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換日線特約】俄羅斯疫情持續,如何打擊塔吉克和吉爾吉斯經濟?

總括來說,吉塔兩國的經濟困境能否出現曙光,很視乎俄羅斯國內的疫情發展如何。但就目前來說,情況不太樂觀。在俄羅斯重啟經濟活動以前,本身已經十分貧困的吉塔兩國,除非能在經濟上創新猷,否則將會一蹶不振。

 

武漢肺炎橫掃全球,幾乎各國無一幸免。在地球村下,國與國之間的命運環環相扣,若一國經濟受疫情打擊,也會透過其對外貿易、資本流動、人口遷移等等因素,波及其他國家的經濟。

 

各國忙於抗疫,令經濟活動停滯,促使全球能源價格暴跌,衝擊了一些經濟以石油或天然氣出口佔重的中亞國家,如哈薩克、土庫曼。更嚴重是,許多在俄羅斯工作的吉爾吉斯和塔吉克外勞,因疫情而面臨大規模的失業潮。由於吉塔兩國經濟體極度依賴來自外勞的外匯,所以這段時間失去了豐厚的外來收入,隨時令其經濟崩盤。

 

事實上,疫情不僅在經濟上威脅這兩個中亞最貧窮的國家及人民,更為他們帶來人道危機。

俄羅斯國內有接近300萬的烏茲別克、吉爾吉斯及塔吉克外勞工作,他們的外匯收入支撐著中亞多國的社會經濟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吉爾吉斯和塔吉克有多依賴外匯收入?

 

目前有不少中亞外勞在俄羅斯工作,主要以烏茲別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為主。根據俄羅斯聯邦統計局的數據,在 2019 年分別有 147 萬、55 萬、87 萬的烏吉塔三國外勞在俄工作,其中佔了吉塔國家總人口約 10% 和 9 %,比例甚高。也因此,這些外勞對母國經濟貢獻良多。世界銀行最新數據顯示,2019 年全球十大外匯佔國民生產總值(GDP)比例最高的國家,吉爾吉斯和塔吉克晉身首五位,分別佔 33 %及 29 %(2013年塔吉克的比例曾達43%),僅次於多哥、海地、南蘇丹。

 

他們離鄉背井,為的是讓家人獲得更好的生活。吉塔兩國外勞在俄賺取的收入,扣除生活費均流至母國,以支持他們家人的日常生活,或是購買住宅、汽車、基本日用品和食物等等。某程度上,這筆外匯收入支撐著吉塔兩國的社會經濟。

 

這次俄羅斯成武肺疫情重災區,首當其衝的,必定是過度依賴俄外匯收入的吉塔兩國。在高峰時期,俄羅斯每日持續新增超過 1 萬宗武肺確診個案,直至 6 月中為止,已超過 50 萬宗確診個案,逾 7000 人死亡。雖然現時俄羅斯每日確診人數已回落至每日 8000 宗以下,但個案數目仍維持全球三甲,也未能有效遏止疫情。

 

自 3 月中俄羅斯社區爆發疫情後,克里姆林宮實施多項國內抗疫措施,包括頒布封城令及限聚令,強制關閉公共康樂設施、娛樂場所、學校、甚至是餐廳、酒吧、商鋪(藥房及雜貨店除外),限制舉辦大型活動,要求企業允許員工在家工作,停止辦理各類簽證,以及要求 65 歲或以上人士和染疫者強制在家隔離,等等。

 

以上措施都對俄羅斯實體經濟造成巨大衝擊。不少吉塔外勞在俄羅斯從事建造和服務行業,後者包括餐飲、酒店、運輸業等。商業停擺直接掀起在俄外勞的失業浪潮,令他們突然面對燃眉之急,只能依賴儲蓄渡日。

 

此外,若中亞國家公民以免簽(土庫曼例外)赴俄工作,除了需負擔臨時居留許可等費用,亦要每月支付工作許可證,初到俄羅斯的外勞首月需付 12,750 盧布(約 180 美元),其後按所在工作城市支付不同收費額,比如在首都莫斯科每月需付 5,350 盧布(約 76 美元)。然而,俄羅斯對歐亞盟(EAEU)成員國外勞豁免徵收工作許可費用(中亞五國只有哈薩克和吉爾吉斯是成員國),所以在俄外勞的待遇不盡相同。雖然克里姆林宮早在 4 月宣布對所有在俄外勞豁免收取由 3 月至 9 月的以上費用,但現實中卻有不少僱主要求僱員支付工作許可費用,從中獲利。所以,這些費用對失業的外勞來說,是十分沉重的負擔。

 

另一方面,滯留在俄的中亞失業外勞難以歸國。自 3 月 19 日,俄羅斯當局逐步實施封關及旅遊限制,其後暫停往來俄羅斯和吉塔兩國的常規航班,當時一些本身已購買回國機票的外勞被迫在機場露宿。 最初,吉塔兩國因經濟原因不願意安排包機接送滯留在俄的外勞回國,無論是俄或吉塔都幾乎提供零援助,任由他們自身自滅。其後,吉塔政府只安排少量包機接送他們返國,其餘滯留者只能露宿,或經陸路走到南俄羅斯與哈薩克接壤的邊境,冀有一絲希望回國。

 

當然,亦有些外勞情願待在俄羅斯,也不願回國,因為吉塔兩國本身還未出發赴俄的季節性外勞,因俄對外封關而只能留在本國,加上吉塔同樣受疫情影響,勢必令到本國缺少就業職位。由此,這群在俄外勞抱著復工在即的希望,堅持留在俄羅斯。

 

由此可見,在俄羅斯政府實施抗疫措施下,外勞首當其衝,失去工作,又因封關而不能回國,最後只能落泊異鄉。若俄羅斯疫情持續,外勞的經濟狀況將會更差,也令到極依賴外匯收入的吉塔兩國,大受俄羅斯的疫情狀況打擊。吉塔經濟好壞,還視乎俄羅斯的疫情發展。

俄羅斯的醫療服務主要以照顧本地人優先,大多數外勞往往無法接受病毒測試,外勞失去工作同時不能回國,面對著自身自滅的困境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中亞國家與外勞的潛在危機與困難

 

早前,國際移民組織(IOM)聯同其他組織訪問了俄羅斯和中亞國家的外勞,結果顯示超過 8 成受訪者正在面對收入減少或失去工作的窘境、9 成沒有能力匯款回國、6 成沒法負擔居住租金、4 成難以承擔基本食物開支。

 

他們已經捉襟見肘,所在工作行業亦正在面臨蕭條,促使從俄羅斯匯回吉塔兩國的資金大減。據英國 M&G 投資管理公司預測,今年由前蘇聯國家外勞從俄羅斯匯款回母國的資金將會萎縮 3 至 4 成。另外,參考俄羅斯銀行(Central Bank of Russia)的數據,今年 3 月和 4 月經支付系統由俄羅斯往獨聯體國家的跨境匯款數額,分別按年跌幅約 3 成和 4 成,按月連續下跌 2 成,其中到吉塔兩國的外匯總額是在獨聯體國家之中首四名之內。因此,從整體的客觀數據來說,俄羅斯疫情正在嚴重損害吉塔兩國經濟。

 

除了經濟威脅之外,俄羅斯疫情也為中亞外勞帶來人道危機。不少在俄的中亞外勞均住在人多擠迫的公寓或宿舍,他們共住多人間的房間。若他們真的不幸確診,不會有足夠空間進行自我隔離,因此惡劣的居住環境使他們比起本地俄羅斯人,更容易感染武肺。加上,俄羅斯本地醫療服務多以照顧本地人優先,往往無法廣泛地讓外勞接受病毒測試。雖然來自 EAEU 成員國的外勞擁有醫療保險,或比起其他外勞獲得較好的待遇,但整體來說,在俄外勞一直面臨比本地人更嚴峻的健康威脅。

 

總括來說,吉塔兩國的經濟困境能否出現曙光,很視乎俄羅斯國內的疫情發展如何。但就目前來說,情況不太樂觀。在俄羅斯重啟經濟活動以前,本身已經十分貧困的吉塔兩國,除非能在經濟上創新猷,否則將會一蹶不振。

 

(原文刊於換日線,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武肺大蕭條的「一帶一路」大破財:中國願意債務減免嗎?

抗疫開缺口 歐對俄邊制裁邊合作

塔吉克:被「一帶一路」綁架的內陸小國,有機會翻轉「中亞最窮」的命運嗎?

吉爾吉斯總統精彩的「打貪行動」,會「順便」打擊到「一帶一路」嗎?

烏茲別克擁抱「數碼絲路」 肺炎或讓社會監控大放異彩

【The Glocal x 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 Podcast 系列】第一集 國家抗疫與國際關係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