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地區研究 東亞 東盟 軍事熱點

【聯合早報特約】從華盛頓角度解構南海之爭

現時中美關係持續惡化,而鑑於現時的衝突許多是源自兩者間的根本性差異——戰略意義、地緣政治、全球霸權與意識形態之爭,而這些均已是單憑什麼經濟利益無法談判解決的事情。可見的是,未來南海軍事局勢只會越發緊張,而雙方對歭、挑釁性行為不斷的同時,意外擦槍走火的機率更是一躍千丈——南海之爭,隨時有演變成軍事衝突的可能。

 

七月上旬,中美雙方在南海爭議之域先後進行軍事演習。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其後更於十三日,亦即海牙仲裁四週年之時,就南海問題發表嚴正聲明,否認中國的「九段線」主張,並指中國在該海域的行為非法,企圖以「霸凌的方式控制南海」(campaign of bullying to control them),又形容「世界不會允許北京把南海視為其海上帝國」[1] (The world will not allow Beijing to treat the South China Sea as its maritime empire)。

 

事實上,鑑於每年經由南海實行的貿易逾 3.4兆美元,加上本身的位置就極具地緣戰略意義,南海成兵家必爭之地也沒什麼好驚訝。再者,中美雙方就海管轄區與其領海權本來就有著不同的理解——北京強烈反對任何在專屬經濟區(EEZ)內的軍事行動,而華盛頓則根據1982年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視領海域以外,包括EEZ內的範圍為國際海洋,也就是說任何國家在此均有航行的自由,而自由的定義當然意味著軍事活動亦不受此限。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均是已存在幾十載的事實,可為何南海爭議近日才又成了中美新冷戰的一大亮點,這便要從華府政局說起。

肺炎疫情令特朗普的支持率大幅下滑,特朗普此時選擇把槍口對準中國,從而嘗試把國內不滿的注意力分散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反中戰略成兩黨共識

 

美國之所以對華態度越趨強硬,最直截了當的原因就是因為接下來十一月的美國總統選戰。新冠肺炎疫情之下,美國本土的確診人數截至目前為止已逾四百萬宗,死亡人數約十四萬[2],讓本是勝算在握的特朗普從天堂直墜地獄。據CNN民調顯示,特朗普現時的支持率(approval rate)已跌至35%[3],為力挽支持者的選票,特朗普此時選擇把槍口對準中國,嘗試把國內不滿的注意力分散,並重新導向外國勢力以解自身燃眉之急,同時亦能為自己的堅定立場爭取連任機會。事實上,這種利用民族主義讓民眾轉移注意力的做法並不罕見,亦非什麼陰謀論,而是每個國家再稀疏平常不過的必備策略,中國如是,美國也如是。

 

再者,反中戰略現時基本上已是兩黨共識。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最新民調結果顯示,對中國持有負面立場的共和黨與民主黨員分別為72%及62%。而美國人民對現時中國普遍均為反感,調查指每十個美國人便有九個將中國的軟硬實力以及影響力視為威脅,而視之為「主要」威脅的更是高達62%[4]。民之所向,票之所指,可以確定的是民主與共和兩黨均不會猶豫的利用這點來大做文章爭取更多的支持,而此刻還在白宮手執話語權的特朗普當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因為這可能已是他目前手上能擊敗喬‧拜登最好的那張牌。

 

而說到反中策略,從過去數月的發展不難看到華盛頓立場漸趨堅定的立場——額外關稅、制裁共產黨員、禁止他們進入美國境內並凍結其在美資產、19年尾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20年的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香港自治法案至乎現在首次就南海爭議發明立場,否認中國「九段線」主張——這些一連串的行動可說是反中戰略的一部份,開端而已。因為這意味著美國終於下定決心對華採取強硬立場,而非遵循過往貿易優先的政治考量。更重要的是,這才是符合美國長遠宏大計劃藍圖(Grand Strategy)的合理利益與方向。

 

因為對於美國而言,中國的「和平」崛起從來也不和平。自2013年起中國在南海爭議海域建構至少七個人工島嶼、逾2,300英畝的新土地,而這些龐大工程的作用只有一個,那就是把南海領域軍事化——從機場、醫院、到軍事基地、強化地堡、簡易跑道、飛機庫,至乎導彈發射井——人工島嶼上的建設徹底的改變了南海的戰略環境。

 

據CSIS的研究顯示,中國曾在永興島等島嶼部署雷達、轟炸機、 殲-11戰鬥機、巡弋導彈(HQ-9, YJ-62, YJ-12B)、地對空導彈(Surface-To-Air missile (SAM))等種種戰略武器。去年大阪G20峰會結束後,解放軍在爭議海域進行了SAM的試射,當中涉及針對航空母艦而設、射程達1,500公里的中程彈道飛彈DF-21D ,以及可裝備常規或核武彈頭的遠程彈道飛彈 DF-26,後者之射程範圍更達4,000公里,覆蓋美國軍事基地關島。

 

換句話來說,中國在南海的部署無疑增加了其戰略優勢,同時亦為直接挑戰美國全球霸權(Global Hegemony)的行動。加上解放軍隨年月信心、能力、裝備等的改善,以及華盛頓因為特朗普持續損害盟友關係而在亞太地區越發低下的延伸威懾力的可信性,現在的美國正經歷喪失在亞太區地位與影響力的可能性。若此時白宮態度還不強硬,華盛頓將永遠的失去後冷戰時代的優勢與全球霸權地位。

中國在南海的部署是直接挑戰美國全球霸權的行動,若此時華盛頓態度還不強硬,美國便可能永遠失去全球霸權的地位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宏觀地緣戰略考量

 

那麼,那一紙否認中國在南海九段線主張的聲明,到底又作用何在。

 

首次,美國公開支持常設仲裁法院(PCA)國際法庭的裁決,不管於國際舞台還是於盟友關係也有著正面影響,意味著華盛頓還是「國際警察」,尊重國際法律與準則,那是與拒絕承認海牙仲裁結果的北京的強烈區別。

 

第二、積極爭取盟友支持,以一個共同敵人來加強、鞏固彼此合作基礎,修補特朗普自上任以來一直在破壞的盟友關係。事實上,從特朗普將新冠肺炎直呼為中國病毒,至近日國務卿麥克‧蓬佩奧發表演說[5]「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Communist China and the Free World’s Future),把中美新冷戰戰包裝成自由民主與人權等核心價值的意識形態之爭,為的就是讓美國打出正義之師的旗幟,將過往及未來,包括制裁以及軍事部署等行動正當化,並藉此拉攏以聯合王國、歐盟為首至乎日本南韓等自由主義國家共同參與反中聯盟。

 

第三,當美國譴責中國在南海的行動是違法的同時,華盛頓亦表示這「無損其他國家在該域的領主權」。此言明顯是站在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的那一邊,並試圖拉攏他們之行為。從宏觀一點的角度來說,若中美角力是一場新冷戰,那麼華盛頓無疑是希望ASEAN能作為盟友與其並肩作戰,因為就地緣戰略而言,若美國成功與ASEAN結盟,便能對北京形成包圍之勢。2019年9月美國與ASEAN共同促成了第一次東盟—美國海上軍事演習(ASEAN-US Maritime Exercise, AUMX),當然,這並不代表東盟將往美國靠邊站——比方說馬來西亞2019年的防衛白皮書(2019 Defense White Paper)就明確表示關注中美持續緊張的局勢,並指馬來西亞不希望在兩者之間作出選擇;菲律賓總統杜特蒂自2016年上任後一直採取較為親中的立場,其外長洛欽早前與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視訊會面後更表示雙方達成共識,認同南海爭議非中菲關係的全部。

 

儘管東盟國家普遍持隔岸觀火之態,然而無可否認的是,去年的那次海上聯合軍演,確實地繪出了華盛頓在南海軍事策略部局最完美的藍圖。退一萬步來說,東盟只要能保持中立,讓美軍暫無後顧之憂,已是對華盛頓的一大幫助。事實上,若單論軍備,美方的核動能航空母艦列根號與尼米芝號、B-52同溫層堡壘轟炸機至乎彈道飛彈等的軍事實力均是無容置疑,只要沒有ASEAN扯華盛頓後腿,取得制空權與制海權基本上不成問題。這也是美國為何需要拉攏東盟國家,至少讓他們維持中立的一大主因。

 

結語

 

現時中美關係持續惡化,而鑑於現時的衝突許多是源自兩者間的根本性差異——戰略意義、地緣政治、全球霸權與意識形態之爭,而這些均已是單憑什麼經濟利益無法談判解決的事情。可見的是,未來南海軍事局勢只會越發緊張,而雙方對歭、挑釁性行為不斷的同時,意外擦槍走火的機率更是一躍千丈——南海之爭,隨時有演變成軍事衝突的可能。

 

[1] U.S. Department of State. (2020). ‘U.S. position on maritime claim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Retrieved from https://www.state.gov/u-s-position-on-maritime-claims-in-the-south-china-sea/

[2] United States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20). ‘Cases in The U.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cases-updates/cases-in-us.html

[3] Sparks, G. (2020) ‘CNN poll of polls: Biden maintains double-digit leads over Trump nationally, with coronavirus a top issue’. CNN. Retrieved from https://edition.cnn.com/2020/07/20/politics/poll-of-polls-july-trump-biden-coronavirus/index.html

[4] Devlin, K., Silver, L. and Huang, C. (2020) ‘U.S. View on China increasingly negative amid coronavirus outbreak’. Pew Research Center.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ewresearch.org/global/2020/04/21/u-s-views-of-china-increasingly-negative-amid-coronavirus-outbreak/

[5] U.S. Department of State. (2020). ‘Communist China and the Free World’s Futur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state.gov/communist-china-and-the-free-worlds-future/

 

(原文刊於聯合早報,作者李玄楓)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南海再起波濤 東盟歸邊在所難免

中美南海軍事博弈

印太戰略橫空出世 東盟建構「新」區域戰略角色

進擊的中國——澳紐在南太平洋的戒慎恐懼

美軍基地:沖繩人民擺脫不了”戰略價值“

美日同盟 安倍渴望恢復日本力量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