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制裁北韓新決議的利與弊

cetin網資料圖片。

事隔北韓發射光明星衛星1個多月,聯合國安理會經過多番爭論後,最終在一致贊成下,就北韓發射衛星違反安理會1718和1874號決議案的懲處達成共識,向北韓頒布2087號新決議案,進一步加強對北韓就導彈技術物資貿易的制裁。

這份決議案的里程碑意義在於,它是多年來首次就北韓違反安理會決議案規管下,以決議案而不是主席聲明的模式下向北韓施壓。此外,北京政府也鮮有地贊成這份就 進一步制裁北韓的國際文件。然而,以舊酒新瓶的決議案方式來制裁北韓,能否有效阻止她再進行導彈或核試驗,是該文件真正更值得討論之處。

單以新決議案的內容解讀,它的確有助強化打擊北韓再次進行火箭發射的功效。根據南韓國防部發言人所解釋,2006年與2009年簽訂的兩份決議案中,明顯未能堵塞北韓透過與第三國家(中國與歐洲)中獲得發展導彈技術中需要的高技術物資。

制裁實踐能力成疑

四名與北韓導彈物資來源有關的商人、六項涉及高科技火箭發展的物資,也增添至新一份聯合國安理會制裁北韓的決議案上,凍結他們在外國的資產、禁止他們入境他國和阻止其他國家或公司向北韓出口有關物資。

此外,決議案更指明該黑名單的內容會因應北韓的行動而不斷進行更新,表示假如北韓進行第三次試射後,將會再進一步推動更嚴厲的制裁行動;表面看來,它比以往兩份決議案從內容涵蓋上,確實有進一步施壓的迹象。 

可是,在實踐的有效能力上,卻未免與前兩份決議案的分別不大。例如在形式上,也只是維持針對個別涉及北韓對外買賣有關高科技物資的個人和公司的黑名單,以及禁止北韓從事有關武器貿易的制裁,未有增加任何新形式的打壓行動。

談判墮入惡性循環

此 外,就個別人士和公司的黑名單上,北韓大可輕易透過改名和開設新公司來避過聯合國的監察。就算在黑名單羅列的項目上,相信也只是北韓龐大黑市武器貿易網絡 上的冰山一角而已,絕不足以破壞北韓發展導彈和核武器的物資供應來源。更大的問題是,在要求登上與北韓貿易有關船隻檢查的安排也只屬建議,並無強制執行的 能力,這些都是新決議案中未有根治的問題。

同時,北京也只是在技術層面上,妥協地贊成此份決議案,皆因北京政府也深知單靠這些制裁根本對打擊 北韓的導彈技術發展未有任何阻嚇力,更只會把北韓推至這個「導彈試射→經濟制裁→核試驗→加大制裁力量」的惡性循環之中,不是有效解決北韓發展導彈和核力 量的基本問題。所以,就是要向國際社會「交代」,也在維護北韓政權穩定的條件上,北京算是盡力討好兩方立場。

在經過多次使用制裁施壓方式未 見效果,維持有限地運用經濟封鎖北韓的老調重彈,只會迫使北韓再次走到牆角,以核試驗等挑釁行為摧毀在朝鮮半島改善氣氛的可能性。這種發展方向已在安理會 決議案公布不到兩小時後出現:北韓宣布將以第三次核試驗來應對以美國為首的安理會制裁方案。當然,依照現時東北亞的外交環境,再一次核試將會對已在決議案 上支持美國的北京政府處於更尷尬的境地;這也是北韓不願意犧牲的盟友信任,因而就北韓會否進行第三次核試,也有正反立場。

北韓仍須依靠北京

rfi資料圖片。

正 面來看,北韓不會冒進推動進行第三次核試驗。因為自從2011年當炮轟延坪島以後,南韓與美國等西方國家聯手加強對北韓的經濟制裁,誘使中國已成為北韓最 大的經濟援助和貿易夥伴;每年平均提供30至40萬噸糧食和50萬噸原油,是中國維持北韓國家經濟的主要命脈。因而,斷言金正恩未敢把這段關係押在核試驗 上;畢竟在可預見的五年間,新任南韓總統的朴槿惠的朝鮮政策也不會作出大調整,對北韓重啟經濟援助之時依然遙遙無期,北韓還是需要在中長期下維持對北京的 經濟依賴,非得不已也不會貿然以核試作考驗中朝友誼的穩固度。

不過,當上月北韓破天荒地成功發射衛星後,進一步自我膨脹的金正恩或許視第三 次核試為他個人威望頂點的彰顯,在國內建立比其父更無止境的個人崇拜,更能達致反宣傳南韓的效果。就在南韓新任總統朴槿惠就任之際,北韓發表如此嚴厲挑釁 南韓的聲明,包括重提不再尊重以往兩韓曾簽訂就無核化的協議,是迫使朴槿惠在一片核試的危機下過渡接任時期,也是向首爾政府開出新條件,在無核化理想幻滅 後,南韓會否依然相信與北韓尚有談判的空間和需要。

此外,自2006年金正日進行第二次核試後,觀乎北京的外交反應得知中國逐漸把北韓問題與核問題分開處理的迹象,即北京較考慮平壤的政權穩定多於朝鮮半島無核化的長遠目標。所以,也不能把金正恩的挑釁看為無的放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