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聯合早報特約】走在鋼索上:義大利財政擴張是妥協還是計劃?

義大利希望以發放福利的方式,促進消費和企業開銷。是與其說是改革,不如比喻是用錢買選民歡心。聯盟黨要為他們的企業支持者大幅減稅,五星運動又保證國民享有最低收入,這根本不是什麼深思熟慮後的經濟成長計畫,不過是用意大利的財政將來去兌換選票的伎倆而已。一方面要取悅民粹,另一方面又不能失去控制而跌入投資人的黑名單,義大利就像是走鋼絲的馬戲團演員,掌控著令人忐忑不安的平衡。

 

「歷史不會重演,但會押韻」- 馬克吐溫。

國家舉債過高、政客將過錯指向外界、民粹興起和不顧前途的財政擴張,聽起來根本就像是債務危機的步驟書。這套公式是成功讓阿根廷、希臘走向一去不返的經濟危機,也是義大利這兩年以來的常見的新聞故事。最近,在幾個星期的拉鋸戰後,在投資者意料之內,義大利政府地宣布2019年將擴張財政支出,財政赤字將提升至GDP的2.4%。作出聲明當日的下午,市場反應迅捷,義大利的十年債收益率隨即上升24個基點,而義大利股指FTSE MIB也在休市前跌破3.7%。金融股傷情慘重,義大利的兩大家銀行UniCredit和Intesa Sanpaolo股價跌7%左右。此舉除了被當作滿足目前執政聯盟五星運動和聯盟黨當中疑歐派的情緒,公然挑戰歐盟有關財政赤字規管以示“主權”的政治舉動之外,同時也是反映了意大利民粹執政聯盟對於經濟長遠結構性弊端的罔顧,僅求短期紓困措施的政策方向。

六月底時,惠譽信評就曾經警告過財政擴張是義大利信評最大的威脅,而穆迪則是早已將義大利視為「負面展望」的國家,隨時準備降評。

義大利反建制聯盟卻仍選擇忽視這項警告。借貸成本上升除了反應更高的債務比例之外,更是反映了政府拒絕傾聽投資人和超國家組織而提高的信用風險。

羅馬民粹主義執政聯盟對於歐盟的態度如何早已不是新聞,甚至有消息傳出經濟部長特里亞(Giovanni Tria)將離職表示抗議。對投資人來說,義大利的前景一片渺茫,充滿了未知與混亂。然而,在政府發布將擴張財政支出隔天,特里亞在訪談中澄清「這絕對不是向歐洲挑釁」。並且指往後的三年,意大利將每年減少一個百分點的債務;並且預計義大利的經濟成長目標明年達1.6%、後年達1.7%。「減債目標並不是很高,但已比近年做的更好了。」

特里亞展現了他對這次決定的信心:根據他的說法,財務擴張並不是受歐盟壓力的妥協,而是以義大利的未來作為基礎的討論。但是,誰也不能保證這次跟走向債務危機的其他例子不一樣。

於今年6月1日上任的經濟部長特里亞有傳以離職向執政聯盟表示抗議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用債養經濟還是養福利?

 

義大利是繼希臘後,歐盟負債比例最大的國家,公債比GDP高達131.5%。身為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義大利的任何債務危機都對歐盟是極大的威脅,不難想像,若義大利淪落為第二個希臘,歐元的公信力會受到多大的危機。所以,就算義大利這一次要求財務赤字佔GDP的2.4% 沒有超過歐盟收斂準則的3%,歐盟仍保持態度強硬以維持歐元區穩定。

實際上,歐盟態度如此強烈也不只是因為比例增加了。2017年,義大利的財務赤字佔GDP的2.3%,並不與此次要求的財務擴張差許多。況且,實際上,歐盟並沒有嚴格執行收斂準則。以法國為例,法國的公債佔GDP的97%,雖然比義大利小許多,但仍超過收斂準則上的60%。歐盟卻也沒有強烈約束法國控制財務赤字,法國今年的財務赤字預估高達2.6%,且2019年更將是預估達2.8%。至於為什麼法國近期宣布的財務擴張為何沒有受到歐盟嗆烈的反彈,除了法國在歐盟的權威以外,更重要的是財務擴張背後的經濟計畫。

同樣是減稅,法國的稅改計劃更符合成長目標。新的減稅提案將減少60億歐元家庭稅收和近200億歐元的企業稅務,這樣為公司和一般民眾減債或許跟義大利現任政府的計畫聽起來非常相似,實際上卻完全不同。加重的菸草稅和燃油稅伴隨著大幅減稅計畫,使這次稅改間接成為為綠色經濟計劃的一部分。馬克龍政府更是宣布將減少老年金和部分福利計畫上的開支,並且宣布將以解僱公職人員的方式減少政府的行政支出。金融時報甚至指出法國的財務擴張在減去掉特殊項目的花費後,實際上是財務收縮。除此之外,法國的財務計劃也不過是馬克龍巨大改革的臨門一腳。新的勞動改革注重教育與培訓,雖然法國的失業率仍接近9%,但卻有許多產業面臨勞動力短缺的問題。政府希望以修訂勞動法和重訓的方式找到答案,解決法國勞動力市場的根本問題,進而促進經濟長期成長。法國的失業率雖然下降得很慢,但卻從許多產業重新開始招聘而正在改善。即便許多媒體批評馬克龍總統的減稅計畫只是為了應付民粹,但或許實際上就如他本人所言,他「不受民調影響 (I am not driven by polls)」。

義大利是歐盟其中一個負債比例較大的國家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相反的義大利卻是用錢養福利。除了採納北方聯盟的提案,大幅減低家庭和企業稅率之外,更將五星黨的全民基本收入納入改革中。與法國最重要的差異是這些計畫並不伴隨法制上的改革或是更多的再教育計畫。完全漠視了IMF曾經提出改革工資交涉的相關法規,以降低達4%失業率的建議。許多義大利企業不願意招聘新人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解僱一名員工相當困難且可能伴隨高額的資遣費用。解決這些問題需要大量的改革,也代表政府需要與工會交手。由於意大利政黨制度特殊,選票分散導致政府改革權力不足,總理非常容易因民眾不滿而被取代。經常的代換使上任的總理無法像馬克龍那樣進行大幅度又受爭議的改革,故此義大利各任執政黨都不願意面對民意強大的工會。也正是因為如此,義大利過去的許多改革才會一次又一次的中途中止。

義大利還有一個核心的人口問題,義大利的中位年齡近半百,代表老人佔總人口的一大部分。政府的老人福利開支非常的高,且高齡化社會也較難以消費方式促進經濟成長。雖然2011年才剛通過將退休年齡推遲至67歲的法案,現任政府卻宣布將法案取消,將退休年齡調整回62歲。研究預估,提前退休年齡將使今年預算内老人年金花費增加80億歐元。

義大利希望以發放福利的方式,促進消費和企業開銷。是與其說是改革,不如比喻是用錢買選民歡心。聯盟黨要為他們的企業支持者大幅減稅,五星運動又保證國民享有最低收入,這根本不是什麼深思熟慮後的經濟成長計畫,不過是用意大利的財政將來去兌換選票的伎倆而已。一方面要取悅民粹,另一方面又不能失去控制而跌入投資人的黑名單,義大利就像是走鋼絲的馬戲團演員,掌控著令人忐忑不安的平衡。

 

(原文刊於聯合早報,作者黃璟荃)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意大利大選:民粹大話骰

兩黨承諾如食生菜

真相政治引發的二元對立:寫在特朗普和英國脫歐之後,義大利公投之前

”歐洲需要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後美國霸權時代的歐盟整合

寫在法國大選之前:民粹熱潮遠遠未過

大西洋同盟的終曲?美國正將德國徹底推向歐洲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