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洛文以外:朝鮮的運動政治

洛文、金正恩、金正恩夫人李雪主(前排由右至左),路透社資料圖片。

早前,前NBA籃球明星洛文,革命性地帶領美國哈林花式籃球隊到訪平壤,與朝鮮籃球隊進行友誼賽。

席間,他與朝鮮領袖金正恩直接用英語對話交談,合照上更見到洛文喝著罐裝可口可樂。同行的美國Vice Media公司代表Jason Mojica和Ryan Duffy更在朝鮮使用社交網絡twitter留言和發電郵,談論有關比賽即時進度和金正恩在比賽後設下晚宴的膳食安排。

當然,最後球賽比數為110對110握手言和,皆大歡喜。忽然間,一片歡樂氣氛吹散了朝鮮於半個月前進行核試的惡劣和挑釁形象。

過往多月,金正恩反覆挑釁,同時展露開放一面,間斷互換,讓人猜測。12月時忽然在騙過國際社會監察下發射火箭,1月初後來又公開讓外國遊客攜帶使用手提電話,但及後2月中又挑釁地進行第三次核試,近日卻又公開宣佈開放3G網絡予遊客,前天更邀請了前NBA球星洛文前到平壤與金正恩舉行「籃球外交」,起伏不斷的奇異舉動更使外界對金正恩當下的外交定位摸不著頭腦。

外間對金正恩忽然邀請洛文前來平壤舉行「籃球外交」,理解為因為他兒時鍾情美國NBA籃球比賽,更推敲是出於他曾留學瑞士的原素。但是,筆者相信運動與旅遊,在朝鮮管治階層眼中,都不單只是個人喜惡因素決定,而是背後有宣傳國家威信與經濟利益有關。邀請洛文前往平壤進行做SHOW式外交姿態,也協助了金正恩在朝鮮推行運動愛國教育的效果。

朝鮮的運動政治

與其他共產主義國家無異,朝鮮在建國初期已仿傚前蘇聯等共產國家,把運動與建立個人身體健康,然後協助國家建設劃上等號。在他們眼中,擁有強健體魄是為了提升國家發展能力與捍衛外來 (美國等西方國家) 力量的入侵。因而,早於朝鮮建國以前,前領袖金日成已曾公開談論運動對國家的重要:

在共產主義國家中,把運動教育普及化極具意義。因為當運動教育能大眾化,人人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享受到運動,我們便可以改善國家整體的國民健康水平,也就是我們的國民屆時也可以擁有強健的身體與健康的頭腦

— Lee, H. L., & Kim, D. S. (1995). Data for physical education in North Korea」

因此,後來在建立朝鮮政府以後,金日成在朝鮮的國家憲法上,也把運動對國家的功能寫進去。朝鮮憲法第五十五條中:

國家實行體育大眾化和生活化,使全體人民為從事勞動和獻身國防做好準備,並根據我國國情和現代體育技術發展趨勢發展體育技術。

在國家實踐運動革命上,金日成更於每年十月第二個周日,建立「體育與運動日」,強調並推廣國民參與運動的重要,更在全國舉辦不同的體育計劃,培養國民對體育運動的意識,藉再以滲透國家民族主義,令運動與愛國情感混合起來。

一場發生在朝鮮半島的韓戰,把朝鮮摧毀成頹垣敗瓦。金日成為著重建國家建設,仿傚前蘇聯推動國家主導發展的「五年計劃」。當中,由於重建工作極依賴重工業的推動,亦需要大量的勞工與勞動力,所以運動與教育遂便成為國家經濟發展的原動力。朝鮮以強健體魄肩負著巨大的國家經濟建設為基礎,在不同地區的工廠建立小運動隊伍,要求每人每天定時進行規定的體育運動。

六十年代當金日成在朝鮮創立「主體思想」後,與「主體思想」中「自強不息」、「自給自足」不謀而合的體育運動,便成為朝鮮眼中大力推廣的政治工程。朝鮮「主體思想」中論及的「個人像人體中的手腳,要從屬於大腦」的思想提綱,金日成便把運動訓練轉化成合乎這種個人對團體或國家任務。

所以,在朝鮮的思想教育中,透過朝鮮勞動黨的領導,富有極濃「個人服從團體」思想的體操和田徑運動,便成為當時金日成重點推廣的體育項目。

另外,六十年代也是朝鮮開始積極參與國際體育活動的啟蒙期,並藉以獲得國際承認其政權的合法性。戰後至六十年代,由於國際奧委會只承認南韓為朝鮮半島唯一的合法政權,代表朝鮮半島參與國際體育活動便成為南韓的專利,因而朝鮮一直只能選擇參加共產國家之間舉辦的體育會。

然而,由於透過東德成功與西德在1956年的奧運會中建立德國聯隊的經驗,朝鮮也參考極力游說國際奧委員確認其合法參與奧運會的身份。最終,在1962年,國際奧委會邀請兩韓代表進行談判,並在1964年獲得參與奧運會的身份。

自朝鮮積極介入國際運動會後,以運動推動愛國主義便成為金日成的思想教育政策之一。1966年男子足球世界盃中朝鮮隊技驚四座的表現、韓國現代跆拳道之父的崔泓熙從南韓變節到朝鮮的「愛國使命」等在運動上有精湛表現的代表,在朝鮮官方媒體上被建構為愛國民族英雄,國民也因而蜂擁「被教育」至仿傚運動偶像,加入練習這類運動,也能收對國家增加向心力之效。從七八十年代起,朝鮮的體育發展更趨專業化,偶爾在國際運動會上獲得好成績,朝鮮也會重視他們的「價值」,把愛國思想緊緊扣連著體育運動中。

世界摔角聯盟與李明勲事件

十五年前,正正也就是金正日接任其父金日成,作為朝鮮領袖的第二年,就在外界一直猜疑這位新領袖能否延續朝鮮政權的同時,他在1995年突然宣佈將會在朝鮮舉辦世界摔角聯盟中「Collision in Korea」活動,邀請多位以自美國殿堂級的摔角選手和美國電視頻道前到平壤進行報導。

當中,美國摔角代表Rick Flair與日本代表猪木寛至的大戰成為當年的城中熱話。有超過三十二萬人進入平壤綾羅島5月1日競技場,也是這個場館史上最熱賣的一次,引起國際社會對朝鮮在金正日這位當時還算是新領導人的關注與興趣。

雖然我們也知道金正日是一位摔角運動的「發燒友」,也希望透過引入世界級比賽吸引國民一同欣賞和學習摔角。然而,我們更相信,就是當年剛剛開展的「苦難行軍」(朝鮮於1995年開始面對國內大規模,因天災與人禍並生的饑荒),朝鮮更需要舉辦一些國際級活動來吸引遊客前來消費,而且,透過這類型活動,更也能使外界關注朝鮮國內的饑荒情況,另再收建立國際和平形象之效。所以,就在朝鮮舉辦運動外交之時,從來也不單只是個人對某運動情有獨鍾般簡單。

 

李明勲,http://forums.interbasket.net資料圖片。

就像發生在2000年前後,有關美國與朝鮮之間的李明勲事件,便更能印證在朝鮮執政者眼中,運動也只能從屬於政治考慮中。有朝鮮Shawn Bradley之稱的李明勲,是朝鮮國家男子籃球隊的代表。曾經被認為是史上最高的人 (7呎8吋半),李明勲一直愛好前美國NBA籃球明星米高佐敦,因而他也自稱為Michael Ri。曾經在加拿大參與當地的籃球賽後,2000年時有不少NBA球隊對這位朝鮮球隊深感興趣,以圖羅致他加盟NBA比賽。

然而,由於當時美國政府禁止與朝鮮進行任何貿易,並以「禁止與敵對國貿易」的法案,阻止李明勲加盟NBA。後來,雖然美國國務院表示可讓李明勲入境加盟NBA,但要求李明勲不能把從球員獲得的薪金匯回朝鮮,這條件不獲當時朝鮮政府接受,李明勲最後只能抱著失望的心情回國。其後,他在接受CNN記者Mike Chinoy訪問時,表白指出:

我是一個強人,我想考驗自己的能力,我對政治與金錢一點興趣也沒有,作為一位運動員,我只想嘗試!

偉大領袖金正日也想看到我在NBA比賽,但我也要感謝他,回國後,雖然我失去了一份NBA的合約,但我的生活也很好!

李明勲推動第一次的「籃球外交」失敗後,平壤沒有放棄他,更也沒有放棄籃球,這項剛剛在朝鮮掀起熱潮的運動。

增高運動與朝鮮籃球發展

籃球運動在朝鮮的運動市場中,一直也不能佔據著主流位置。但近年朝鮮卻一反常態地吹起一鼓「籃球熱」,背後原來與一件米高佐敦的簽名球衣有關。

當2000年前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破天荒訪問朝鮮,與金正日舉行高峰會時,她向金正日送上一件前NBA巨星米高佐敦的球衣作見面禮。收到這份「厚禮」後,金正日回應了一句:

我們今後也應該好好推廣給我們的青年人與工人有關籃球這項運動!

就是這句有如軍令般的指示,朝鮮便慢慢地引入籃球文化。

前段提及,朝鮮在九十年代中期出現極嚴重的饑荒,營養不良破壞了年青一代的身體質素,不少在這個年頭成長的青年人,身高也因此比一般正常的低上幾至十多厘米。

所以,就在那時,朝鮮宣佈推行「增高運動」,以推廣籃球文化來為年青人增高。當時不少朝鮮官方媒體報導,一般有參與籃球運動的學生,比一些沒有接觸籃球的,身高可差上三至五厘米,因為他們指出籃球運動要求球員連續作出極快決定,可在每秒鐘激活數以百萬計的細胞,讓年青人增高。因而,在2001年後,朝鮮便大舉推動籃球文化。金日成青年團宣布,國家在大大少少的學校、工廠和社區中,興建籃球場。另外,根據一些脫北者所言,學校也把本來集中教授體操的運動課,改為籃球訓練班。一時之間,籃球頃刻成為朝鮮最受歡迎的體育運動。

為了凸顯朝鮮發展出「獨有」的籃球文化,平壤的體育部門自行研發出一套甚具創意的朝鮮籃球規則,以增加球賽的可觀性。例如朝鮮的籃球規則指出,若然在三分線投射,球入籃時沒有碰到籃框 (俗稱「穿針」),在朝鮮籃球球賽中會被計入四分;入樽會被計入三分;但若射失罰球時會被倒扣一分;最後兩秒進球的會被計入八分。

國家體育指導委員會的棋子?

就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中,朝鮮突破性取得4面金牌後,朝鮮政治局宣佈成立一個新部門,稱為「國家體育指導委員會」,由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張承澤領導,聯同多個黨軍政部門,集體計劃體育與國家發展目標事宜。這次朝鮮官方邀請前NBA球星洛文前來平壤,相信也是這個部門計劃中的一部份。

就在洛文踏進由南韓現代集團資金支持建立的「柳京鄭周永體育館」時,望見螢光幕上的顯示板的比數,看看自己手機上twitter彈出的即時訊息,喝下手中那罐可口可樂的那一刻時,他會想著自己是上賓的同時,原來他只不過是金正恩建立新形象工程下的一顆小棋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