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聯合早報特約】世紀疫情牽動伊朗內政外交

不過,縱然伊斯蘭革命衞隊在抗疫期間的表現不甚討好,但整體來說,它所支撐的伊朗強硬保守派並不一定會受到重挫。甚至可以說,若然美國繼續對伊朗實施極限施壓政策,伊朗的強硬保守派便愈有機會鼓動民族主義的情緒凝聚國內人民的支持。

 

國際局勢向來瞬息萬變。今年年初,美國刺殺伊朗革命衛隊聖城軍指揮官蘇萊馬尼,震驚全球,美伊雙方旋即就事件展開唇槍舌劍。當國際輿論紛紛憂慮中東將迎來新一輪軍事衝突升級之際,特朗普在一眾白宮官員陪同下出席記招為事件降溫,雙方說好的軍事行動升級均沒有付諸實踐。更意想不到的是,相對於軍事衝突威脅,世紀疫情對美伊雙方的殺傷力更為直接巨大。有評論指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加劇了對方的疫情危機,事實上伊朗自身也需為應對疫情不力負上重大責任–然而無論真相如何,伊朗國内保守派利用疫情處理的失敗架空了相比之下仍屬溫和的魯哈尼總統,結果對於伊朗這個中東地區最大不穩定因素的影響顯然弊大於利 。

 

涉阻伊朗購醫療用品挨批 美反擊指對方暗懷鬼胎

伊朗爆發世紀疫情後,美方對伊朗的制裁取態成為了外界的關注焦點,原因是美方原定的經濟制裁措施涉窒礙對方購得抗疫所需的物資。就此,美國財政部於2月27日宣布放寬對伊朗央行的制裁,容讓伊朗入口新冠肺炎病毒檢測試劑盒和醫療用品。翌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提出向伊朗政府提供直接的醫療物資援助(註一)。此後,特朗普政府重覆強調,美國制裁伊朗的行動並無阻礙對方購買醫療救援物品(註二)。不僅如此,美國已準備好在有需要時直接向伊朗捐助醫療物資(註三)。

 

然而,伊朗不僅沒有接受美方拋出的新方案,而且駁斥指特朗普和蓬佩奧的言論是美方妖魔化伊朗的心理戰。另外,伊朗嘗試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借貸50億美元,但遭到美國的強烈反對。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向《The National Interest》表示,伊朗貪腐官員把人道援助的資金中飽私囊和用作支援恐怖活動的惡行罄竹難書(註四)。言下之意,是特朗普政府相信,即使讓伊朗借貸成功,相關貸款也不太可能主要用在醫療用途上。可是,美國的主要盟友歐盟已決定支持伊朗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申請援助,並承諾向伊朗提供2000萬歐元的人道援助(註五)。

伊朗的真實感染人數迄今仍然是個謎,當地國營電視台更報道新冠肺炎病毒是美國與以色列的生化武器,令更多國民質疑官方公布的疫情資訊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伊朗隱瞞疫情重挫官民互信

其實,美伊雙方角力多時,雙方均希望透過是次疫情危機令天秤向自己的一方傾斜。無論如何,即使暫且撇除上述的爭議不談,伊朗也需就被疫情弄得朝頭爛額負上頗大程度的責任。

 

具體而言,伊朗的真實感染人數迄今仍然是個謎,但外界一般相信,這個封閉的神權政治國度是疫情最嚴重的中東國家,原因是她在整個2月份貽盡實施封城和隔離政策的黃金時機。伊朗官員和議員受感染人數之多,亦可側面反映伊朗疫情危機的嚴重程度。事實上,儘管伊朗國內媒體早在2月初便已開始披露有國民感染新冠肺炎,但伊朗政府拖延至2月19日才首次披露有兩名國民感染疫症身亡,那即意味着政府在病人確診至身亡前一直隱瞞有人受感染的事實。此外,不少醫生被威脅警告不能披露伊朗疫情的真相,加上伊朗國營電視台匪夷所思的報道,例如巴奇亞拉醫科大學(Baqiyatallah University of Medical Sciences)阿里·卡拉米(Ali Karami)教授在節目上把新冠肺炎病毒描述成美國與以色列針對攻擊伊朗而研發的生化武器(註六),使愈來愈多國民質疑官方公布的疫情資訊的可信性。

 

值得一提的是,在世紀疫情未爆發時,伊朗已需面對官民互信每況愈下的問題。比方說,去年11月,伊朗武裝部隊鎮壓國內因不滿油價飆升而爆發的示威。又例如,今年1月,伊朗政府試圖隱瞞撃落烏克蘭客機,結果導致伊朗再度爆發示威。如今伊朗隱瞞疫情證據確鑿,尤有甚者,當愈來愈多國家實施隔離、封城和保持社交距離的政策時,伊斯蘭革命衞隊仍派遣30萬軍人到疫情爆發重災區試圖向民眾展示強捍的一面(註七),如此脫離現實的官方宣傳橋段,只會徒添清醒民眾的反感。

伊朗伊斯蘭革命衞隊捐出百分之二十的軍人薪金協助抗疫,有指這是強硬保守派為明年舉行的伊朗總統大選造勢行動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藉疫情危機打擊溫和派 伊朗強硬保守派謀明年全面奪權

不過,縱然伊斯蘭革命衞隊在抗疫期間的表現不甚討好,但整體來說,它所支撐的伊朗強硬保守派並不一定會受到重挫。甚至可以說,若然美國繼續對伊朗實施極限施壓政策,伊朗的強硬保守派便愈有機會鼓動民族主義的情緒凝聚國內人民的支持。

 

回顧當初,魯哈尼擔任伊朗總統初期曾嘗試箝制伊斯蘭革命衞隊的經濟影響力,例如不顧伊斯蘭革命衞隊的反對推動改革提升國內經濟的透明度(作為達成「伊朗核協議」的其中一項條件),但美國總統特朗普於去年把伊斯蘭革命衞隊列為恐怖組織後,魯哈尼便被逼放棄相關舉措,否則便被認定與美國同氣連枝出賣伊朗的國家利益(註八)。平情而論,在伊朗爆發世紀疫情前,魯哈尼的實際政治權力已礙於不利的政治局勢而不斷遭到削弱,當中最明顯的例子,是哈梅內伊於去年3月委任於2016年總統選舉中落敗的保守派旗幟人物萊希(Ebrahim Raisi)擔任伊朗司法制度首席法官,加上伊朗強硬保守派勝出最近的國會選舉,現時的魯哈尼無疑是名符其實的「跛腳鴨」總統(註九)。

 

面對抗疫不力的指控,伊朗強硬保守派不僅多番強調是次疫情是美國和以色列聯合打擊伊朗的陰謀,而且試圖把輿論導向批評指魯哈尼政府嚴重誤判形勢。與此同時,伊斯蘭革命衞隊宣布將領軍階的軍人捐出百分之二十的薪金協助抗疫。凡此種種,皆是強硬保守派為明年上半年舉行的伊朗總統大選造勢的舉動(註十)。雖然魯哈尼肯定無法尋求再度連任,但凸顯他的施政失誤無疑是旨在削弱溫和改革派的支持度。伊朗強硬保守派的如意算盤能否打得響,尚待分曉,但明顯可見,疫情危機並非單純的醫學問題,不同的政治勢力也在密謀為政敵送上致命的一撃。從全球抗疫的角度來看,這無疑是禍福難料。

 

註釋:

註一:Petti, Matthew. 2020. “Coronavirus: The Deadly New U.S.-Iran Standoff,” The National Interest, 9 March.

註二、三:Petti, Matthew. 2020. “Sen. Murphy: Trump’s Iran Policy Could Cause ‘the Death of Innocent People’ By Coronavirus,” The National Interest, 14 April.

註四、五:Petti, Matthew. 2020. “Trump Administration Comes Out Against IMF Coronavirus Aid To Iran,” The National Interest, 7 April.

註六、七:Aarabi, Kasra. 2020. “Iran Knows Who to Blame for the Virus: America and Israel,” Foreign Policy, 19 March.

註八、十:Tabatabai, Ariane M. 2020. “Iran’s Revolutionary Guards Play Politics With the Coronavirus,” Foreign Affairs, 29 April.

註九:Toossi, Sina. 2020. “Iran’s Hard-Liners Are Sitting Pretty,” Foreign Affairs, 16 April.

 

(作者楊庭輝,楊庭輝為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副研究員)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自顧不睱 伊朗暫擱報復美國與以色列行動

美國精準攻擊伊朗項莊舞劍 志在東方

特朗普執意圍堵伊朗 四方八面皆不積極支援

特朗普圍堵伊朗兩連撃 成效如何待分曉

伊拉克淪為伊朗附庸 氣焰日盛終引火自焚

伊朗革命未修成 神權政治待糾正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