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聯合早報特約】俄羅斯能源政策真的能夠「轉向亞洲」?

此天然氣油管的誕生,為何發生在 2014 年?其故於當時俄羅斯因為烏克蘭危機與西方關係急促惡化,另外身為以能源出口為主的經濟體,加上歐洲乃其天然氣出口的最大市場,俄羅斯欲分散投資,避免出口市場單一化,於是積極開拓亞洲能源出口市場。適逢中國推動「煤改氣」計劃,兩國就一拍即合。在這背景下,「西伯利亞力量」應運而生。

 

隨著中俄在能源合作上日趨緊密,兩國關係更上一層樓。12 月 2 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共同宣布,長達 3000 公里的「西伯利亞力量」(Power of Siberia)天然氣管道正式投入運作,普京更揚言這是「世上最大型的基建項目」。回顧 2014 年,俄羅斯天然氣巨頭 Gazprom 與中國國企中石油簽署了為期 30 年的巨額對華天然氣供應合同,價值 4,000 億美元,藉此把天然氣從貝加爾湖輸送到中國東北。 5 年後,終於成功實現。俄羅斯身為全球天然氣最大出口國,而中國為天然氣最大進口國,兩國在此方面合作的潛力巨大。然而,潛力歸潛力,歐洲市場仍將會是俄國的重中之重,中國經濟增長的減慢以及來自中亞對手的競爭限制了中俄之間的能源合作。

 

中國「煤改氣」計劃

 

雖然中國經濟在過去數十年增長迅速,但同時帶來嚴重的環境污染,皆因煤炭仍是中國主要的發電燃料。某些災情較重的地區如華北一帶,長年天空不見藍,霧霾情況嚴峻,威脅公共健康。為持續發展,治污成為當務之急,因此近年中國推進「煤改氣」計劃,提高較清潔的天然氣使用比例。

煤炭佔中國能源比例由十年前的 72 %,大幅下降至 2018 年的 58 %;天然氣使用量方面,據英國石油公司(BP)的數據,由 2007 年至 2017 年間每年平均增長達 13 %。同時,為應付國內需求,中國亦致力增加天然氣進口,單單在 2018 年,進口量較前一年增幅了 3 成,達 1,200 億立方米。由此可見,中國的能源政策有明顯轉變。

中國與俄羅斯合力推出「西伯利亞力量」,顯然是為了配合其能源政策,預計到 2025 年,天然氣運輸量將達到每年 380 億立方米,佔中國進口天然氣的比例舉足輕重。

普京與習近平於2019年12月2日一同見證了「西伯利亞力量」正式投入運作,反映中俄兩國在能源合作上日趨緊密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俄羅斯真的能夠「轉向亞洲」?

 

此天然氣油管的誕生,為何發生在 2014 年?其故於當時俄羅斯因為烏克蘭危機與西方關係急促惡化,另外身為以能源出口為主的經濟體,加上歐洲乃其天然氣出口的最大市場,俄羅斯欲分散投資,避免出口市場單一化,於是積極開拓亞洲能源出口市場。適逢中國推動「煤改氣」計劃,兩國就一拍即合。在這背景下,「西伯利亞力量」應運而生。

然而,俄羅斯的能源政策,是否真的能夠轉向亞洲呢?現階段,Gazprom 計劃於 2020 年透過「西伯利亞力量」向中國輸出約 50 億立方米天然氣,於 2021 年輸出 100 億立方米,直至在 2025 年,天然氣運輸量將達到每年 380 億立方米。這數量看似龐大,但對俄羅斯來說,歐洲市場仍遠比中國市場重要。

2018 年,Gazprom 向歐洲市場總共輸出了近 2,000 億立方米天然氣,單單是德國已經佔了其中的 585 億立方米,比起首年透過「西伯利亞力量」對中國的出口量,根本微不足道。最重要是,俄羅斯向歐洲拓展天然氣出口市場的計劃從未間斷。首先是「北溪二號」(Nord Stream 2)。烏克蘭危機翌年,Gazprom 便與由西歐財團達成協議,興建由俄羅斯經波羅的海通往德國的「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預計管道能在明年投入運作,屆時俄羅斯每年可向西歐輸出 550 億立方米天然氣。

 

另一管道,就是於明年一月正式運作的「土溪」(Turkstream)。俄羅斯建立此管道的初衷,是為了取代經烏克蘭的跨巴爾幹天然氣管道(Trans-Balkan Stream),以免因烏東局勢影響其天然氣出口到歐洲。「土溪」經黑海,每年把 315 億立方米天然氣一半出口到土耳其,一半經巴爾幹半島輸送到歐洲。從以上對歐洲的天然氣出口計劃看來,歐洲仍是俄羅斯天然氣的最大市場,地位無可取代。

就地理位置而言,俄羅斯拓展中國天然氣市場,並不會削弱歐洲天然氣市場。事實上,「西伯利亞力量」管道的天然氣主要來自西伯利亞東部恰揚金(Chayanda)與科維克塔(Kovykta )氣田,而輸往歐洲的天然氣則來自西伯利亞西部的烏連戈伊(Urengoy)及揚堡(Yamburg)氣田,現時東西線互不相通,因此歐洲與中國天然氣市場並行發展,並不存在此消彼長的關係。俄羅斯向東發展,離不開歐洲市場仍然舉足輕重的事實。

「西伯利亞力量」的天然氣運輸量預計在2025年會達到每年 380 億立方米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向東發展的不穩因素

 

比起歐洲,其實俄羅斯向中國發展天然氣市場的道路更不確定。俄羅斯與歐洲國家之間的天然氣貿易關係早就變得穩固,具一定基礎,可是俄中之間的天然氣貿易,仍處於剛起步階段,變數頗大。比如說,在 2025 年以後,中國能否用盡「西伯利亞力量」的天然氣額度,很取決於中國本身的經濟情況。近年,中國經濟逐漸送緩,以往國民生產總值(GDP)增速「保七」不再,為節省成本,或放寬「煤改氣」計劃,導致天然氣供過於求。

 

另一方面,縱使俄羅斯無論在歐洲或是中國市場,都同樣應對液態天然氣(LNG)的競爭,但面對上述中國經濟減速狀況,基於成本計算,來自中亞國家土庫曼的管道天然氣,會是阻礙俄羅斯向中國發展天然氣出口的因素。第一,土庫曼是中國最大的天然氣進口來源,地位穩定;第二,8 成土庫曼天然氣出口到中國,前者依賴後者,令中國對土庫曼有更大議價能力;第三,土庫曼售天然氣予中國的格價成謎,但估計十分低廉,或者土庫曼只能以天然氣換取中國貸款作發展國內基建。基於上述理由,俄羅斯向中國發展天然氣市場,未必一定能收預期結果。

 

「西伯利亞力量」天然氣管道開通,的確能讓俄羅斯天然氣出口更多元,但至少在 2025 年之前,無助改變其出口市場結構。在可見將來,歐洲天然氣市場仍然是不可替代。

 

(原文刊於聯合早報,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歐盟的「危」與「機」-「能源大動脈」如何本同末異

反思中亞管道若干問題

沉默的鬥爭 —— 俄羅斯如何漸漸地失去中亞?

除了中國,還有別的選擇嗎?──看準大國矛盾,土庫曼「能源外交」的智慧與挑戰

俄羅斯遠東聯邦區經貿發展研究

向東進擊的戰鬥民族:俄羅斯的遠東拓荒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