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蘋果日報特約】國際怪談:中亞要靠一帶一路發大財?

專制政權之所以屹立不倒,並不單靠「內循環」,而是全球化下不同利益持份者互相影響下造成的局面——問題不單單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而是整個全球經貿結構與現實政治的需求而已。腐敗的體制不可能一朝一夕改變,但近朱者赤,馬基維利一點去看,如果利之所致就足以讓這些國家拜倒的話,要反向操作,也未必不可行吧?

 

過往一些毫不起眼的國家 —— 例如中亞斯坦五國,若不是近年中國提倡「一帶一路」戰略的關係,根本不會有華文媒體報道他們的動向。雖然現時公眾對他們的認識還是尚淺,但也逐漸受大眾認知。他們的訊息很多都與「一帶一路」有關,正面的,有某些官方宣傳吹捧在這類國家的發展機遇;負面的,就是中亞國家如何陷入中國的重債陷阱、以及如何借中國貸款的基建項目貪污腐敗等等。

 

基於這點,大眾對中亞的認知,很多時只局限在中國提出「一帶一路」戰略之後。給予人的迷思,是只有中國才願意跟這群看似毫無戰略價值、與國際社會脫節的國家經濟合作;另一方面,中亞獨裁政權們只靠中國「一帶一路」撒幣的契機,貪污發大財。

 

然而這些都只是刻板印象。事實是,在中國推出「一帶一路」戰略以前,這些中亞國家早就十分融入國際體制。伴隨著蘇聯解體,他們走向獨立,由共產主義過渡資本主義,逐漸改革開放,擁抱全球化。可是,當權者選擇地開放市場及推行私有化,用人唯親,壟斷利益。他們受惠於全球化結構,利用不受監管的跨國網絡洗黑錢,購買海外物業,隱藏掠奪回來的民脂。諷刺是,跨國企業甚至其他國家出於商業及戰略利益,助紂為虐。國家獨立後數十年間,他們選擇「裙帶資本主義」的發展模式,因融入主流國際體制而成為暴發戶。

拉赫蒙家族的親信曾開設離岸空殼公司謀取暴利,當中更有跨國企業同流合污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adrotate group=”3″]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Alexander Cooley 在《Dictators Without Borders》一書中指出,在中國「一帶一路」新秩序以前,中亞專制政權已靠後蘇聯時期的自由資本主義體制,擴大其生存空間。中亞國家當權者們早已對國際遊戲規則駕輕就熟,除了常常濫用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輯令追捕海外政敵之外,更熟用國際金融制度從事非法生意,匿藏黑錢,鞏固寡頭利益。

 

其一典型事例,就是塔吉克總統拉赫蒙家族親信利用離岸公司虧空國庫。2000 年代,他們在BVI設立離岸空殼公司 CDH,負責為他們擁有的塔吉克鋁業公司(Talco)進行海外貿易結算。Talco 則從挪威海德鲁公司(Norsk Hydro)獲取冶鋁原材料氧化鋁,再名義上轉交給 CDH 冶鋁,最後把鋁以市場價格賣回給 Talco,而 Talco 則以賤價賣給海德鲁公司。那麼 Talco的錢從何來?當然由塔吉克人民的稅收埋單。過程中,大部分盈利去了總統圈子的私人離岸公司手上。由此看出,專制政權不但善用資本主義秩序實現「盜賊政治」,借此謀取暴利,更有跨國企業助他們一臂之力,同流合污。

 

吉爾吉斯補充戰機燃料合約醜聞一案,更打破了主流認為中亞受國際社會忽略的迷思。2001 年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中亞因毗鄰阿富汗,使其戰略價值大升。當時美國租用吉國馬納斯空軍基地,為北約作軍事後勤補給。其中,同樣被革命推翻的前總統阿卡耶夫以及巴基耶夫家族,在沒有招標下,均透過由外國友好中介人控制的直布羅陀離岸空殼公司,間接從美國國防後勤局取得利潤可觀的補充戰機燃料合約。2010年巴基耶夫倒台後,醜聞終東窗事發,新政府質疑美國接受利用該合約賄賂前兩屆總統。因此,獨裁者不但吃戰爭的人血饅頭,「外國勢力」更因戰略利益,為他們的非法尋租行為背書。

美國於2001年出兵阿富汗並租用吉爾吉斯的空軍基地作後勤補給,前總統巴基耶夫家族在沒有招標的情況下,獲得利潤可觀的補充戰機燃料合約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adrotate group=”3″]

雖然以上冰山一角打破了此前提及的迷思,但無可否認,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延續了中亞現時的情況,而且更變本加厲。

根據德國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的報告,中國多以表面上不帶任何條件、卻以借貸國家資產做抵押的方式,貸款給「一帶一路」國家作基建項目融資,重點是過程缺乏監管,極不透明,容易讓涉事者貪污,因此這模式深受中亞貪腐國家歡迎。

 

吉國首都發電廠事故是近年被揭發的最大貪污案。2013年,中國進出口銀行向吉國貸款,給予中資公司特變電工(TBEA)用作翻新首都發電廠的項目。然而,發電廠於2017年竣工後,不到一年便故障,吉國當局隨後展開調查。調查過程中,前發電廠負責人指項目超過9成必要材料和設備都是以超高價採購,又涉及豆腐渣工程。另外,反對該項目的吉國前議員受《Eurasinet》記者訪問時,透露「涉事吉國官員及發電廠高層曾被特變電工邀請到香港,受該公司款待,住五星級酒店,接受厚禮等等」。最後,大部分涉事官員都被政府清算,例如前總理伊薩科夫因接受中國賄賂被判入獄。

 

專制政權之所以屹立不倒,並不單靠「內循環」,而是全球化下不同利益持份者互相影響下造成的局面——問題不單單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而是整個全球經貿結構與現實政治的需求而已。腐敗的體制不可能一朝一夕改變,但近朱者赤,馬基維利一點去看,如果利之所致就足以讓這些國家拜倒的話,要反向操作,也未必不可行吧?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武肺大蕭條的「一帶一路」大破財:中國願意債務減免嗎?

”主權擔保債務“:帶路國家頭上的金剛箍

從中亞孔子學院看中國「軟實力」外交

俄羅斯疫情持續,如何打擊塔吉克和吉爾吉斯經濟?

塔吉克:被「一帶一路」綁架的內陸小國,有機會翻轉「中亞最窮」的命運嗎?

哈薩克輕軌工程胎死腹中 —— 「一帶一路」本質與哈薩克的盤算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