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東盟

【聯合早報特約】中美南海軍事博弈

不過,美軍能隨意進入地球上任何海域,震懾區內敵國、保護盟友,以至發動攻擊的軍事能力是美國維持現行其主導的國際秩序的支柱,攸關其核心國家利益;故所以美國不可能接受中國試圖把其軍艦拒諸南海門外,讓其脆弱的東南亞盟友獨力面對中國。換言之,即使中國能與區內各國就資源和主權分配妥協,但由於中美兩國在南海的軍事戰略利益從根本上就互相衝突,這個南海問題癥結只會讓爭端無了期地延續下去。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早前在保守派智庫Hudson Institute發表演說,全方位嚴詞批評中國近年各種擴張舉動,已明目張膽地威脅現行世界秩序、美國的全球利益,以至是美國的國內政治,明言美國不會坐視不理。這場近45分鐘的演說中,彭斯就南海問題僅僅說了125個字,沒有提及資源爭奪,也未觸及主權問題,只控訴中國軍事化南海,並粗暴阻撓美國在南海行使航行自由,反映當今南海爭議的本質,其實幾乎純粹是軍事力量博弈。

 

根據中國「南海九段線」的主權主張,幾乎整個南海的島嶼都屬於中國領土,並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擁有這些島嶼附近12海里的領海,以及其附近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而美國和東南亞各國顯然反對此主張。2015年10月,美國開始延續至今的「航行自由行動」(FONOP),不斷派船駛近南海各島嶼,挑戰中國對該海域的實質控制權;2016年7月,常設仲裁法院(PCA)裁定中國的南海主權申述不符合國際法,其後申訴國菲律賓和美國都以此為據,否定「九段線」的合法性。

 

只不過以上種種都未能阻止中國實質佔有南海島嶼。現任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曾估計,截至2016年12月,中國在南海建造的人工島面積合計逾3200公頃,並在那些島嶼上建造各種戰略設施。問題是,中國那麼積極去建造人工島,意欲為何?

中國、菲律賓和越南各自控制南海不同的島嶼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這並非只是要宣示主權,或是控制該海域內的天然資源。首先在主權問題方面,先不論上述PCA的裁決,即使只根據UNCLOS的定義,南海不少島嶼也是屬於不能住人的「礁」(Reef),就算國家把礁擴建成人工島並建設永久設施,也不能視為「領土」。第二,南海的天然資源確實豐富,美國能源資訊管理局(EIA)估計,南海除了有豐富漁業資源,還有多達相當於110億桶的石油和190萬億立方米的天然氣蘊藏;然而正如彭斯所說,中國在南海建設的是軍事基地,部署的是導彈,這些東西對開採天然資源亳無幫助。

 

但是,中國也並非直如美國指控般,密謀剝奪南海的航行自由。事實上,根據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透過南海進行的貿易量總值1.47萬億美元,佔其貿易總額達39%(2016年數字),換言之若中國強行阻斷南海航道,自身也會元氣大傷。而且由於南海航線的咽喉位置,包括馬來甲海峽、巽他海峽、龍目海峽等,都是由東南亞國家掌控,故中國在南海建設如補給基地的設施,延長海軍和空軍的常規火力投射範圍、加快反應時間,反過來說其客觀效果之一或是能震懾這些國家,以防它們「圖謀不軌」。

 

坊間不少評論說中國是要突破「第一島鏈」封鎖,但早於2008年12月開始,中國就有能力派軍艦遠赴亞丁灣打擊索馬里海盜,那時中國還未積極於南海建設。若中國真是要突破「第一島鏈」,打造遠洋海軍,需要的是建立更多海外補給基地,而非在南海部署導彈和軍機。

中國早在90年代初在永興島興建機場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中國在南海大興土木,首要考慮其實是想確保自身國防安全。先仔細看看中國周圍的國家:蒙古、中亞和中南半島各國與中國實力差距太大,怎樣也不可能挑戰中國;俄羅斯和北韓均與華關係友好;印度若要由陸路侵華,必先經過遼闊的西藏地帶,甚至要跨過喜馬拉雅山脈,才有望推進至四川等腹地,相當不切實際;而日本則受和平憲法限制,可見將來都不會主動攻擊中國。因此對中國而言,最大甚至唯一的國防危機,是萬一與美國反目開戰,美軍會從東海和南海進軍入侵。

 

先不論東海格局,中國防範美軍從南方入侵的最佳辦法,就是在南海部署大量的反艦和防空導彈,以及各種戰鬥機和轟炸機,構築一個直線距離達數百以至逾千公里的緩衝區域,不容許美軍戰艦隨意進入,尤其是在戰時,以防範美軍直接攻擊南部多個戰略重地或主要城市,甚至登陸。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前司令Harry Harris曾形容中國在南海建造「沙長城」(Great Wall of Sand),就此看來可謂一語中的:南海軍事設施就像長城般,首要目的是防禦,而非擴張。

 

不過,美軍能隨意進入地球上任何海域,震懾區內敵國、保護盟友,以至發動攻擊的軍事能力是美國維持現行其主導的國際秩序的支柱,攸關其核心國家利益;故所以美國不可能接受中國試圖把其軍艦拒諸南海門外,讓其脆弱的東南亞盟友獨力面對中國。換言之,即使中國能與區內各國就資源和主權分配妥協,但由於中美兩國在南海的軍事戰略利益從根本上就互相衝突,這個南海問題癥結只會讓爭端無了期地延續下去。

 

(原文刊於聯合早報,作者曾維駿)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消失的蜜月期:美國新總統的亞太安全困局

印太戰略橫空出世 東盟建構「新」區域戰略角色

美國外交鐘擺 重歸現實主義

進擊的中國——澳紐在南太平洋的戒慎恐懼

從特朗普「美國優先」看美國未來的中東政策

針對中國還是反政府?越南示威的虛與實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