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選舉脈絡

【聯合早報特約】以色列破天荒一年兩大選 料換湯不換藥

政治果真一天也嫌長!以色列四月國會大選結束後,包括筆者在內的大部分評論員也預料內塔尼亞胡能夠順利籌組執政聯盟。然而,內塔尼亞胡在死線前只能拉攏到60席的支持,尚差1席才能達標。原本內塔尼亞胡仍可以嘗試向以色列總統里夫林(Reuven Rivlin)要求延長相關的死線,但他意屬解散國會重新大選,最後在他的帶領下,以色列國會以74票贊成45票反對通過解散國會動議。

 

政治果真一天也嫌長!以色列四月國會大選結束後,包括筆者在內的大部分評論員也預料內塔尼亞胡能夠順利籌組執政聯盟。然而,內塔尼亞胡在死線前只能拉攏到60席的支持,尚差1席才能達標。原本內塔尼亞胡仍可以嘗試向以色列總統里夫林(Reuven Rivlin)要求延長相關的死線,但他意屬解散國會重新大選,最後在他的帶領下,以色列國會以74票贊成45票反對通過解散國會動議。

 

以色列史無前例一年內兩度舉行國會大選,有其結構性的政治原因,亦與內塔尼亞胡的個人因素息息相關。以色列國會選舉採用比例代表制,任何政黨只要在總得票率達3.25%便可確保有代表能躋身議會,這注定會導致以色列出現政黨碎片化的現象(註一)。內塔尼亞胡過往仍能拉攏一些政治立場為中間偏左的議員的支持,但由於是次他受到貪污醜聞纏身,加上他在選舉前夕接受美國特朗普的加持非法吞併戈蘭高地,以及聲言當選後會吞併西岸殖民統治區以催谷右翼票源,所以他能夠選擇的合作對象範圍早已局限於右翼陣營。

內塔尼亞胡面對貪污醜聞及戈蘭高地爭議,令他無法再拉攏中間偏左議員的支持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拉攏雷哈迪猶太教徒抑或中間偏左支持料成關鍵

是次「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Yisrael Beiteinu)政黨領導人阿維格多·利柏曼(Avigdor Lieberman)扮演關鍵一席的角色,不過他選擇變卦,要求內塔尼亞胡撤銷延續雷哈迪猶太教徒免除服兵役的特權(註二)。利柏曼的選擇其實同時具備了法理和民意依據的。在法理上,以色列最高法院於2017年9月已判定雷哈迪猶太教徒免除服兵役的特權有違憲法。在民意上,很多以色列民眾對雷哈迪猶太教徒享有各種政治和經濟特權深感不滿。根據猶太人民政策研究所(Jewish People Policy Institute)的一項民調顯示,只有約20%的猶太裔以色列人認為雷哈迪猶太教徒對以色列有「非常正面的貢獻」,近一半受訪者認為雷哈迪猶太教徒對以色列的貢獻為「負面」(註三)。由此可見,雷哈迪猶太教徒在以色列幾近是好食懶做的代名詞。然而,若然內塔尼亞胡答應取消免除雷哈迪猶太教徒服兵役的特權,他勢必會失去右翼聯盟的支持,屆時他同樣未能成功籌組執政聯盟。

 

以色列鐵定重新舉行國會大選後,外界的其中一個關注焦點,是上次大選與內塔尼亞胡旗鼓相當的班尼·甘茨(Benny Gantz)能否把握是次捲土重來的機會。然而,利柏曼改變對兵役法的立場後甚有可能分薄甘茨的票源。再者,甘茨在上次選舉中未能得到中間偏左及阿裔選民的積極支持,如他在是次選舉中改變策略主動拉攏他們,又有可能得失原先的右翼陣營支持。不過,內塔尼亞胡亦非完全沒有隱憂的。由於他受到貪污醜聞的纏身,他與右翼陣營的議價能力大不如前,重新大選不會改變這個問題。此外,原先他提前大選的其中一個主因,是希望新成立的執政聯盟能趕及在貪污案開審前於國會通過免除他接受法律起訴的法案,如今以色列國會卻重新大選,意味着內他不可能得到行政和立法機關的庇護(註四)。

 

上次大選旗鼓相當的班尼·甘茨再次挑戰內塔尼亞胡,成為了各界的一個焦點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重新大選無礙右翼當道

內塔尼亞胡寧願任由國會解散也不嘗試力挽狂瀾,到底他是否已另有辦法應付官司纏身,目前無法得得知,但以色列重新大選不甚可能改變右翼勢力主導政壇的局面,卻是路人皆知的事宜。目前以色列中間偏左的外交立場已被標籤成懦弱、失敗和危險的同義詞。甘茨上次大選的競選策略是集中批評內塔尼亞胡的誠信和品格,而非他的外交政策。甚至可以說,在內塔尼亞胡管治下,以色列近年的失業率一直只有約4%,以色列的全球快樂指數更長期高居前20名(註五)。若非內塔尼亞胡受到貪污醜聞纏身,他連任總理一職本應十拿九穩。甘茨在上次競選最後階段所提倡的伊朗和巴勒斯坦政策與內塔尼亞胡的大同小異,可見他亦不敢在得失龐大的鍚安主義右翼選民。

 

有分析指,以色列重新國會大選窒礙了美國特朗普推出以巴和談「世紀交易」方案的進度。不過,這個方案未正式推出前便承受性成疑。巴勒斯坦總統馬哈茂德·阿巴斯(Mohmoud Abbas)早已表明會杯葛在巴林舉行的會議,坐擁明顯軍事優勢的以色列亦不熱衷於參與和談。對以色列來說,近年積極在中東擴張的伊朗才是她的心腹大患;她更關注的問題,甚有可能是自己在美伊衝突升溫中要付出多大代價去維護國家安全(註六)。

 

註釋

註一:Plesner, Yohanan, “How to End Israel’s Political Impasse,” Foreign Policy, 12 June 2019, retrieved from: https://foreignpolicy.com/2019/06/12/how-to-end-israels-political-impasse-netanyahu-avigdor-lieberman-elections-electoral-reform/?fbclid=IwAR1Zog3KebAg2rTzNMd3-X8aitqcjysXDe0QeC1c1uv8CwP2a1kp2fcJDg8

註二:值得一提的是,利柏曼已非首次令內塔尼亞胡陷入政治危機。去年11月,他便因不滿內塔尼亞胡與哈馬斯簽訂停火協議,毅然牽頭帶領「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的黨友退出執政聯盟,相關決定亦是促使內塔尼亞胡決定提前大選的其中一個關鍵因素。

註三:Shmuel Rosner, “In Israel, politics gets a new enemy,” The New York Times (International Edition), 1-2 June 2019, p. 9.

註四:Joshua Mitnick, “New Vote in Israel Puts Trump’s Deal of the Century on Ice,” Foreign Policy, 30 May 2019, retrieved from: https://foreignpolicy.com/2019/05/30/new-vote-in-israel-puts-trumps-deal-of-the-century-on-ice/?fbclid=IwAR0TA1zoIgQTVDmsOu7PmF10Yncx_PWJDwctV5h6Rrzylh_CcI7yWV_xU7w

註五、六:Steven A. Cook, “Israel Is at Peace (With Itself),” Foreign Policy, 30 May 2019, retrieved from: https://foreignpolicy.com/2019/05/30/israel-is-at-peace-with-itself/?fbclid=IwAR1jKD7Z1zhnNmgsCxlpel4zeLqtpjaLPd_LQR4UFfVXhzZNyeY3Sl3wVKA

 

(原文刊於聯合早報,作者楊庭輝,楊庭輝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兼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副研究員)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以色列國會大選——內塔尼雅胡面臨的困境

以巴衝突戰火連綿 世紀復和談何容易

暴力鎮壓「返鄉大遊行」 以軍犯戰爭罪行

以色列版《吉姆克勞法》粉墨登場?

人籌碼漸少 右翼步步進迫

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以色列立國的「遙距」精神原動力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