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聯合早報特約】從中亞孔子學院看中國「軟實力」外交

中國令人吸引之處,源於經濟物質發展迅速的「中國夢」。孔子學院的本質,本來就與「軟實力」理論存在不少衝突。到最後,中國還是依靠「硬實力」使人降服,令「軟實力」外交得不償失,變得徒然。

 

近年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被認為是對外擴張的手段,透過大舉投資基建、以寬鬆條件向沿路國家借貸,擴張政治及經濟實力。誠然,除了「硬實力」之外,中國也運用「軟實力」外交,對外輸出文化,改善國際形象。在錯綜複雜的國際關係上,運用多元性質的力量發揮協同效應,以增強自身在國際社會上的地位,並不算新奇。

 

美國政治學家約瑟夫·奈爾(Joseph Nye)在早於 1990 年代就提出此外交學說,其後於 2004 年的著作《軟實力——世界政壇成功之道》中進一步詮釋其理論。有別於「硬實力」利用政治及經濟力量作為國家實力指標,及利用威迫與征服手段使對方降服,「軟實力」是透過吸引與說服去影響別國行為。具體做法是讓民間社會透過文化吸引力及動人述事方式,建立國家正面形象,取得人心,令對方心甘情願信服。

 

孔子學院便是中國對外發揮「軟實力」外交的重要媒介。孔子學院早在 2000 年代成立,先在歐美國家發展,後延伸至「一帶一路」地區,當中在哈薩克及吉爾吉斯的發展尤其顯著。但問題是,中國在這些地區的「軟實力」外交策略有多奏效呢?

孔子學院隨著習近平推行「一帶一路」計劃,在哈薩克及吉爾吉斯的發展尤其顯著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中國何時開始提倡「軟實力」外交?

 

自國家改革開放後,中國強調「發展才是硬道理」,這些年來的高速經濟發展,成為強大「硬實力」的憑證。但自從胡溫上台後,中國意識到「硬實力」背後需要一套論述支持,以公關手段傳播,才能吸引國際社會,說服中國是崛起中的大國,是英美自由世界發展模式的另一選項。2007 年,中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於「中共十七大」上,提出「科學發展觀」之外,亦道出中華復興乃伴隨著中國文化的成功發展,強調對外輸出文化軟實力,以契合「和平崛起」理論。到習近平年代,中國遂提出「中國夢」,以歷史包裝其進取的外交方針(如「絲綢之路經濟帶」)。這些冠冕堂皇的說詞,成為國家意識形態及文化「軟實力」,以支撐表層的「硬實力」外交,意圖吸引、說服國際社會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的正當性。

 

在文宣操作上,除了海外學生及人才交流、組織文化活動之外,自 2004 年始在海外成立的孔子學院,亦發揮了中國「軟實力」外交的功能。建立學院的原意,是以中國語言及文化作招徠,舉辦一系列社交活動及興趣班(例如教授中國樂器、民謠、詩詞歌賦),吸引海外民眾學習,藉此建立中國的正面形象。孔子學院由國家教育部轄下的「漢辦」管理,並與海外大學、中國國內大學合辦。「漢辦」負責學院的營運資金、教職員遴選及相關支援。直至 2019 年,中國已在 158 個國家建立了 535 所孔子學院及 1,134 個其下的孔子課堂。

 

近年在中亞頻頻成立孔子學院的國家,包括哈薩克及吉爾吉斯,兩國分別於 2007 及 2009 年建立首家學院。迄今,中亞已有 13 所孔子學院,其中哈吉兩國佔區內最多,分別有 5 所及 4 所。據哈薩克藉國際關係學者 Gaukhar Nursha 在納札爾巴耶夫大學刊物出版的田野調查,近年兩國在孔子學院收生人數上,有不同程度的發展。

 

在哈薩克大學頭三所最大的孔子學院中,2013 至 2014 年學年的學生總數由 1,860 名,增長至 2015 至 2016 年學期的 3,055 名然而吉爾吉斯的趨勢卻相反,該國大學首三所最大的孔子學院,學生總數在相同時期由 14,826 名下跌至 11,062 名。該 Gaukhar Nursha 認為,孔子學院本身在吉爾吉斯發展比哈薩克繁盛,或與該國的經濟水平低下有關,令學生較有動機學習中文,以便出走發展。然而,可能近年吉爾吉斯學生多選擇直接考進中國大學或其他進階的相關學府,令孔子學院的學生人數下降。

 

該學者亦田野訪問了兩國學生就讀孔子學院的學習動機。在哈薩克及吉爾吉斯,分別只有三成及一半受訪者表示願意參與中文課以外的課程或活動。此外,近八成半以上在哈薩克就讀孔子學院的學生表示,就讀學院是「為了日後到中國升學」;至於吉爾吉斯,五成半受訪者亦出於同樣動機,另外有四成半受訪者表示「只是純粹想學習中文」。另外,有少數人「因受家長所迫」,或「其他原因」如對中國文化有興趣,才決定就讀孔子學院。數據顯示,吉爾吉斯學生比哈薩克學生更熱衷到中國發展,此印證了前段所言。哈薩克也有不少學院學生持相同想法,但較多認為學習中文已經足夠,不用在國外發展。

孔子學院及學習中文被中亞學生視為社會向上流動的工具,反映他們傾慕中國的「硬實力」多於「軟實力」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視學習中文為社會向上流動工具

 

此調查告訴我們,絕大部分學生只對中文而非對中國有興趣。入讀孔子學院,學好中文,往往被學生視為社會向上流動的工具。雖然中國透過孔子學院對外宣揚文化,但吸引受眾的,未必是中國文化本身,而是其功能。因為中國的「硬實力」—— 經濟高速發展敍述了引人入勝的奇蹟,吸引不少「一帶一路」國家的精英及青年傾慕中國。亦因此,中國所謂的「軟實力」外交政策或多或少依靠「硬實力」,並非依靠形而上的價值觀、文化吸引力,繼而脫離「軟實力」理論的初衷。

 

孔子學院在中亞的發展遇到不少障礙,令人質疑其成效。理論上,「漢辦」要求遠赴海外孔子學院工作的教師,需要具備一定語言資歷,及對當地情況有基本了解。然而,Gaukhar Nursha 的調查結果所示,大多數中國導師不諳哈薩克語及吉爾吉斯語,更不懂俄語,往往令他們與當地學生無法進行有效的溝通、交流。另外,中文在中亞的影響力,遠遠比不上俄語甚至英語。現時在中亞普及通用的語言,仍是母語、俄語、英語為主。若孔子學院的目標,是透過推廣中文教育去宣傳中國文化的話,前路仍然舉步維艱。

 

最為人詬病是,孔子學院與「軟實力」理論抵觸。孔子學院透過國家政府由上而下推動,而非由民間社會由下而上自發建立。學院依附官方機構維生,自然失去其獨立性。因此,孔子學院常常被人批評壓制言論自由。人權監察組織上年發表關於中國的報告,指「孔子學院是中國政府的海外延伸,審查學院教材的觀點與內容,確保一切政治正確,並只聘用政治忠誠的導師。」所以,孔子學院表現出來的價值觀,與自由民主理念相違背,並非鼓勵發展公民社會,與「軟實力」理論的前設相違背。

 

「軟實力」外交變得徒然

 

其實,並非所有中亞民眾對中國心存好感。中國透過「一帶一路」倡議,將政治經濟實力擴張至中亞,影響當地政治環境,引起不少反彈。比如說,就遣返逃離新疆集中營的哈薩克人及維吾爾人之議題上,兩國政府已承受中國不少壓力。為了獲得中國投資,兩國政府一直被「送中」問題困擾。近年反中示威在哈吉兩國絕不罕見,中國行為已助長了恐中情緒,令兩國政府陷入兩難之境。2017 年,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牽先提出「銳實力」一詞,形容中國這種無形的操縱性外交,也其實就是「硬實力」之一。

 

中國令人吸引之處,源於經濟物質發展迅速的「中國夢」。孔子學院的本質,本來就與「軟實力」理論存在不少衝突。到最後,中國還是依靠「硬實力」使人降服,令「軟實力」外交得不償失,變得徒然。

 

(原文刊於聯合早報,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恐中症蔓延中亞:哈薩克抗衡中國的「強國戒心」

哈薩克輕軌工程胎死腹中 —— 「一帶一路」本質與哈薩克的盤算

突厥國家如何看中國的新疆再教育營

從哈薩克的經濟轉型,看中國如何「重塑中亞經濟版圖」

「中國人來建鐵路,但我寧願他們是德國人!」──為什麼吉爾吉斯的「恐中症」,比鄰國都來得嚴重?

塔吉克:被「一帶一路」綁架的內陸小國,有機會翻轉「中亞最窮」的命運嗎?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