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聯合早報特約】從撤出阿富汗看美國積極不干預中亞

美國的政策以基建投資為主,例如連接吉爾吉斯、塔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總值11.6億美元的中亞-南亞電力計劃(CASA-1000),但中國於2013年10月提出一帶一路倡議(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後,美國的做法迅即比下去。中亞傳統上是俄羅斯的後院,而中國透過一帶一路擴展政經影響力至中亞後,中國與俄羅斯在中亞已平分秋色,甚至出現前者蓋過後者之勢。

 

武漢肺炎肆虐美國之際,特朗普政府在這段期間有重大外交舉動,首先在2月初公布《2019至2025年美國中亞戰略》(United States Strategy for Central Asia 2019-2025,下稱《中亞戰略》),然後在2月尾宣布與控制阿富汗約四成地區的塔利班達成初步協議,正式宣布美國為首的北約聯軍於十四個月內分批完全撤出阿富汗領土,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2月和3月先後突訪阿富汗

 

特朗普的競選承諾之一是令美軍撤出阿富汗,加上去年已宣布撤出於敍利亞境內、與敍利亞反對派及庫爾德民兵合力狙擊伊斯蘭國的美軍,美軍離開阿富汗只是時間問題。值得留意的是,白宮在《中亞戰略》中,特別列明支持中亞五國協助穩定阿富汗局勢,以及鼓勵中亞五國全方位扶持阿富汗經濟。對比喬治布殊(George W. Bush)和奧巴馬(Barack Obama),特朗普的中亞政策沒有華麗構想,而且改以務實態度促進與中亞的關係,意味雖然美國承認無法主導中亞,但作爲從阿富汗撤退的必要通道以及制衡中國一帶一路的緩衝區,中亞地區仍然在華府戰略藍圖中有重要地位。

美軍撤出阿富汗是特朗普其中一項競選承諾,與塔利班達成初步協議後,美軍離開阿富汗只是時間問題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借中亞來體面撤出阿富汗

 

美軍撤出阿富汗是特朗普是競選承諾之一,早在去年9月,美國談判代表哈利勒扎德(Zalmay Khalilzad)幾乎已和塔利班方面達成和平協議,但最後一刻被特朗普反對而拉倒。當時外界已估計美軍撤走只是時間問題,但令人始料不及的是,特朗普以發表中亞政策文件的方式,拉攏中亞五國合作重建阿富汗,透過阿富汗與中亞加強經貿聯繫,協助穩定阿富汗局勢。同一時間,派出國務卿蓬佩奧到訪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重啟超過四年以來未再舉辦過的C5+1(中亞五國及美國)峰會,在過程中重點提到烏茲別克多年致力促進阿富汗和平。

 

與塔利班所簽的和約,連同《中亞戰略》上所提到阿富汗的兩點,拼起來其實顯出美國對於撤出阿富汗後,在阿富汗和以至整個中亞均沒有完整的策略。首先,《中亞戰略》的大部份內容,除了提及阿富汗與中亞的兩點外,其餘四點只是重申美國過去和現在一直對中亞所執行的政策;第二,美國與塔利班的初步協議,大概可總結特朗普不再計較美國以往與塔利班的恩怨情仇,只求儘快抽身,停止在阿富汗的無盡戰爭,美國無意介入往後塔利班、各地方勢力與阿富汗政府之間的政治對話及談判。

 

美塔雙方簽署和解的初步協議後約一個月,蓬佩奧分別與塔利班談判代表巴拉達(Abdul Ghani Baradar)和阿富汗總統加尼(Ashraf Ghani)會面,嘗試推動阿富汗各方勢力和解,但無甚進展,期間更威脅減少1億美元的援助,以示不滿加尼和政敵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遲遲未能擺平權力紛爭,阻礙阿富汗走向和解。既然政策上已經不想介入阿富汗太多,蓬佩奧無功而回是早可料到,甚至換個說法,蓬佩奧的斡旋只是例行公事,純粹宣示美國並非沒有推動和解,但責不在美國。

 

即便美塔之間的「秘密附錄」,如Asia Times專欄記者Pepe Escobar引述消息人士所說,部份美軍獲准繼續駐守阿富汗,以及監督阿富汗不同派系的談判情況,事到如今美軍留守阿富汗已沒有太多意義,長久下去只是浪費金錢和犧牲人命,對阿富汗和中亞五國而言也不會因美軍繼續存在,而不會與俄羅斯和中國建立更緊密關係。總括而言,美國藉拉攏中亞與阿富汗加強合作為撤出阿富汗的說法,不過是稍為有體面的落台階。

蓬佩奧曾與塔利班談判代表巴拉達和阿富汗總統加尼會面,藉此希望推動阿富汗各方勢力和解,但無甚進展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以退為進的第三選項

 

美國向來較少注重在中亞的利益,在駐守阿富汗期間,美國只視中亞為反恐合作對象,同時是支援阿富汗戰爭的補給線,看重功能多於促進人文來往。2011年11月,時任美國國務卿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出訪中亞時,公布名為「新絲路倡議」(New Silk Road Initiative)的中亞政策,鼓勵中亞五國連同阿富汗、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強經貿合作,一方面助阿富汗尋找經貿機會,另一方面嘗試削弱俄羅斯在中亞的傳統影響力

 

美國的政策以基建投資為主,例如連接吉爾吉斯、塔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總值11.6億美元的中亞-南亞電力計劃(CASA-1000),但中國於2013年10月提出一帶一路倡議(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後,美國的做法迅即比下去。中亞傳統上是俄羅斯的後院,而中國透過一帶一路擴展政經影響力至中亞後,中國與俄羅斯在中亞已平分秋色,甚至出現前者蓋過後者之勢。

 

事實上,阿富汗政府早在2012年便加入成為上海合作組織(SCO)的觀察國,在2016年亦與中國、巴基斯坦和塔吉克組成四國軍隊反恐合作協調機制(QCCM),嘗試建立美國掌控以外的外交路線。美國既然沒法在阿富汗境內清剿塔利班勢力,撒出阿富汗本身就是遲早問題,因美國而生的阿富汗政府自然要提早在區內嘗試建立外交自主方向。

 

美國在中亞的勢力薄弱是客觀事實,核心利益亦不在此,但隨着中國逐漸衝擊俄羅斯一直以來在中亞的利益,加上中亞民間不時出現恐懼中國掠奪資源的情緒,美國可成為中亞各國平衡中國政經影響力的緩衝。中國經濟早在武漢肺炎爆發前已經衰退,勢必導致一帶一路在中亞的投資下降甚至難產,美國便可伺機重新介入中亞、配合印太戰略圍堵中國。武漢肺炎改變了世界格局,美國將更加針對中國,視之為頭號打擊對象,美國此刻剛好撒出阿富汗,務實不過份干預中亞事務,或能更快實現以退為進。

 

(原文刊於聯合早報,作者郭耀斌)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美國退場阿富汗 俄羅斯摩拳擦掌

阿富汗塔利班如何被牽進全球恐怖主義

從軍閥割據到塔利班冒起 —— 1992 至 1996 年阿富汗內戰

血流不止的傷口:蘇阿戰爭40年,俄羅斯的「阿富汗重返」?

沉默的鬥爭 —— 俄羅斯如何漸漸地失去中亞?

中亞模式——「斯坦國」超穩定獨裁統治之手段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