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核試後朝鮮半島的新危機

金正恩與妻子李雪主,環球網資料圖片。

曾幾何時,當北韓前領導人金正日逝世,其三兒子金正恩在未沒充足準備下便草率接任這個封閉國度的最高位置時,外界均對這全球首位「八零後」國家領袖的前景未敢樂觀。欠缺經驗與其他奪權者的野心,是否定他延續擔當這個三代世襲獨裁政權的憑證。

 

然而,後來他先與美國簽下閏日協議 (Leap Day Agreement)、破天荒地在北韓引入西方迪士尼的卡通表演、在經常高調地與妻子李雪主把臂視察民情和新建的北韓遊樂場、公布的《628新經濟管理改善措施》更大膽提出農業改革的方向,曾經叫外界對這位擁有西方留學背景的獨裁領袖之子抱有期望。

 

然而,凡此種種都只是曇花一現、麻醉人心的奇技淫巧而已。上年12月12日北韓一年內兩度發射「衛星」,和在剛剛過去的2月12日進行北韓史上第三次的核試,把一切對北韓曾經懷有的樂觀,隨著那個在北韓豐溪里引爆出5.1級地震的核彈爆炸後隨即消逝,換來將是一場在戰爭邊緣的朝鮮半島拉鋸戰。

 

金正恩的核思維

早如1月底當聯合國安理會宣布,就北韓於上年12月違反安理會的1718和1874號決議案下發射火箭,多國以新2087號決議案強化經濟制裁北韓後,金正恩已多番表明會以第三次核試來警告美國的挑釁。就算是核試後朝鮮中央通訊社的宣佈中,也同樣以美國作矛頭恐嚇核試只是第一波的挑釁。這自然告訴我們美國將代替南韓成為北韓的新頭號敵人,樹敵也順理成章是北韓挑釁建核的野心來源。

 

單單認為北韓建核是為了攻擊美日韓等敵對國是錯誤的。平壤也深表明白,假若與美國豁出去作一場生死戰,只會把這個獨裁國家打回石器時代般的頹垣敗瓦,是對金家皇朝的最壞賭博。

 

其實,北韓自金正恩接任後短短的一年多間,加快推動火箭與核武的研發與試驗,一年來內多番進行火箭發射與核試,也是顯示出當下平壤的軍事力量出現轉型有關。與傳統戰爭有別,北韓當下的傳統軍事力量,已再不能有效帶來「自衛」的效果。雖然北韓有如外界理解是「全民皆兵」,全國大概有120萬的軍人,是繼中美兩大軍事強國後的世界三大最多軍兵數量國家。

 

可是,這也只是在數量上佔優,裝備、訓練和技術,卻是遠遠比其他周邊國家大落後。據研究所指,一般北韓軍人需服十年的兵役期,但卻只曾擁有發出不足30枚子彈的機會。此外,由於欠缺能源供應,不少軍人也沒有坐上軍機訓練的經驗。就算是軍備上,北韓的反坦克與防空砲軍力也只是維持在前蘇聯的水平。面對這樣疲弱的自衛防護力,金正恩也獲得了亡父金正日的遺訓,要把導彈與核軍力建好,在短時間內方能彌補北韓傳統軍力上的不足。

 

所以,北韓需要核和有力攜帶核彈頭的導彈技術,也就是滿足自我防衛能力不足的因由。北韓在國防心理上還是擔心,美國以「手術刀」式攻擊平壤的核設施,但說起要攻擊首爾或東京,既然同樣等於要面對美國的反擊,這也是對金正恩的政權來說沒有把握的杖,況且不能再信以中國會派兵支持平壤,北韓便只能加快擁有以輕量核能力攜帶的核震懾力自保。因而,遵照這樣的思維,就不難理解為什麼金正日要選擇較貼近維護政權穩定的三子金正恩接任,而不是較看重經濟改革的長子金正男,而金正恩要急於選擇核試,也只是按著計劃推動。

 

中朝關係的壓力與轉型

美聯社資料圖片。

就在平壤選擇進行第三次核試之前,北京透過多方的外交途徑,希望在最後關頭能阻止金正恩發動核試的可能,然而最終當然是事與願違,北韓選擇了以建立更大的核威脅力來維持政權的存活依靠,放棄了考慮北京方面因核試後,來自聯合國各方力量向中國施壓的尷尬場面。因而,外界一直揣測,連同兩周前北京也有簽署就北韓發射火箭,而進行加大力度的安理會2087號決議案後,中國也再沒有理由拒絕更進一步向平壤以金融手腕進行制裁,中朝關係也會再次進入冰封期。

 

觀乎核試前中國官方媒體與學者的反應,連環球時報在內,不少內地研究對朝關係的學者,都一面倒在輿論上表示,北韓在進行第三次核試對平壤和鄰國「百害而無一利」,言詞強硬之勢是多年來鮮有的。就算在核試後的中國的反應,外交部也即是時召見了北韓駐華大使,在外交的局面上擺出對朝的不滿。就連不少學者也在春節間撰文大力譴責北韓的不負責任行為,近日更有民眾在北韓駐華多個外交使館外示威,反對北韓核試。

 

一時之間,外間也是期望,北京也會礙於外交壓力,只能加入「美日韓」三國領導的,針對北韓核試的「加強版」決議案。加上南韓見中國多番未能有力阻止北韓建核的挑釁,也積極考慮加入美國設在亞洲的導彈防禦系統,此舉釀起美國有借口在東北亞建立更大抵消中國的導彈安置,也是誘使北京對朝擺出強硬態度的理由。

 

然而,對朝關係一直是中國一大最舉棋不定的對外關係之一。正當一面倒傾向對朝施壓之際,新華社卻以美國敵視北韓,作為朝鮮半島無核化未能有實施的問題核心,指明中方依舊堅持以和平和對話手段解決北韓核危機,反對大力制裁北韓。因而,這一派的意見中,多支持北京以有限力度和不超過美日韓多國的範圍內「懲罰」北韓,依據維持中朝關係的前提下進行一定的制裁提醒,但要求各國一來不能再期望中國太高,二來也希望作為擁有優勢的美日韓,也要在當下朝鮮半島的僵局負上一半責任。

 

根據當下的形勢,北京看來還是會以維持朝鮮半島格局的基本不變為原則,遊說美日韓三方等其餘安理會國家,輕微地提升早前安理會2087號決議案的內容,包括進一步加強針對北韓接觸高科技物資的制裁,和把更多有關北韓對外貿易官員和公司資料加入制裁黑名單中,更會突破性地使用「經濟援助」牌,向平壤施壓。但是,北京也會反對「以挑釁對挑釁」來回應北韓核試危機,避免出現難以令北京掌握的趨勢,且也要向北韓擺出中方與美日韓多國在立場上的分野,讓中國依然在影響北韓問題上維持一定角色,也是向平壤展示出中方在中朝友誼間的最後包容,希望北韓可在核問題上呈現出應有的態度,讓北京發揮原有和應有的外交能力。

 

朴槿惠與北韓的外交空間

雖然不是主要危機的核心,南韓在李明博總統任期結束前再次面對北韓主動挑起的衝突,相信是平壤政府向這位極不受國民歡迎的總統,以第三次核試來把他五年失敗任期,劃上最後的句號。

 

就在每一任南韓總統落任前,能夠與敵對的北韓建立外交協議,都是一常態。不單是為個人能名留青史,就像早前的盧武鉉、金大中和金泳三,都是與北韓簽署協定後獲得一定正面評價,更是希望推動兩韓以協議推動互信,務求擴闊接任政府與平壤的外交空間。

 

然而,就在只有十多日便卸任時,金正恩向南韓國民表達訊息,李明博終歸還是在過去五年的南北韓關係中一無建樹,未能對朝鮮半島帶來貢獻,是對這位南韓總統留下壞名聲的挑釁,更是威脅南韓國民要為再次支持來自保守派的總統,需要負上的代價。就是在核試後,首爾已公開交待出會更進一步制裁平壤的意向。雖然以李明博政府的身份公報出更多的制裁,是為著減輕接任的朴槿惠在未上台以前要面對更大外交壓力的制肘,然而既然首爾與平壤在炸沉天安艦與砲轟延坪島後已近乎斷絕一切交流,再多的制裁也只是杯弓蛇影,況且就在朴槿惠接任之際進行核試,已表明出金正恩已放棄與南韓緩和關係的意欲。

 

金正恩選擇進行第三次核試,是以先發制人之勢打破朴槿惠在競選期間提出與北韓的「信任政治」政策。從立場上,北韓也深明朴槿惠與現任李明博總統在對北政策上根本分異不大,二人都以相同的前設 (要求北韓就早前炸沉天安號和砲轟延坪島先公開道歉) 應對兩韓關係,根本沒有改善關係的空間。再者,與南韓的保守派建立對話,相信也已經超出了金正日臨終前交托金正恩處理兩韓關係的底線。所以,單純留意金正恩核試前針對美國的野心,和事後突然提出第四次與第五次核試的目的是要求與美國重啟對話,可見金正恩又再一次實施「通美封南」的故技,朴槿惠新政府面對更擠壓的對北關係,在昔日簽署有關南北韓的核協定變成廢紙之際,相信未來時間南北韓只會維持當下的僵局,求變只是奢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