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東亞 歐盟

【蘋果日報特約】中國又贏?歐中全面投資協議的另一層解讀

由於協議文本最後須得到歐洲議會這個對人權、自由及民主價值外交異常執著的歐盟立法機關通過,假如協議最終觸礁責任也不在己方,甚至可成為下一輪談判討價還價的籌碼。因此,再多的媒體反對及美國壓力也換不來協議告吹,而歐盟在這個美國政權交接期成功換來一份歐中協議,也直接向美國及世界表明,歐盟的「戰略自主」可不是說了就算。

 

在去年的最後數天,外交界傳來一則震撼消息︰中國與歐盟將於日內完成有關歐中全面投資協議(Comprehensive Agreement in Investment,下稱歐中協議)的談判,並於12月30日宣佈兩大經濟體達成共識,只待雙方將協議細節落實並按各自的憲制程序通過協議文本,「預計」可在2022年正式實施協議內容。

 

這個消息一出,再加上去年11月中國與14個亞洲及大洋洲國家簽訂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國際媒體將這兩項消息並列並視為中國外交在2020年獲得最後勝利。另一方面,歐盟與中國在劍拔弩張的中美關係背景(以及香港問題)下達成投資協議,令不少資深政客、國家領袖、以及社交媒體輿論批評歐盟再一次出賣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分裂西方社會共同對抗中國崛起的本錢。特別是歐盟在中歐全面投資協議通過之先,曾發表名為《歐盟 – 美國應對全球變革新議程》的外交政策文件,表示希望重建跨大西洋關係以回應近年中國崛起對西方的影響,上述協議的落實似乎是向昨天的我摑了一記耳光。而被提名為新國家安全顧問的蘇利文在協議通過前借社交媒體向歐盟發話,表示希望與歐盟共同探討未來應對中國經濟政策,最後卻換來歐中協議落實作回答,也被視為未來歐美關係的一道裂痕。

 

這樣「非黑即白」的冷戰思維,以及要求絕對無暇的「政治潔癖」,在過去數年成為社交媒體的常態 – 事實上筆者可預期閱畢這篇文章的讀者留言也會為文章定調為「藍」、「膠」、「蛋頭學者」,但假如將上述的「絕對標準」放諸四海,美國與中國簽訂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被中國「杯葛」龍蝦及煤炭進口的澳洲,以及港人至愛的日本及韓國,與中國簽訂RCEP,以上述的「絕對政治潔癖」也可視為「出賣民主自由價值」的外交行為。事實上,不論使用中方數字還是美方數字,過去4年美中貿易逆差儘管每月有升有跌,但整體數字仍高於2016年特朗普上任之前。而假如特朗普針對個別中國企業施加的行政命令是應對中國商業威脅的「有所作為」,歐盟各國針對中國投資同樣設下不同的限制,歐洲執委會去年6月提出規範外國國有或國家資助企業進入歐洲立共同市場的政策白皮書,甚至成功令北京接受將有關勞工權益及公開國有企業資訊的條款納入歐中協議之內,卻沒有得到本地傳統及新興媒體同等重視。其實說穿了,本地社會只懂從英美世界的角度思考,卻從不重視歐洲大陸如何應對國際環境轉變。

 

本地社會只懂從英美世界的角度思考,卻從不重視歐洲大陸如何應對國際環境轉變。(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不能拒絕的提案︰歐盟才是最大贏家

 

在進入「歐洲思考領域」之前,筆者有責任指出歐中協議的本質幾乎是一個「不能拒絕的提案」(an offer cannot refuse)。首先,有別於早前提到的貿易協議,歐中協議本質上是一項涉及市場進入及公平投資環境的投資協議,內容包括有關不同產業的進入條件、禁止強迫技術轉移、公開政府補貼的情況,以及就可持續發展及勞工權益作出承諾 – 這些都是歐盟國家以及歐洲在華商會多年來一直希望爭取的「公平競爭環境」。由於在相關的領域歐洲共同市場早已超前於中國,因此整體而言其實是中國「單方面」向歐盟打開市場,而歐盟方面最爭議的部分 – 有關開放能源市場 – 也不過是局限於再生能源層面,並沒有中國企業一直希望進入核能產業。而從外交界得到的消息,相關的談判之所以如此迅速,原因是中方在最後數輪談判對歐盟提出的要求幾乎全盤接受,談判順利程度甚至令歐盟官員有點喜出望外,因此才成功趕及2020年的尾班車,為德國作為歐盟理事會(Council of the EU)輪任主席國劃上一個完美句號。

 

而從歐洲官僚的立場,歐中協議是後里斯本改革後在歐盟層面最重要的框架投資協議,本質上是用於整合現時歐盟26個國家(愛爾蘭除外)與中國簽訂的雙邊投資協議。自里斯本改革後,歐洲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獲得代表歐盟成員國共同談判及處理投資協議的權力,而歐中協議也有別於一般的投資協議,主要針對市場進入及公平競爭環境,反而將雙邊投資協議常見的投資保障機制及爭議仲裁制度暫時擱置,並希望在落實歐中協議的兩年後完成相關談判。這樣的嘗試一方面回應歐盟成員國及商界對歐洲執委會的質疑,認為他們過分的理想主義令歐洲在華投資及貿易一直捉襟見肘,欠缺實質的政策支援以讓歐洲企業可與美國企業在華市場競爭,同時令北京進一步開放市場;另一方面將全面投資協議定位為涉及市場進入與公平競爭,變相減少歐盟成員國介入投資協議的風險(因假如涉及「投資者 – 國家仲裁機制」有機會須要所有成員國國家一致通過才能成事),從而進一步強化歐洲執委會對歐洲經濟及商業投資的話語權及影響力。因此,歐洲執委會自然也樂見歐中協議可以順利落實,畢竟這將成為日後歐洲執委會與其他國家 – 例如美國 – 談判的官僚先例。

 

歐洲執委會自然也樂見歐中協議可以順利落實。(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最後,從歐洲主要領袖立場出發,即使是在談判完成前波蘭分別表明不希望協議如此倉促落實,法國強調假如北京沒有就勞工權益問題作充分承諾,結果協議還是得到27個國家的祝福。事實上,一份歐中協調可以令中國在國家補貼、可持續發展、勞力權益等多年爭議不休的領域作出承諾,甚至有機會成為協議文本的一部分,對他們而言對各自選民及國際社會早已有所交待,也是他們多年爭取以「布魯塞爾模式」– 即通過單一市場的吸引力換取其他國家接受歐盟的單向法規,將中國企業及經濟外交納入歐盟可有效控制範圍之內,直接壓縮了其他對華鴿派的成員國自行脫軌的外交空間。而由於協議文本最後須得到歐洲議會這個對人權、自由及民主價值外交異常執著的歐盟立法機關通過,假如協議最終觸礁責任也不在己方,甚至可成為下一輪談判討價還價的籌碼。因此,再多的媒體反對及美國壓力也換不來協議告吹,而歐盟在這個美國政權交接期成功換來一份歐中協議,也直接向美國及世界表明,歐盟的「戰略自主」可不是說了就算。如此看來,歐盟才是這次歐中協議的最大贏家,而這樣的政治計算,不就是「英美式」國際政治的常態 – 沒有永恆的敵友,只有永恆的利益?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作者陳偉信)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默克爾退休:德國初選前哨戰

默克爾之後…德國未來領導人的「中國微分手」難題

「系統性對手」的真意:中歐關係基礎已不再 歐盟待價而沽

爲什麽歐盟尚未乘美國制裁之機向北京施壓?

歐盟進入“大重建”時代

拜登時代的美歐關係將何去何從?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