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為何南韓情色電影那麼多?

韓國流行文化之中,以電影較早登陸香港,後更成為港人消費南韓文化的據點。現在,各大院線一年約有十數套南韓電影放映,而港人較容易觀看得到的南韓電影之中,多是與韓流價值一脈相承的……

《我的野蠻女友》以搞笑方式展露新女性地位、《大極旗飄揚》以荷里活式的戰爭模式表現兩韓血濃於水之情、《韓流怪嚇》以怪獸特技片手法呈現南韓面對危機不屈不撓的自救精神。

然而,不少較被香港影迷忽視的「非主流」南韓電影,會被歸類至「情色」一類。從早期,以家庭與愛情倫理類話題的電影如《周末同床》、《青春》、《婚外初夜》和《色即是空》,到近年以古代背景的《美人圖》、《方子傳》與《後宮》等,都在挑戰影視審查底線,可稱為大膽情色片。

不過,它們與日本的成人電影有別。南韓的情色電影,面對著表面極為保守的社會制度,未有發展成一大成人電影產業。面對著從主流電視劇與廣告的保守化,與其帶動的保守價值,電影便成為各類媒介中,給予消費者起革命的微小空間——這也與南韓政治與社會發展的開放尺度,有著直接關係。

南韓的情色議題電影市場
眾所周知,南韓社會一直受傳統儒家思想影響甚深。性是社會討論話題中的一大禁忌,在社會上賣弄女體招徠,也是道德上不能接受的事。當然我們也見到,南韓社會在60年代開始走上現代化之路,從女性的衣著、打扮到化妝美容,也見社會的萌芽啟始。

一般而言,在大眾媒介上,若要以性為主題,想推出音樂、電視劇和電影,絕不容易。不過,偏偏這類以性愛與倫理為題的電影,在南韓電影中也有一定市場。

南韓電影中,描寫女性的電影多以「外遇」為主,它們大多以違背儒教傳統的女人,受到嚴厲的懲罰或招來惡有惡報的後果為故事主軸。這些電影中,女性不會是故事中的主角,因為這既能滿足傳統大男人的心態,也能向大男人為中心的社會帶來挑戰,使觀眾感到像辛辣麵般的刺激感。難怪一般南韓的報攤中,有關婚外情故事的雜誌與小說,特別受大眾歡迎。

另外,以性為主題的電影,在南韓社會中也是因應著社會開放程度,而有不同的流行比例。早於朝鮮儒教道德立足於社會之前,「高麗時代」社會之中,在經濟比較貧困社會底層,依靠性交易生活的大有人在。其後在戰亂時期,販賣身體成妓女的生活現實也是非常普遍。而又為著反映這類現實,電影也經常以性交易為題材,以引起社會共鳴。

可是,自60年代開始,朴正熙獨裁政權利用電影作為政策宣傳工具以促進其政策發展,制定「製作前申告制」與「事前檢閱制」兩項有如剝奪創作自由的惡法。

任何電影製作者的電影題材與獨裁者宣揚個人威望的理念不同時,通通不會獲得批准。就在70年代朴正熙的「維新政權」後,要求則變得更加強力和露骨,所有電影必須符合維新理念或者至少也要保持同調。

在此期間製作很多所謂的國策電影,都沒有獲得理想的票房。例如69年的作品《內侍》和《你的名字是女人》,因被指控有色情片的嫌疑,受到檢察院起訴被歸類為淫穢物。這段時間,不少電影都以「追求個人快樂和性慾並威脅到家長制意識形態」為由被禁止。

3S與情色電影開放
1979年10月26日晚上,朴正熙總統遇刺身亡,雖然一方面結束了長達二十年的獨裁時期,但隨著軍方代表全斗煥以武力鎮壓光州民眾起義後,軍人獨裁的時代得以再次延續下去,使普遍國民對政治民主化的慾望更被壓抑下去。

就是面對著極欠缺國民認受性的政權穩定問題,全斗煥在上台後選擇以新電影政策,吸引民眾對非政治問題的興趣,也以電影為麻醉民心的需要。據瞭解,前總統全鬥煥上任後,推展「3S政策」轉移民衆的視線。所謂3S政策指的是:推廣體育(sports)、性(sex)文化和影片(screen)。

1980年8月,全斗煥接手朴正熙政權。他召了在韓日兩國間起到中間作用人的瀨島龍三,想要找到一種自救方法,重新贏得在光州事件中失去的民心。當時,瀨島建議南韓申辦奧運會,全斗煥立即下達指令,將首爾申辦奧運會放在議事日程中,之後,現代集團會長鄭周永等人,前往德國巴登巴登展開遊說,通過努力,最後以52對26票的優勢,贏得了1988年奧運會主辦權。

南韓在朴正熙獨裁管治下,整個70年代的人民生活也是極牢牢地被控制。政府實施長期的晚間戒嚴令,因而一般晚上10時後,所以街道都頃刻變成寂靜一篇,所有夜生活也被政府禁止。

在3S政策下,自1980年代開始,初高中生統一著裝、髮型的規定被放寬,宵禁被取消,1982年3月開放深夜劇場。及後,又逐漸放寬進口條例,這一切是獨裁者為了分散民眾對於政治的注意力所採取的綏靖政策。

但是,既然深明欠缺民眾認受性,全斗煥也懂得透過開放電影市場,讓電影工作者在不拍攝與政府議題有關的類型內,擴闊他們拍攝題材的空間。而且,由於全斗煥的3S政策,電影與性是當中兩大開放領域,因而他極力推動電影業以拍攝情色電影,來以性慾觀能上的刺激,使人民沈溺於性的幻想,而麻醉他們對其他政府與民主發展的訴求。所以,就在80年代起,全斗煥放寬對情色電影劇本的審批,一般以賣弄情色為題材的電影劇本,也會受到政府支持。

就在這個背景下,全斗煥首先解除宵禁,並在南韓大大少少的地方建立不同的深夜劇場。當中,放映的第一部電影便是有韓國版「法國軟性色電影《Emmanuelle(艾曼紐)》」的《愛麻夫人》。當年,導演申請在各地公映時,奇蹟地並未受到政府的刁難,反而只是在電影的名目中,要求作出些微改動而已。 (原本電影的漢字名稱為《愛馬夫人》,全斗煥認為意思上有夫人愛上馬匹的奇怪聯想,因而把名字改為同音的《愛麻夫人》,保留觀眾對電影《艾曼紐》的聯想。)

就在放映當晚,首爾劇場可以容納的1500坐位早已爆滿,但劇場負責人卻賣出5000張門票,不少人更強行湧進劇場,把劇場內的玻璃門也撞毀了,可見當時的情色片,對著久久被政治低氣壓抑制的南韓人民來說,是久旱逢甘霖的引誘。

《愛麻夫人》的成功,也做就了一股趕拍情色電影的潮流,也令不少傳統對情色電影有保留的電影人進退兩難。根據訪問南韓電影劇本作家沈山,他曾言及:

用坦克車踏平光州後登場的全斗煥政權,實用暴力鎮壓和自由化的雙面政策,取消校服和宵禁,放寬學生頭髮長度,這是全斗煥政權的禮物。

而對於忠武路 (南韓電影公司集中地),全斗煥政權給予的禮物是放寬對於情色片的審查。

托他的福,1980年初中期,突然開閘洩洪的情色片使電影院生意興隆。當時還是大學生的我們,處於一種奇異的生活狀態。

白天,我們向全斗煥的暴壓政治投擲石頭,晚上跟著全斗煥自由化政策的統一步調,坐在影院裡,一邊咯咯地笑一邊看廉價的情色片。

我已完全不記得那些片子的內容,不過對於那些在銀幕上氣喘喘的女演員形象,和當時好像流行語一樣通用的低俗片名,印象深刻。(如《女人懼怕黑夜》1983年)、(《偷來的蘋果味道好》 1984年)、《骨肉燃燒的夜晚》 1985年)

                                                                                       — 《韓國電影史:從開化期到開花期》

《愛麻夫人》啟蒙了南韓情色電影市場。單單在首四個月放映,便已有超過30多萬人次入電影院觀看,成為1982年最賣座的電影。其後,《愛麻夫人》更拍了12輯續集,一直到1990年代初才完結,也是南韓電影史上一大長壽電影。電影中的女主角安素英,其後更聲名大噪。

不少當時有名氣的導演,也抵受不住情色片市場帶來的擴展機會與豐厚利潤,紛紛湧進情色電影市場發展。連有「南韓電影教父」之稱的林權澤,也在1987年拍攝了一套,以古代朝鮮時代背景的情色電影,名叫《接種》。當中的女主角姜受延,後來更藉這套電影獲得威尼斯影后的美譽。

李長鎬導演是另一位曾經在80年代製作出不少膾炙人口的情色電影導演。在70年代成名,他憑一套講述妓女階層的不幸生活的電影《暗街中的人們》獲得一致好評。

然而,由於題材偏向選擇反映社會陰暗面,李長鎬的電影劇本多次送至政府檢查後不符合審批資格,因而他最終在80年代中期選擇拍攝了兩套情色電影《兩膝之間》和《於宇同》。雖然他在後來的訪問中,表示並不滿意這兩套作品,但不能否認的是,這個時期的情色電影,也有嘗試挑戰傳統男尊女卑的性觀念,亦即有解放女性,讓她們自已主宰性慾的意思。

南韓的情色電影市場的冒起,有著與當年極權時代,獨裁政府以開放性與電影市場,用以麻醉國民對政治權利追求的慾望。既然,性是與生俱來的慾望,南韓政府又於80年代選擇開放這一電影領域,以至後來出現於90年代有如雨後春筍、百花齊放的南韓電影景象,也就不足為奇了。

90年代後情色片的轉型
90年代,南韓的情色電影進入成熟發展階段。配合民主化運動結束,南韓建立一套民主自由政經結構,電影市場,最終也與言論與創作自由的發揮結合,使不少昔日被定性為禁忌的反政府議題,能成為電影故事的賣點,與群眾共鳴。因而,自90年代起,以控訴歷史為主題的電影忽然主導市場,成為大眾的娛樂新口味。

透過對政治議題的開放,原有受市場歡迎的情色電影也被迫轉型。情色電影,於這階段漸變得成熟,開始把各種美學與藝術元素融入與情色有關的議題,大大提高了情色片的格調。

這個時期,不少有名的南韓導演,如金基德、洪尚秀、林常樹,都紛紛以他們獨有的視角,把昔日低俗的情色重新包裝,配以他們曾留學歐美的繪畫痕跡和唯美氣息,轉化為優雅的文化產品,又獲得歐洲及全球電影市場的認同。

這類帶有極濃藝術品味的情色電影,雖然未必盡得南韓本土觀眾支持,但隨著1996年南韓結束電影審查制和後來取消「電影剪閱制度(以電影等級制度代替)」等。每部電影的等級由民間組成的「影像物等級委員會」進行評級,對色情、恐怖、政治等題材也原則上不再限制,使情色片能夠維持成長,於南韓這片肥沃的電影土壤上發芽。

近年,南韓連續上映的《恩喬》、《捉姦偵探》、《金錢的味道》、《後宮》等的大尺度情色電影,都成功突破了100萬觀眾人次,比一些主流販賣韓流與名星的電影更能吸引大眾。原來,這也與南韓近年經濟起伏有關。

有南韓文化評論指出,只要經濟走向低迷,南韓女性的裙子就變短,高跟鞋的鞋跟也變高,辣味食品的銷售也會急速增長。除了情色電影以外,所謂「婚外情」題材的小說也會成為暢銷書。這與美國在昔日大蕭條時期和日本經歷經濟低迷時,一般情色文化較受歡迎的現象一脈相承。

正如當下南韓社會的現況一樣:居高不下的青年人失業率丶家庭生育率越來越低丶自殺成社會一大問題、大眾對未來發展不敢樂觀期望丶貧富懸殊壓大增大,使一般民眾對社會感到失望,他們遂以情色電影來減壓——就是這種經濟大環境,在在造就了南韓的情色電影,不斷獲得空間和茁壯成長的部份原因。

參考內容:
《韓國電影史:從開花期到開花期》
《追尋快樂:戰後韓國電影與社會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