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東盟

【聯合早報特約】從烏汶叻公主參選風波透視泰國政局

烏汶叻公主的參選風波引起外間關注,有三個原因。首先,近代泰國王室成員甚少「直接」干政,擁有卻克里王族(Chakri Dynasty)血脈的社里巴莫(Seni Pramoj,拉瑪二世的曾孫)擔任首相已是七十年代的故事。儘管烏汶叻公主堅稱自己只是已「普通人」身份參選,一切決定與王室無關,但民間及王室均沒有把她的王族身份撇除。烏汶叻公主與前夫Peter Ladd Jensen離異,重新定居泰國後,王室一直對她以tunkramom(即「王后之女」)作稱謂

 

泰國長公主烏汶叻(Ubolratana Mahidol)在二月八日決定參選,短短一日間已經一口氣把「起伏、高潮、結尾」三部曲完全上演,選舉委員會更於二月十一日正式取消其參選資格,正式為這場風波劃上句號。

烏汶叻公主的參選風波引起外間關注,有三個原因。首先,近代泰國王室成員甚少「直接」干政,擁有卻克里王族(Chakri Dynasty)血脈的社里巴莫(Seni Pramoj,拉瑪二世的曾孫)擔任首相已是七十年代的故事。儘管烏汶叻公主堅稱自己只是已「普通人」身份參選,一切決定與王室無關,但民間及王室均沒有把她的王族身份撇除。烏汶叻公主與前夫Peter Ladd Jensen離異,重新定居泰國後,王室一直對她以tunkramom(即「王后之女」)作稱謂

基於上述的認知差距,外界一直認為烏汶叻公主參選乃獲得泰王哇集拉隆功(King Maha Vajiralongkorn)在背後撐腰。鑒於泰國對「侮辱王室」罪並沒有消晰界定,其他政黨懾於王室之勢定必避免對烏汶叻公主作出攻擊,以防招來牢獄之禍。民間基於尊重皇室的傳統,大有可能在投票期間放棄目前形勢極好、親現屆軍政府的「公民力量黨」(Palang Pracharath Party)。

其次,烏汶叻公主這次代表的「泰愛國黨」(Thai Raksa Chart Party),是親他信陣營針對這次選舉而成立的新政黨。2017年通過的新憲法改變了眾院議員的產生方法,單議席選區和政黨名單的議席比例此消彼長,並引入更複雜的議席機制,意圖阻礙單一大黨壟斷眾院。這個做法一要削弱前總理他信(Thaksin Shinawatra)陣營的「為泰黨」(Pheu Thai Party),阻止該黨「凡有選舉、必然報捷」的慣例;二來國會碎片化有利軍方保持「造王者」的角色,杜絕再現他信執政期間「府軍相爭」的格局。

泰國長公主烏汶叻在二月八日決定參選,短短一日間內經歷「起伏、高潮、結尾」三部曲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軍方兩次發動政變分別推翻他信及其妹英祿(Yingluck Shinawatra)的民選政府,雙方關係幾乎難以修補。然而,外界一直傳出新上任的泰王有意推動「大和解」,令軍方和他信走出「選舉—政變」的怪圈。烏汶叻公主這次獲得「泰愛國黨」(Thai Raksa Chart Party)提名,作為該黨總理的唯一候選人,難免令這套「大和解」說法更顯鏗鏘有力。當然,對於致力防範他信勢力回朝的軍方及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而言,「大和解」無疑等於否定過去軍政府所造的一切。

第三,新泰王哇集拉隆功在2016年12月從攝政廷素拉暖(Prem Tinsulanonda)接過國家元首的職位,至今只有短短兩年多,外間對他的管治風格尚未摸透。民眾要解讀他的意向,就只能透過他擔任王儲期間的人脈網絡,以及繼任王位後的人事佈局,再自行揣測。據《維基解密》情報顯示,哇集拉隆功仍是王儲期間,被指與流亡海外的他信「過從甚密」(seeing him from time to time),後者甚至屢次親自或利用中間人向王儲贈送跑車、資金、甚至是渡假別墅。前任泰王普密蓬(King Bhumibol Adulyadej)在位晚年期間,關於哇集拉隆功有意特赦他信的說法更是甚囂塵上。

另一方面,泰王哇集拉隆功在短短兩年內,多番作出舉動提升王室權力。上任初期,他要求修訂由巴育政府擬訂、通過公投的新憲法內容,讓國王即使出訪外地亦不必委任攝政代理政務。此外,哇集拉隆功從軍政府手上也奪回掌管王室事務行政部門的話事權,直接控制王室物業財產,免受政府干擾。

軍中近來的升遷調配也反映泰王對傳統「國王衛隊」派系(Wongthewan)的偏好(註:哇集拉隆功本人便曾效力於「國王衛隊」),現屆軍隊總司令阿坡拉(Apirat Kongsompong)、近身衛隊司令等人都系屬同門,有別於巴育及副總理巴威(Prawit Wongsuwan)的「王后衛隊」(Buraphapayak)派。假若哇集拉隆功刻意消滅巴育一派,那麼透過跟他信派系結盟,藉著選舉借刀殺人也似乎言之成理。

泰國憲法歷來不願觸動國君權力的邊界,傳統上王權只能由君主實行自我約束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王室聲明否定一切猜測

隨著泰王頒發一記聲明,澄清王室成員參與政事有違泰國傳統,行為「極不恰當」(highly inappropriate)之後,烏汶叻公主的參選資格已於日前遭選委會正式否決,這場參選小風波便幾可肯定曲終人散。風波所牽涉的另一主角,提名烏汶叻公主的「泰愛國黨」,目前更面臨遭到憲法法院解散的危機,甚至有可能殃及其「母體」「為泰黨」。那個急於向軍隊復仇的他信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靠公主參選「翻身」計劃無望,與王室成員結盟的做法更可能刺激進步派選民,改投較受知識份子、年青人歡迎的「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

在泰王宣佈烏汶叻公主參選行為不當後兩天,網上便熱烈討論關於軍隊再次發動政變的可能性。據軍隊發言人澄清,軍車駛進市區只為準備年度的「金色眼鏡蛇」聯合軍事演習,與流傳政變的「假新聞」全無關係。事後阿坡拉和巴育亦親自闢謠,重申軍隊完全團結。然而,泰國社會這種杯弓蛇影的心態,正好反映民間對軍隊角色徹底缺乏信任:但凡政體出現似是疑非的軍閥互鬥(阿披拉的父親順通(Sunthon Khongsomphong)曾於90年代初期發動政變)、軍文衝突的跡象,都會被解讀成政變先兆。

軍方、王室、政府互動之間欠缺透明管理機制,而泰國憲法歷來不願觸動國君權力的邊界,導致王權傳統上只能由君主實行自我約束,凡夫俗子無法透過憲法這等繁文縟節窺探泰王的實際界限。前泰王普密蓬過去一直依靠軍隊親信編織「君權網絡」(network monarchy),借助中介人時而親政時而遠政,鞏固王室威信之餘,也為風雲詭譎的政局增添變數。

新君哇集拉隆功執政不過兩年,關於泰王集權的新聞卻屢聽不鮮,外界幾可肯定泰王的個人喜好更能左右泰國政壇大局。泰王哇集拉隆功這一則聲明,沒有把審核烏汶叻公主參選權的能力交託到行政機關,而是直接公開宣判「王室人員」的權限。此例一開,意味泰王日後或可解釋甚麼行為屬於「不合憲」和「不恰當」。選舉過後,新政府如要確保風調雨順,施政方向無可避免必須獲得泰王明確準允。

這部涉及宮廷政治的小插角來去匆匆,宛如一場荼杯裡的風波,對泰國政壇影響看似不大。然而,風波拆射的,卻是現代泰國政治問題的「大雜燴」:既有冤魂不散的紅黃混戰,又有泰國新憲法、新國王、新時代的多重未知數,新舊狀況互相碰撞發酵,令接下來的泰國政壇充斥更多隱憂。縱使烏汶叻公主參選的小風波悄然落幕,但泰國新時代的巨浪才剛剛揭幕。

 

(原文刊於聯合早報,作者馮嘉誠)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1893 年:暹羅的殖民免疫神話

東南亞勞動力外流因應方式

2019年的東南亞烈火莫息還是風雨不止

「發展主義」的瓶頸?東南亞國家建立社會保障制度的挑戰

小國應如何自處?

中國投資東南亞需注意反彈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