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歐盟

【明報特約】莊漢生的豪賭

莊漢生入主唐寧街帶來的廉價民粹表演除了是一場對美國總統特朗普滑稽的模仿以外,也是英國將會在今後更爲受盟友孤立的憑據。英國脫歐進程至此,開始由滑稽喜劇,大機率演變成無協議脫歐,英歐雙輸的悲劇終曲。

 

英國保守黨黨魁選舉,結果毫不意外,莊漢生(Boris Johnson)終於坐上了夢寐以求的英國首相寶座,硬脫歐派終於“依照劇本“ 迫使到文翠珊禪讓,奪位成功;聯合王國現在無限接近分裂以及無協議脫歐。獲脫歐鷹派撐腰上任,意氣風發的莊漢生將一切文翠珊已經用過的鷹派言論再講一遍,”不會二次公投“,”十月三十一日必定脫歐“,”不要任何形式的北愛爾蘭擔保條款(backstop)“等等,不一而足。然而,强硬的言論終歸是言論而已,客觀條件上,莊漢生領導的保守黨政府根本無任何吹噓的本錢。在内,聯合王國整體對於無協議脫歐的準備極爲缺乏不説,由於有保守黨議員被發現虛假申報議員福利而被選區選民免職,保守黨如果在勝算甚微的補選中又失去一個席位的話,莊漢生政府的議會大多數岌岌可危。在外,對於在莊漢生就任後馬上表示必須就脫歐協議再啓談判的説法,不但馬上被布魯塞爾回絕,而且,歐盟在英國運油輪在霍爾木兹海峽被伊朗報復性襲擊後一聲不響的反常,種種跡象均表示,對於倫敦的大話,布魯塞爾根本不買賬。内部不穩但又要討好黨内鷹派的莊漢生政府,要麽鋌而走險重新大選盼獲取議會大多數後將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UP)立場抛諸腦後換取歐盟同意撤回擔保條款,要麽貫徹無協議脫歐然後期待議會阻止或者歐盟讓步—無論選擇爲何,都是極大的賭博。然而對於聯合王國來説,最大的悲哀或者是無論這任政府最後的選擇爲何,脫歐作爲小英格蘭人帝國復興泡沫的體現,也將無可避免地將聯合王國從内部分裂,以及在外和歐洲盟友割裂。只顧著奪權的硬脫歐派終於修成正果,然而奪位的歡快,反面就是聯合王國將來的分裂和孤立。

莊漢生坐上了英國首相的寶座,標誌著硬脫歐派終於奪位成功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保守黨將黨派利益放在國家利益之前

硬脫歐派原本希望讓文翠珊在實行脫歐之後接下大部分脫歐造成的政治損傷後辭職禪讓給鷹派的美好幻想,以文翠珊先辭職收尾—- 黨爭看似暫告一段落,但是這並不代表保守黨政權比文翠珊在任時穩妥,而且在脫歐限期僅餘下不足一百天的情況下,莊漢生脫歐鷹派的强硬言行,正是將自己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的體現。首先,雖然莊漢生終於拿出了當年公投後沒有的勇氣,出面為保守黨内的硬脫歐派作代言人,然而,看看目前議會數字就知道保守黨政府有多脆弱。全下議院650席,扣除杯葛議會的愛爾蘭新芬黨七席和下議院議長John Bercow 以及他的三位副手合共十一席後餘下639個投票議席,即議會多數為320席。目前,保守黨僅有312個議席,扣除作爲副議長的一位議員,再加上北愛DUP的十位議員,保守黨的議會多數不過是321席。反對黨工黨(247席,減兩席副議長等於245席)加上蘇格蘭民族黨(35席),自民黨(12席),和其他小黨以及獨立議員(25席)總共有317席。總共不過四席的議會多數,如果由於僞造收據騙取議員津貼,然後被法院定罪而遭到選區選民彈劾的威爾士保守黨議員Chris Davies 在八月一號的補選中如預測所料敗選(對,保守黨依然將他列爲選區唯一候選人),並讓位給自民黨候選人,以及由於被控三項性侵罪名而被黨内暫停投票權另一位議員Charlie Elphicke 終於在九月的聆訊中被定罪,然後保守黨又在補選中失去議席的話—-保守黨/DUP聯合政府和在野反對黨之間將僅餘一席之差。由此不難看出莊漢生高調迎合硬脫歐派言談背後的含義:一來當然是爲了旗幟鮮明地討好送他上臺的强硬派European Research Group議員們,二來是告訴所有黨内外反對他路綫的議員們,他非常樂意舉行大選而且他確信背後有民意支持他勝出,而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他相信最大反對黨工黨沒有勇氣在以“撤回啓動里斯本條約第五十條”爲前提阻止無協議脫歐。以上三點,正是莊漢生對外虛張聲勢姿態,以英國國祚做豪賭的資本由來。如果是在啓動里斯本條約第五十條前的2016年保守黨就已經是抱著這種寧願玉石俱焚的姿態,乘當時的歐洲整合派尚未崛起,或許真的有可乘之機未定—但是,在啓動了第五十條兩年的倒數,以及馬克宏當選,歐洲議會選舉產生有史以來最為整合派的歐洲領導層等讓歐盟重新發現自己實力的事件過後,莊漢生這種程度的張牙舞爪,對於歐盟真的有恫嚇的作用嗎?

莊漢生入主唐寧街成為了特朗普以外另一套的滑稽喜劇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不爲所動的布魯塞爾 英國已非同路人

聯合王國立場的被動,在前首相文翠珊過早地啓動里斯本條約第五十條的倒數那一刻已經決定,而硬脫歐派一直以來對於歐陸的挑釁和保守黨向對歐洲越來越有敵意的美國獻媚的程度,或者已經讓歐陸各國下定決心和倫敦割席。首先,里斯本條約中列明任何限期的延長都必須有所有成員國的一致許可方可成事。而四月初,在獲得議會支持脫歐協議上依然裹足不前的文翠珊政府尋求歐洲領袖的寬限,將脫歐期限延後到六月三十日。然而,由於明顯地並無任何歐洲領袖相信文翠珊政府可以在這個期限前獲得議會支持通過協議,於是,英國獲得了直到今年萬聖節(即十月三十一日)的延後。當時的法國外交部長Jean-Yves Le Drian在投票前已經向國會表明,法國“已經準備好”無協議脫歐的到來,而當時英國獲得的半年限期,實際上亦是因爲法國總統馬克宏的强烈抗議而縮短,並非其他成員國領袖屬意的一年寬限。由於目前下議院正值夏季休會期至九月三日,根據下議院圖書館的説法,除非有超過三分之二的議員同意,一旦莊漢生政府因爲任何原因要重新舉行大選,最早可能的投票日是十月二十四日—–脫歐期限的七日之前。如此一來,倫敦政府就幾乎肯定需要懇求歐盟延長— 而這一次,法馬克宏會放棄他的”戴高樂時刻“嗎?莊漢生發表講話指”不會接受任何形式的北愛爾蘭擔保條款(backstop)” 並且要求布魯塞爾以此為前提來和倫敦談判後,一如所料布魯塞爾方面,不但現任歐盟執委會副主席Frans Timmermans馬上指出歐盟不會重啓談判,歐盟談判專員巴尼爾(Michel Barnier)亦指莊漢生的要求“不可接受”,對於保守黨政府的言論不爲所動。而從實際情況看來,歐盟和倫敦的關係更可以說已經降到冰點。七月四日,英國皇家海軍以“違反歐盟對敘利亞禁運令”爲由在七月四日在直布羅陀海域虜獲伊朗的一艘運油船,同日,伊朗最高領袖魯哈尼(Hassan Rouhani)指英國將爲此 “付出代價” ,然後在七月十一日,一艘英國石油公司(BP)的超級運油輪被伊朗政府派出三十人精銳部隊襲擊並企圖劫走— 而這兩次事故發生後歐盟對外事務部(European External Action Service)均毫無表示。明顯地,歐盟方面認爲英國海軍不過是在執行美國總統特朗普針對伊朗的部署而非像倫敦政府所宣稱的執行歐盟禁運令,後來英國油輪被襲擊不過是自作自受。候任的歐盟外交及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耿直得像個荷蘭人的西班牙外長博雷利(Josep Borrell)更直言英國不過是“服從美國指令”而已,並表示西班牙同樣獲得了該艘運油船通過海域的情報。歐盟除了英國以外,唯有法國海軍擁有相近的全球部署能力,在歐盟目前在法國的帶領下積極尋求捍衛海外利益的背景下,歐盟在這一次事件上的緘默,無聲仿有聲。

 

莊漢生入主唐寧街帶來的廉價民粹表演除了是一場對美國總統特朗普滑稽的模仿以外,也是英國將會在今後更爲受盟友孤立的憑據。英國脫歐進程至此,開始由滑稽喜劇,大機率演變成無協議脫歐,英歐雙輸的悲劇終曲。

 

(原文刊於明報,作者尹子軒)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死而不僵的文翠珊政府:失能的英國政壇將是“無協議脫歐”的元凶

盡失歐洲融合紅利 帝國回歸島國

脫歐與否 英國人都無法擺脫混亂

”二次公投“:the right solution at the wrong time

英國的脫歐蜈蚣:沒有人面對現實的政治災難

”扇貝戰爭”— 英國脫歐前哨戰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