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東亞

【星期日明報特約】《大清帝國與中華的混迷——現代東亞如何處理內亞帝國的遺產》書評 大中華主義者不能自拔的中華混迷

《中華混迷》成書於2007 年,原出版社講談社於2017 年把此書編入「興亡的世界史」系列之一。此書雖是作者以博士論文為基礎,加入大學講義和公開講座編輯而成,如上文所說,最後一章對有心鑽研的人實屬缺點,但對一般未接觸過新清史的大眾來說,此書是上佳的普及作品。與劉仲敬的《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相比,同樣是一反傳統大中華史觀,帶出大清帝國原本的核心利益在於內陸亞洲而非海洋亞洲,但《中華混迷》較為易讀,且能深入淺出解釋清廷的中外一體政策。假如你迷失於《國史大綱》的「滿清是部落民族壓迫政權」說法,《中華混迷》這本新清史入門就能給你另一種說法;但如果你堅持大中華史觀,近代中國毫無疑問要繼承大清盛世的版圖,此書或許只是另一個經過裝飾的日本右翼觀點。

 

近年,日本學者不斷出版以東亞角度出發的中史書,台灣的出版社跟進把相關著作翻譯成正體中文,加上旅美的中國學者劉仲敬也發表有別於傳統大中華錢穆史觀的中史書籍,一時間「內亞」、「東亞」、「滿蒙」、「中華帝國」等概念紛紛湧現。究竟「中國」和「中國人」在政治上的概念是什麼?且從何而來?日本學者平野聰這本《大清帝國與中華的混迷——現代東亞如何處理內亞帝國的遺產》(以下簡稱《中華混迷》),從新清史角度出發,帶出了塑造近代中國的三個重點:清廷的中外一體政策、經世儒學家擁抱乾隆盛世版圖、西方與日本的國家主權概念。

 

走出漢本位的新清史

傳統漢人中心觀點的清史,強調滿族統治階層以至周邊的蒙藏回如何被漢化,藉此解釋清廷繼承了華夏╱中華文明正朔。源於美國的新清史則着重分析不同族群的歷史文獻,帶出滿清統治階層主動推行多族群統治,而非純粹滿蒙藏回受漢化。

 

作者介紹新清史觀點前,以貫徹大明的華夷之辨思想為鋪墊,指出大清拉攏同樣是騎馬民族的蒙古人入主中原,及後為了鞏固滿蒙同盟,悉心「照顧」蒙古人宗教信仰——藏傳佛教,清廷以藏傳佛教守護者之名(滿洲(Manchu) 之名源自佛教四大菩薩之一文殊菩薩的梵文音譯),禮節性地把西藏的達賴喇嘛政權納入大清的範圍(清廷派遣名義上的駐藏大臣,但大部分時間是達賴喇嘛政權自治),塑造了清廷的「內陸亞洲帝國」傾向。作者稱,滿清把蒙古、西藏及乾隆皇帝攻下的原準噶爾汗國地區(即新疆)歸入理藩院管轄,而漢人地區歸禮部所管,顯示了滿清是按照各族群的文化特性,分而治之,間接反駁大中華史觀強調的單向漢化論。

 

滿蒙藏漢回共存的中外一體

滿族入主中原後,作者指出滿清統治階層一方面承襲大明大部分的政治制度(即指漢化),沿用朝貢制度,但另一方面仍然極力維持滿洲人原有的身分認同。作者在此以《大義覺迷錄》為例,提及雍正皇帝傳召《知新錄》作者、抱有傳統華夷思想(即反清復明)的曾靜入宮爭辯華夷之辨時,當面承認自己是曾靜眼中的「蠻夷」,批評曾靜不應把「華」或「夷」等概念與某一文化或族群劃上等號,強調任何文化或族群均可以達至「華」的境界,而他日後不時以「中外一體」一詞,向大清臣民宣揚這種想法。作者認為,雍正皇帝的「中外一體」說法,不但表現出清廷統治核心思想,而這個視滿蒙藏漢為一體的概念,是日後經世儒學以至清末知識分子建構現代中國的起源。

不少「自古以來中國一部分」仍然在其他國家手中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經世儒學家眼中神聖的乾隆盛世

書中認為,記錄雍正皇帝在《大義覺迷錄》反駁的華夷之辨觀點漸獲接受,加上經歷了乾隆和嘉慶兩帝由盛世走向衰弱之勢,本來應抱持華夷思想的漢人知識分子,經過了百多年的大清統治後,身分認同方面已經不再執著於華夷

之辨,而是逐漸認同大清多年盛世的統治,結果出現了探求現實處世的經世儒學。作者以魏源的《聖武論》為例,表示經世儒學家形容大清的體制令社會長治久安,歷代大清皇帝以藏傳佛教守護者的名義,實現漢蒙和諧,成功宣揚國威至蒙古、西藏和新疆這些中外一體概念中的「外國」,是真正的天子。

 

就這樣,滿清瓦解後,撇除蘇聯一手促成獨立的蒙古共和國外,國民黨和共產黨相繼視大清的版圖(以乾隆年代為最大)為既有的領土,故此才有今日北京形容台灣和香港是「自古以來中國一部分」的說法。

《北京條約》令清廷成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來處理外交事務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由帝國變國民國家— — 強勢進駐的主權國家概念

早在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西方列強在海洋亞洲的影響力,隨着航海貿易發展迅速而快速上升。發生於1839 年至1842 年之間的鴉片戰爭,一般獲視為大清與西方首次的正面交鋒,惟在作者眼中,真正動搖中外一體和朝貢制度

的,是1856 年至1860 年之間的第二次鴉片戰爭。作者指出,清廷在1860 年與英法為首的國家簽訂的《北京條約》,迫使清廷要以《萬國公法》(Elements of International Law)的各國對等概念應對西方列強,除了成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來專門處理,也推動以「中華」、「中體西用」旗號的洋務運動,希望復興大清盛世。

 

另外,由於此書的日本背景,作者特別提到日本進入了明治年代、建構了日本國主權後,以此擺脫與大清的朝貢關係,開展與西方列強和大清的對等外交,尋求擴展或保護日本的主權。作者稱,日本非常憂慮當時俄羅斯欲把勢力伸展至大清帝國東北部之勢,故此視仍是清廷藩屬國的朝鮮王國為屏障,產生了介入朝鮮的動機,引伸出往後的甲午戰爭、台灣落入日本手上,以及朝鮮獨立然後被日本殖民。甲午戰爭後,作者特別指出日本為了警惕西方列強在東亞的勢力分佈,嘗試拉攏清末改革派洋務官員張之洞,宣傳日清合作論調,當中吸引了梁啟超為首的清末改革派知識分子,紛紛到日本學習富國強兵之道。梁啟超以及其他留日知識分子,在參考了日本的東洋史觀,以及透過日本認識西方的主權國家概念後,分別建構出今日為人所知的「中國」、「中國史」和「中華民族」。

 

《中華混迷》一大敗筆— — 日本之影響分析不足

作者在書中加入日本的影響,本來有助讀者更全面了解日本如何啟發梁啟超等人建構近代中國的國家及身分論述,但最尾一章內容和結構散亂,無法完整交代日本對清廷態度的變化。舉個例,書中沒有解釋福澤諭吉為何起初由提倡「興亞論」變成「脫亞論」,也沒有提及梁啟超和章太炎等人建構近代中國身分認同時,忽略了當時日本與大清內部的族群分佈和文化有別,純粹簡單按照日本的「大和民族」而提出「中華民族」,把大清帝國各族群濃縮至單一國族,結果導致西藏和新疆問題持續至今。

 

《中華混迷》成書於2007 年,原出版社講談社於2017 年把此書編入「興亡的世界史」系列之一。此書雖是作者以博士論文為基礎,加入大學講義和公開講座編輯而成,如上文所說,最後一章對有心鑽研的人實屬缺點,但對一般未接觸過新清史的大眾來說,此書是上佳的普及作品。與劉仲敬的《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相比,同樣是一反傳統大中華史觀,帶出大清帝國原本的核心利益在於內陸亞洲而非海洋亞洲,但《中華混迷》較為易讀,且能深入淺出解釋清廷的中外一體政策。假如你迷失於《國史大綱》的「滿清是部落民族壓迫政權」說法,《中華混迷》這本新清史入門就能給你另一種說法;但如果你堅持大中華史觀,近代中國毫無疑問要繼承大清盛世的版圖,此書或許只是另一個經過裝飾的日本右翼觀點。

 

(原文刊於星期日明報,作者郭耀斌)

 

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針對中國還是反政府?越南示威的虛與實

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是種帝國殖民的手法嗎?從一個歷史的觀點

「中國人來建鐵路,但我寧願他們是德國人!」──為什麼吉爾吉斯的「恐中症」,比鄰國都來得嚴重?

極地征途:中國和日本能否合作拓展 「冰上絲綢之路」?

中國投資東南亞需注意反彈

除了中國,還有別的選擇嗎?──看準大國矛盾,土庫曼「能源外交」的智慧與挑戰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