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東亞

【蘋果日報特約】世界太複雜,做KOL太容易

一次美國大選,不但暴露了香港「意見領袖」們對於現代國際政經的理解極其過時和薄弱,無法為大眾提供養份;更甚者,這些KOL帶起的風氣亦令真正有養份的資訊和內容提供者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訴諸煽動性的字詞和標題去尋求觀眾。「左膠」、「瀨共」等字詞組成的低級文字垃圾堆和建立在此地基之上,冷戰思維和西方末流陰謀論雜交而成的國際運作邏輯,和全球政經以經濟鏈和地緣政治利益鏈為基礎的運作機制,根本風馬牛不相及。有這樣和全球運作機制相悖的速食資訊提供者,香港人的「國際視野」,所謂的國際線,又可從何而來?

 

一次美國大選,不但暴露了香港「意見領袖」們對於現代國際政經的理解極其過時和薄弱,無法為大眾提供養份;更甚者,這些KOL帶起的風氣亦令真正有養份的資訊和內容提供者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訴諸煽動性的字詞和標題去尋求觀眾。「左膠」、「瀨共」等字詞組成的低級文字垃圾堆和建立在此地基之上,冷戰思維和西方末流陰謀論雜交而成的國際運作邏輯,和全球政經以經濟鏈和地緣政治利益鏈為基礎的運作機制,根本風馬牛不相及。有這樣和全球運作機制相悖的速食資訊提供者,香港人的「國際視野」,所謂的國際線,又可從何而來?

 

本能地為某種政治取態站台,由一方利益出發去理解並解構國際局勢,本來並無問題。今日充斥社交媒體的,卻明顯是為了彌補背景知識不足,而以無法證偽且毫無根據的陰謀論去進行替代論述的劣品。用一個不那麼抽象的形容,就是現代國際間的衝突並非壁壘分明的象棋,而是多個玩家合縱連橫的圍棋。現代國際局勢,一個政府要定義何謂國家利益,除了領地、領空、領海等所謂地緣政治利益以外,還有貿易、貨幣以及跨國企業鏈此三個系統之間的互動需要考慮。

現代國際局勢,一個政府要定義何謂國家利益,除了領地、領空、領海等所謂地緣政治利益以外,還有貿易、貨幣以及跨國企業鏈此三個系統之間的互動需要考慮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左右膠」的幻覺與現實

 

不談學術理論,如果連最基本的全球資本、人口和貨物流動構築的經濟價值鏈這樣的概念都無法融入政局分析中,純粹訴諸「反中」情結的「搵食」之作,對港人有甚麼價值呢?近日比如RCEP對亞洲貿易鏈的影響、日本無法獨力支撐CPTPP,去保護所謂自由世界的價值鏈免受北京控制、新的亞洲貿易區塊又如何與歐盟和日本、越南、澳洲等國的自貿協議互動等等的這些議題,都值得香港媒體人去深耕、思考,並回饋讀者。可惜正如本欄同儕孫超群先前提過,某些KOL評論露出的國際關係修養低下,不過是冰山一角。

 

港台自由派媒體的一個流行論述,是假託特朗普過去兩年的單邊主義貿易政策以及對京、港官員的制裁,套入所謂的美國「右派和左膠」,宮鬥式對立框架去報道;而這種思維不但是不求甚解,更是窒礙港人立足世界的桎梏。首先,如果要說特朗普對於中國及歐洲盟友的無差別關稅攻擊是傳統上推崇貿易自由和關稅減免的右派圭臬,恐怕頗為荒誕;將實質上更貼近北歐式社會民主主義者(Social Democrats)的美國眾議員AOC和歐洲的左派空想家們如郝爾彬等相比,也是「小巫見大巫」。特朗普退出TPP和巴黎協定等跨國協定後的全球領導權力真空,北京固然不惜一切嘗試去填補,但在美國缺席的情況下被迫選擇和北京合作解決跨國問題,也和現今歐洲國家在肺炎疫情後希望保全自身海外產業鏈的一定控制,並藉着發展綠能等新興產業尋求復蘇等目的背道而馳。

主流盟友皆祝賀拜登當選過後,一直在誘導讀者情感押注特朗普的KOL們,卻像倫敦金騙局爆煲後還想說服苦主投資更多的市井經紀一般,用從末流媒體聽來的流言蜚語繼續將焦點放在大選過程上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這些都本應是香港媒體人該思考和回應的題目。但是在美國大選結果出爐,主流盟友皆祝賀拜登當選過後,一直在誘導讀者情感押注特朗普的KOL們,卻像倫敦金騙局爆煲後還想說服苦主投資更多的市井經紀一般,用從末流媒體聽來的流言蜚語繼續將焦點放在大選過程上。宗教狂熱般對某黨某候選人的推崇,無法取代建立於理性思考的長遠佈局,也無法祛除海外游說團隊的無力感,有的只是假託外國有限度助力的輕忽,和心儀候選人落敗後的空虛。當連學術功底紮實的沈旭暉教授,都必須用上甚麼「左翼女神」、「極左特朗普」等在華人世界已帶有反射性情緒的詞滙去包裝美國政經局勢時,沉醉在「誰是共產黨卧底」遊戲的港人,就是真的移民海外,誰又會真正深思國外政治局勢,找到自己微小的用力點?而需要獲得歐美多數跨黨派支持的國際線,又如何在海內外找到持續下去的政治動能?

 

恐懼,是可以理解的,但也是可以戰勝的。缺乏知識和真理支撐的大義,卻不可能戰勝對無孔不入的暴政的恐懼。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作者尹子軒)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從吉爾吉斯示威看一個 KOL 的國際關係自我修養

拜登當選,中國贏了嗎?從美俄關係演變看中美未來四年

如何改變國際線的無力感

抗爭需創造情感和功能兼具的國際想像

民粹煉獄之路是全球化離地精英鋪成的:未來十年做「左膠」還是「右膠」 好?

做個高質侵粉——簡述美國外交精英的中國政策意識形態對撞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