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歐盟

【明報特約】英國脫歐協議通過:保守黨的勝利,聯合王國的失敗

莊漢生或者很有可能勝出下一次的大選,而聯合王國或許真的可以將這一次的脫歐協議付諸實行,然而這卻是用聯合王國的完整換來的:脫歐這個以小英格蘭人目光為中心的實驗,成敗與否造成的影響都將會一直籠罩着之後的西敏寺政府。

 

英國脫歐終於推進了關鍵一步,在歐盟毫不意外地在急躁鹵莽的莊漢生(又譯約翰遜)手中獲取了更多的讓步之後,脫歐協議終於再次達成。只是,這次的協議雖然在工黨19名脫歐派議員的加持獲得了下議院的通過,然而卻在執行時間表上被包括聯合政府盟友北愛民主統一黨(DUP)在內的反對派卡住,再次陷入僵局。早已失去了議會大多數的莊漢生於是決定提出提早舉行大選,並且威脅反對黨同意,否則將撤回已經通過了的脫歐協議,並且內閣將罷工直至有大選為止。脫歐形勢發展至此,莊漢生的保守黨政府開始有進入前首相文翠珊時代怪圈的苗頭——亦即達成協議,在下議院一次次表決和修正案裏鬼打牆直至拖垮政府,然後又選出懸峙議會令局面繼續膠着——這個惡性循環裏頭。歐盟方面可以做的事情不多,在希望不被解讀為過分干預英國內政的前提下,歐盟順水推舟批准先前莊漢生在下議院法案中被迫向布魯塞爾書面要求的3個月延期;而擺在英國政壇面前的選擇,就只有冒險再次大選或者讓脫歐進程再一次無功而返,甚至意外地無協議脫歐。而就算是新的政府上場之後,就是這個版本的脫歐協議如願通過,等待英國的將會是更多的憲法問題而已。新的協議,以愛爾蘭以及歐盟的大獲全勝告終,然而,對於聯合王國來說,這個協議的通過不過是分裂的開端。

 

北愛爾蘭被「割讓」

在新的脫歐協議中,歐盟再一次成功的保護到盟友愛爾蘭的利益,甚至可以說是為都柏林送上一份厚禮:如果新的協議獲得通過,北愛爾蘭不但將不會和愛爾蘭有任何邊界,北愛更會和英格蘭本島在法制上分割,半永久地留在歐盟法區內,和愛爾蘭一樣將由歐洲法庭擁有法律的最終決定權。換句話講,這個協議不單止等同將北愛爾蘭相當一部分的主權交歐盟,更是說,如果將來愛爾蘭可能召開統一公投,這個協議將會是屆時民意的基礎。當然,對於愛爾蘭來說,更為錦上添花的是這次勝利的果實是來自老對頭英格蘭的損失:新的脫歐協議是建立在莊漢生政府為了實行脫歐飢不擇食退讓得來的。

脫歐談判中最重要的一點,在於如何保持愛爾蘭島沒有任何邊界問題,又滿足到保守黨鷹派堅持英格蘭必須在脫歐後不接受任何歐盟規管的願望。顧及聯合政府的盟友DUP不願北愛爾蘭脫離英國制度的立場,先前的文翠珊政府獲得了歐盟的讓步,一旦英國和歐盟在2022年底前都未有達成任何自由貿易協議的話,由於文翠珊政府要求北愛爾蘭和英格蘭本島不可存在邊界,歐盟將會把整個英國,而非僅北愛爾蘭,納入到歐盟的關稅聯盟內,保障雙方貨物上的無障礙流動直至另有協議處理邊界問題為止。這也是備受爭議的「愛爾蘭擔保條款」(Irish Backstop)的由來。這個條款遭受保守黨內脫歐鷹派的責難,指出脫歐之後英國還要讓歐盟決定關稅政策並不符合他們所謂「take back control」、主權至上的意識形態,失去了鷹派的支持,這個條款最終導致了前首相文翠珊下台。

然而,在新脫歐協議中的《愛爾蘭/北愛爾蘭協定》(Protocol on Ireland/Northern Ireland)卻寫明,雖然北愛爾蘭名義上將會在聯合王國自己的關稅區內,而聯合王國將可以自由制定關稅政策,但是北愛與英格蘭本島將會設置貨品的邊境管制,而北愛亦將會跟隨歐盟法的規管。而這些歐盟法例的實行,雖然將有英國政府去監管,但是歐洲法庭依然將會是有法律的最終決定權。從北愛爾蘭的規管角度來說,本質上這個方案的內容和舊方案分別不大,然而新方案則只可能在兩個情况底下被終止:英歐雙方額外重新商討協定,或者北愛爾蘭議會過半數投票終止這個協定,而西敏宮在這個投票上是無可插手的。而根據北愛爾蘭議會通過繼續這個協定的比數,這個協定將延續4年或者8年,而就算這個協定被否決,都起碼將會延續兩年。這個協定在法律上是沒有終止日期的——而由於在可見的將來大多數北愛爾蘭政黨都不可能終止協定、撕毁《受難日協議》的情形下,這個條款基本上代表了北愛爾蘭將會(半永久性)成為被聯合王國供養着的歐盟領土。愛爾蘭在新的脫歐協議下和北愛爾蘭在歐盟法的同一屋簷下,和統一只差一步而已。

新的脫歐協議將會成為聯合王國分裂的開端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莊漢生的如意算盤

為了達成一個有機會讓工黨以內脫歐派支持的協議,並且以勝利者姿態進入大選拉票模式,重新舉行大選讓保守黨給予反對黨們致命一擊,莊漢生毫不猶豫地把盟友DUP推下車,雖然是將聯合王國的「聯合」二字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了,但是卻也成功地將一直搖擺不定的最大在野黨工黨逼入絕境。

在下議院各方在數字上依然緊湊的狀况下,大選是除了公投以外唯一可以一錘定音解決紛爭的方法,而且英國亦明顯需要一個能夠穩定施政的政府。但是由於英國《定期國會法》規定必須要有過三分之二下議院支持方可以提前舉行大選,莊漢生在他上任短短時間已經嘗試過數次提出提前大選動議而均告失敗。通過了脫歐協議正好給了保守黨足夠的彈藥去迫使反對派選擇;要麼支持盡快再次投票落實協議時間表,然後讓他在脫歐之後挾着「成功爭取脫歐」之勢舉行大選,要麼在脫歐之前放手一搏,嘗試通過選舉得利去修改脫歐協議,甚至在協議之上附加公投條件。

在反對派明顯分為「留歐派」(自民黨、蘇格蘭民族黨(SNP)及一些前工黨的留歐派獨立議員),以及「軟脫歐派」(工黨主流)的情况下,從選情的角度來說,保守黨這一步棋下得一點不壞。尤其是莊漢生這一着,將迫使一直舉棋不定的工黨黨魁郝爾彬選擇是要在脫歐之後以他的左派政綱挑戰保守黨,還是在英國實際脫歐之前對上正值巔峰的莊漢生。前者九死一生,後者更為渺茫:經常在關鍵時刻隱身或者表現得模稜兩可的郝爾彬在選民眼中的觀感更差。如果郝爾彬選擇通過協議的話,他將會是英國近代史最為溫馴的反對派領袖,而選擇後者則將大有機會葬送工黨下一屆大選的機會——內訌不斷的工黨實際上比保守黨更需要新的一輪大選去重新洗牌。

莊漢生為了有機會讓工黨以內的脫歐派支持協議,他透過重新舉行大選將盟友DUP推下車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脫歐協議成功  代表聯合王國分裂加深

歐盟已經答允延長脫歐限期到明年1月底為止,或者更早,取決於英國通過脫歐協議的時間。這切合了自民黨以及蘇格蘭民族黨先前共同提出,只要歐盟延長脫歐期限到明年1月,便將支持保守黨修改定期國會法提早舉行大選的聲明。打正旗號支持再次公投以及英國留歐的自民黨,明顯無法再忍受工黨的顢頇無能,打算大選放手一搏。而早已提出將再次以獨立公投為目標的蘇格蘭民族黨,在新的大選將再次在蘇格蘭橫掃保守黨上次大選趁工黨頹靡獲得的席位,然後如果自民黨在提早大選勝出的話,蘇格蘭民族黨要麼經新政府向歐盟爭取和北愛爾蘭同樣的待遇,不成功的話則繼續推動獨立公投。而這次,有了脫歐這個背景,蘇格蘭很有可能獨立成功。

至於被保守黨背叛的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雖然不支持再次大選,但是也支持修改協議。DUP也是在兩邊下注,雖然背後被捅刀,但是如果出現懸峙議會的話,DUP依然會是聯合政府的首選,可以再次向英格蘭政府勒索資助,而一旦工黨或者自民黨勝出,它也可以參與改寫脫歐協議的行列。於是脫歐協議的成功,實際上僅代表着聯合王國的分裂加深。不但蘇格蘭將會推動獨立,而非常依賴歐盟資助的威爾士也將以此要求西敏宮給予更多經濟上或者政治上的讓步;北愛爾蘭這塊骨牌一倒下,牽動的將會是整個聯合王國的憲法架構。

 

脫歐實驗成敗與否  影響都將一直籠罩

莊漢生或者很有可能勝出下一次的大選,而聯合王國或許真的可以將這一次的脫歐協議付諸實行,然而這卻是用聯合王國的完整換來的:脫歐這個以小英格蘭人目光為中心的實驗,成敗與否造成的影響都將會一直籠罩着之後的西敏寺政府。

 

(原文刊於明報,作者尹子軒)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新脫歐方案:魔鬼在細節

天災級別的人禍:無協議脫歐

莊漢生政府的無能不應是歐盟前進的絆腳石

英國難自救 歐盟應“斬纜

莊漢生的豪賭

盡失歐洲融合紅利 帝國回歸島國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