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澳洲來鴻】中國城鄉發展新思維—貴州之行小結

2012的11月上旬﹐我有機會參加了一個貴州的考察團和一行十幾位善長去到兩間分別是他們捐助的學校出席啟幕儀式。 從香港出發到深圳寶安機場乘坐約兩個小時的飛機到達了貴州之旅的第一站﹐貴州省省會—貴陽。

 

在甲秀樓前欣賞南明河畔的風光﹐我們還困惑在這個景色秀麗﹐五星級酒店服務齊全的地方為何會有被「扶貧」的需要﹖直到第二天我們從早上出發﹐坐了6個小時車到達第一站—荔波縣縣城﹐才體會到接待人員所謂「城區就是山區」的雲貴高原特色。

 

荔波縣是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下屬的一個縣﹐有著名的小七孔風景區。自治州長及州委書記均分別為苗族和彝族。漢族在貴州才是真正的 「少數民族」。

 

離縣城再一個多小時的山路﹐我們到達了洞糖學校﹐有著由香港善長捐助二十八萬人民幣作為改善工程的一所新教學樓。整個學校在山林之中﹐校長介紹稱平均每位學生每天要步行1至2小時上學﹐所以他們下一個項目是想建造一所學生宿舍給全校小一至高中的學生。

 

近年來中國山區教育發展的趨勢已經略有變化﹐在偏遠地區的扶貧教育工作已經不是單單建立一所學校﹐而是在原有的基礎上增添或優化。例如一座新的教學樓作分班教學﹐建立師生以改善上學不便及「留守兒童」問題﹐捐助圖書館甚至電腦室以擴展知識的傳授。 這不提升了山區學生的學習和生活﹐重質不重量的新形式亦更符合發展學的邏輯。

 

第二所學校位於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首府凱里市﹐市中心也是一樣的繁華熱鬧﹐但和洞糖學校一樣﹐從市中心行駛2個多小時泥濘的山路後﹐又到了偏遠的山區。在山區崎嶇不平的地勢上﹐基礎設施如公路﹑隊道的成本遠比平原的高﹐這也造成了貴州運輸﹐人物流動不便的結果。

 

凱里市的荷花小學也是小學和中學結合的綜合學校﹐由香港善長捐款,凱里市人民政府匹配資金興建的僑愛教學樓是荷花小學最現代的大樓,提供了更多的教室和活動空間。由社會各界捐助並由政府撥款的方式可以避免了對社會外來資金的過度依賴,保持獨立的發展道路;同時也一定程度增加了善款運作的透明度。

 

這個學校的學生和老師大部份都是少數民族,事實上黔東南州的少數民族人口占全州人口總數的81.87%,其中苗族人口占42.09%,侗族人口占31.86%,還有水族、布依族、土家族、畬族、仫佬族、壯族、瑤族等33個不同民族。

 

不平的山路沒有磨平少數民族的好客和熱情,好像對遠方客人的來訪以苗族特色的三道「迎客酒」接待,民族風情非常濃郁。在努力實現他們「中國夢」的同時致力保存他們獨帶的文化和美麗的自然風光。

 

這當然不會是一條容易的道路,他就和貴州的山路一樣,要以篳路藍縷的精神,才可為這片雲貴高原上的山林土地開啟更美好的道路。就像Lawrence Durrell所說 「多樣性是唯一值得奮戰的事物」(Variety is the only thing worth fighting f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