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東亞 歐盟

【聯合早報特約】世貿總幹事遴選成棋盤 全球治理一波三折

從美國總統到北韓最高領導人,2020年不少惹來大量猜測的繼任問題牽涉重大地緣政治意義,但早已千瘡百孔的世貿總幹事一職就恐怕不在此列。事實上,能夠順利如期在11月初選出下任總幹事已經十分不易,因此相信會是聯合國成立75週年的「生日願望」之一。

 

世紀疫情肆虐,各國紛紛封關,導至世界各地經濟活動停擺。作為跨國貿易的倡議者、捍衛者,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此刻不但未有踏出來帶領世界面對危機,總幹事阿澤維多(Roberto Azevedo)更在今年5月宣佈因個人理由辭職,轉投私人市場出任百事公司執行副總裁兼首席企業事務官一職。面對前所未見的世界經濟危機,新任總幹事能否借此機會改革WTO,抑或只能捍它提供一個溝通平台此一僅餘價值固然值得關注,但同樣值得留意的是,大國博奕—尤其是中美之間纏鬥—-對世貿,以至全球貿易秩序的影響正逐漸擴大。

世貿總幹事阿澤維多在今年5月宣佈因個人理由辭職,面對前所未見的世界經濟危機,新任總幹事能否借此機會改革WTO?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戰後政經秩序的崩壞

戰後秩序其中一個重要邏輯是透過跨國經貿製造互相依賴和共同利益、提高戰爭成本,從而達到避免戰爭的最終目的。WTO作為其中產物,專門負責處理國際貿易相關事項。WTO主要工作有三:就全新或修改貿易協議進行談判、監察164個成員之間的貿易活動是否合規,以及處理貿易紛爭。

 

WTO總幹事一職每屆任期四年,職責包括代表WTO參與國際會議、為組織議程設定大方向等。由於阿澤維多提前一年結束其第二個四年任期、於今年八月底離任,選出繼任人前的真空期,則由四名現任副總幹事延長任期共同代理--此一機制是為了避免再次岀現1999年4個月領導人真空期的情況而制訂的。隨著繼任人的遴選程序啟動,目前得出八名分別來自英國、沙特、肯尼亞、韓國、摩爾多瓦、埃及、尼日利亞和墨西哥的候選人,當中又以尼日利亞前財政部長Ngozi Okonko-lweala和在WTO工作多年、來自肯亞的貿易專家Amina Mohamed被看高一線。

 

在推動世界經濟、金融、貿易、發展等事情上,WTO與另外兩個布列頓森林體系機構--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多年來合作無間,為絕大部分人帶來前所未有的生活水平。然而有別於IMF和世銀明顯地由發達國家主導,WTO表面上更「民主」的特色已使其淪為大國博奕的棋盤。例如2018年,由於特朗普政府不滿WTO「偏幫」中國,美國因而在設有七名常設法官的上訴機構Dispute Settlement Body (DSB)妨礙新法官的指派過程,令DSB現時僅乎合最低的運作要求(三名法官)。今年11月,餘下的三名法官中將有二人任期屆滿,屆時DSB變相將會停止運作。加上自從2001年的多哈回合談判失敗,而且承傳了容易受成員國以資金作要脅的等缺陷,WTO面臨改革的壓力與日俱增。

中美角力已漫延至世貿總幹事遴選一事上,中美兩國很大機會互不支持對方的屬意人選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中美角力侵損共識秩序

更甚的是,中美角力已漫延至世貿總幹事遴選一事上。在處理新型肺炎全球大流行一事上,特朗普直指譚德塞(Tedros Adhanom)領導的世界衛生組織是「中國的扯線公仔」,開始警剔中國在國際組織建立的影響力。畢竟現時聯合國轄下15個專門機構中,已有4個由中國出任首長。因此,WTO總幹事的遴選很可能會出現中國支持的候選人不會獲得美國支持;美國支持的候選人不會獲得中國支持的困局,為WTO的工作帶來額外困難。(世貿總幹事的遴選機制雖然可經投票產生,但未曾採用。該職位傳統上是經由共識產生:由WTO內三個委員會的主席與164個成員國的代表各自磋商,讓成員國提交數個屬意人選,最高支持率的五人留下;然後再次分別磋商並提交屬意人選,得出最高支持度的兩人;再重覆整套程序,得出最終人選,最後經所有成員國確認。)

 

從美國總統到北韓最高領導人,2020年不少惹來大量猜測的繼任問題牽涉重大地緣政治意義,但早已千瘡百孔的世貿總幹事一職就恐怕不在此列。事實上,能夠順利如期在11月初選出下任總幹事已經十分不易,因此相信會是聯合國成立75週年的「生日願望」之一。

 

(原文刊於聯合早報,作者朱啟政)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後疫情時代」:區域化後的大國關係

抗疫凸顯集體行動局限 氣候暖化勢成下一波全球攬炒

歐盟醫療資源政治經濟學:疫病曝露了什麽問題

武漢肺炎疫情是歐盟整合不足的體現和繼續深化的契機

歐盟政經生態進化 還看降伏病毒成敗

武漢肺炎下的新興市場:積弊已久的阿根廷會成爲債務危機的第一塊骨牌嗎?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