(戈爾巴喬夫主動結束冷戰),而是與西方平等合作的夥伴、前蘇聯地區的霸主美俄對後冷戰世界秩序有不同理解,加上北約東擴和「顏色革命」,導致兩國關係難以逆轉。

 

雖然特朗普無法兌現美俄和解的承諾,但其「美國優先」政策削弱美國的全球地位和跨大西洋聯盟的團結,故此外界解讀為俄羅斯傾向支持特朗普連任。然而,克里姆林宮對美國大選其實不是鐵板一塊,而且實際上也未必有心儀的總統人選。卡內基莫斯科中心客座研究員Tatiana Stanovaya曾撰文梳理俄羅斯菁英對特朗普的四種觀點,包括他是(一)「我們的人」—為美俄關係帶來突破;(二)「孤立主義者」—減少干預俄羅斯的勢力範圍;(三)「不可預測的人」—對全球社會構成潛在威脅;(四)「對俄羅斯最強硬的人」—理順俄國強力部門的鎮壓手段。由此可見,儘管拜登承諾對俄羅斯採取強硬立場,但其領導的政府卻有望使美國外交重拾可預測性及恢復常態,未必比特朗普更容易對付。誠如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所言,不論是特朗普或拜登當選總統,美俄關係短期內難有重大改變,俄羅斯只能務實地與美國新屆政府找尋合作空間。

儘管美國憲法賦予總統處理外交事務的權力,但美國對華政策實際上必然受到國內政治及結構性因素的影響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上文帶來兩點啟示:首先,儘管美國憲法賦予總統處理外交事務的權力,但美國對華政策實際上必然受到國內政治(兩黨反華共識)及結構性因素(戰略競爭對手)的影響。其次,中國領導層之間未必對心儀的美國總統人選存在共識。對於中國而言,拜登執政意味着長遠戰略挑戰,而特朗普政府則帶來短期外交衝擊。由此,「拜登贏,中國贏」恐怕是過於武斷、簡化的陳述,香港人何須對前景感到悲觀消極?

 

回到香港,有別於網絡輿情,根據英國民調機構YouGov的數據顯示,香港人其實希望拜登當選(42%)稍微多於支持特朗普連任(36%)。弔詭的是,香港人認為特朗普或拜登當選都是對香港弊多於利,這是其他亞太國家未曾出現過的情況,也許正反映政治無力感瀰漫我城。美國大選過後,國際線人士自然會奉行現實政治,向拜登政府繼續推動香港的議程,而背後支撐他們的理應是團結一致的香港人。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作者王家豪)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Trump or Biden,That’s not the Question

做個高質侵粉——簡述美國外交精英的中國政策意識形態對撞

Pax Americana 的終結:特朗普單邊主義功過

特朗普連任將如何威脅全球安全

如何改變國際線的無力感

特朗普配得上諾貝爾和平獎嗎?中東局勢和庫爾德族對香港的啟示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