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蘋果日報特約】內塔尼亞胡空襲加沙保權力

內塔尼亞胡本身貪污醜聞纏身,是次空襲行動有助他獲得政治力量,重新凝聚猶太民族主義政黨支持,試圖擺脫超過兩年以來的政治僵局,同一時間務求主導美國拜登政府的中東外交方向,不會削弱他治下的以色列地位。巴勒斯坦人或是以色列人的性命,不過棋子而已。

 

由以色列警方武力鎮壓聲援被逼遷巴勒斯坦人的示威開始,到變成以色列軍方與哈馬斯互相開火、各不相讓,以巴衝突再度成為世界的焦點。繼2014年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再次以不對稱的武力,空襲控制加沙的哈馬斯,不但場面令人見慣不怪,而且今次也很容易觀察到以色列一方,為何不惜在敏感日子首先挑起猶太人與阿拉伯人積存已久的衝突矛盾。

 

內塔尼亞胡本身貪污醜聞纏身,是次空襲行動有助他獲得政治力量,重新凝聚猶太民族主義政黨支持,試圖擺脫超過兩年以來的政治僵局,同一時間務求主導美國拜登政府的中東外交方向,不會削弱他治下的以色列地位。巴勒斯坦人或是以色列人的性命,不過棋子而已。

 

自2018年年底開始,以色列陷入了「選舉-組閣失敗/短命內閣-選舉-組閣失敗/短命內閣」的無盡循環,一方面是內塔尼亞胡的貪污醜聞令他成為越來越多政敵的攻擊目標,導致利庫德(Likud)與其他政黨組執政聯盟的難度不斷增加,另一方面利庫德近年不斷右傾,養大了眾多小型猶太民族主義政黨,引致以色列政壇碎片化。從2019年至今,以色列已舉行了四次國會選舉(2019年4月、2019年9月、2020年3月、2021年3月),內塔尼亞胡為首的利庫德與國防部長甘茨(Benny Gantz)為首藍白聯盟(Kahol Lavan),在2020年3月至2021年3月透過政權互換協議組成過聯合政府,兩人各做兩年總理並首先由內塔尼亞胡出任,未幾聯合政府的財政預算案在2020年12月不獲國會表決通過,觸發國會須按法例再次解散重選。

 

利庫德在選舉後雖然輕鬆再次成為最大黨,但其他政黨組成反內塔尼亞胡聯盟之心更堅決,誓要阻止內塔尼亞胡再連任,導致他今次未能在優先組閣的限期內完成組閣。反內塔尼亞胡聯盟本身以中間派的未來黨(Yesh Atid)、猶太民族主義政黨新右翼(Yamina)與伊斯蘭主義的聯合阿拉伯名單(Ra’am)為主,隨着以色列內部的猶阿衝突及以軍與哈馬斯戰事爆發,且短期內沒有平息迹象,聯合阿拉伯名單黨魁阿巴斯(Mansour Abbas)率先暫停參與組閣談判,新右翼黨魁貝納特(Naftali Bennett)更表明再考慮與利庫德組閣。由於猶阿衝突氣氛濃烈,這個政治立場南轅北轍的反內塔尼亞胡聯盟談判破裂機會甚大,觸發再次大選,為內塔尼亞胡贏得時間和空間,重整下一次組閣談判籌碼。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簡易測試拜登中東立場

 

另一方面,美國總統拜登早前表示有意再次與伊朗重新談判核協議,令外界關注他會否維持美國一貫親以色列的態度,特別是如何看待前任總統特朗普促成的《亞伯拉罕協議》。結果,以軍一輪的空襲行動後,拜登重申「以色列有權自衞」,表達了他無意改變立場。拜登的言論引發民主黨進步派的不滿情緒,但由於親以色列是美國長久以來的跨黨派核心利益,拜登未有偏離路線實是普遍預計之內。

 

再者,只要確保美國對以色列的立場不變,內塔尼亞胡便繼續有空間操弄包括擴建猶太殖民區、收緊阿拉伯裔民眾或巴勒斯坦人權利等親猶太民族主義者的政策,以鞏固政治基礎,延續執政及運用權力阻延針對他的貪污調查。

 

至於以色列內政的結構性問題?其實早已不在內塔尼亞胡考慮之列了。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作者郭耀斌)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美國出兵、撤軍俱陷兩難

伊朗擁核幾成定局

美重返伊朗核協議利弊參半

美式制裁收效不似預期:委內瑞拉和伊朗案例分析

美式制裁離不開美國利益優先

自顧不睱 伊朗暫擱報復美國與以色列行動

 

The Glocal 和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學者合作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https://liker.land/glocal_hk/civic
如有垂詢,歡迎FB私信或電郵至editor@theglocalhk.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