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換日線特約】中國在阿拉伯世界,砸錢投資有用嗎?

近年,中國在阿拉伯世界的角色更有眾所矚目的轉變。2013 年,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整合歐亞大陸的戰略部署──雙方由單純的經貿關係,昇華至投資基建、產業合作等更深入的經濟交流;另一方面,中國更在當地建立軍事影響力,涉足當地事務。中國在阿拉伯世界的影響力日增,已是一股潮流。

 

2016 年初,中國公布了《中國對阿拉伯國家政策文件》,成為首份對阿拉伯政策的官方文件。雖然這份文件的內容只是強調與阿拉伯國家建立緊密關係、推動全方位合作等陳腔濫調、實質欠奉的辭令,但現實上,回眸數年,中國確實愈來愈重視阿拉伯世界,並非紙上談兵。

 

今天的阿拉伯世界,在地理上位處中東北非(MENA)地區。這裡離中國很遠,看似與中國的利益關係不大,但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經濟起飛,經貿與能源成為了中國與阿拉伯世界合作的起點,雙邊關係發展迅速。

 

近年,中國在阿拉伯世界的角色更有眾所矚目的轉變。2013 年,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整合歐亞大陸的戰略部署──雙方由單純的經貿關係,昇華至投資基建、產業合作等更深入的經濟交流;另一方面,中國更在當地建立軍事影響力,涉足當地事務。中國在阿拉伯世界的影響力日增,已是一股潮流。

 

但是,到底為何會出現這種轉變呢?而這種轉變能夠成功令中國成為阿拉伯國家眼中的區域強權,抑或只是不慍不火、甚至有些後勁乏力的姿態呢?本文將圍繞這些問題一一解答。

 

1949 年至 1990 年:從孤立走到建交

 

中國與阿拉伯國家關係的近代簡史,可由中共建政開始談起。當時正值冷戰時期,中國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遠不及美國、蘇聯兩強。除了打反殖反帝國主義的同情牌來拉攏阿拉伯國家之外,他們之間並沒太大合作誘引,所以外交連繫不大。加上,中國更勞碌於國內的階級鬥爭,根本無暇西顧。蘇伊士運河危機兩伊戰爭等大事紀,及共產、資本主義兩大陣營的地緣政治角力,中國幾乎沒有直接或間接地參與。這段時期中國在阿拉伯世界的足跡,仿佛是一片空白的。

 

到了鄧小平改革開放的十數年,中國才漸漸從這個空白期走出來。當時中國百廢待興,在「發展才是硬道理」下,經濟發展快速,繼而對能源的需求與日俱增;另一方面,不少阿拉伯國家如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等正是產油大國,雙方在經濟上的供需契合,能源和經貿乃成為了雙邊關係的起步點。

 

漸漸地,到了 90 年代,雙方關係完全正常化:中國先後在 1984 年、1989 年與 1990 年與阿聯酋、巴林與沙地阿拉伯建交。從此,中國與阿拉伯世界的關係史,便展開了嶄新的一頁。

一帶一路:由能源和經貿關係,延伸至戰略與安全考量

 

受惠於中國改革開放後的經濟增長,雙方的合作如日中天。例如,現時中東北非地區是中國商品的最大進口地區,而沙烏地阿拉伯與阿聯酋的第一大進口來源同是中國此外,中國自 2002 年起成為沙烏地阿拉伯石油的最大進口國(這持續到 2017 年,但現時居於第二),現時約一半的進口石油是來自中東北非地區。

 

日益緊密的雙邊關係也令常規的合作機制誕生。2004 年,中國與阿拉伯聯盟成立了「中阿合作論壇」,每兩年進行一次常規會議,內容主要是在經貿、能源,甚至在文化、教育、科技合作上交流意見,規劃方向等等。總括來說,在 2010 年代「一帶一路」倡議發生之前,中國與阿拉伯世界的交流主要在經貿與能源合作,當然在其他方面也有交流,只是皆非重點。

 

然而,近年中國在中東北非的角色有很明顯的轉變,由能源與經貿關係加深,至其他經濟層面的合作;其次,中國對阿拉伯國家的政策,亦多了戰略與安全的考量。這種改變,是空前的。

 

「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對阿拉伯國家政策改變的原因之一,其中理由老生常談,無非是中國國內產能過剩,希望讓中國企業「走出去」,在海外拓展更廣闊的市場;同時亦望以經濟誘因拉攏「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提升國際地位等等。數年來,中國不惜重本,投資多個阿拉伯國家。

 

根據著名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的數據,在 2013 年至 2017 年間,中國在中東北非的投資總額接近 800 億美元,與此前 5 年相比,增長了四分之一。其中,在 2016 年中國成為阿拉伯國家的最大投資國,高達 260 愈美元,巧合地,該年中國亦公布對阿拉伯國家政策的首份文件,顯示出中國自那時開始,更進一步把重心放在阿拉伯國家。

 

這些資金大部分都去了投資當地的基建,包括產業園、交通、電網、道路等等。在沙地阿拉伯方面,2017 年,沙地阿拉伯國王薩勒曼(King Salman)首次訪華,與中國簽署了總額約 650 億美元的雙邊合作備忘錄,範圍橫跨經貿、能源、產業等合作,例如沙基工業股份與中國石化合作,在兩國發展石油化工業等等。

 

與阿聯酋方面,兩國在阿布達比哈利法工業區(KPFTZ)設立了「中國—阿聯酋產能合作園區」,約有 10 家企業簽署入園協定,所屬行業包括建築、金屬、物流、加工等等。今年 4 月,再有 15 家企業參與,投資總額超過 10 億美元。

 

至於阿曼,去年中國與阿曼杜庫姆產業園簽署了 10 項的項目,總值達 32 億美元,園區為入駐企業提供 30 年免除所有稅收等優惠政策;另一方面,今年 9 月,中國企業與埃方簽了價值 183 億美元的合約,在蘇伊士運河走廊投資紡織工業、煉油、石油化工等項目,此為今年最大的合作之一。

然而,中國對中東北非地區的盤算,並不只是單純的經濟因素,更有不少是基於戰略與安全的考慮。

沙烏地阿拉伯長期是中國貨品的第一大進口國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中國為什麼積極與阿拉伯建立戰略合作?

中東北非一向對中國來說極具戰略意義,因為牽涉能源安全,由於中國擔憂該區域的局勢不穩,特別是自從阿拉伯之春及敘利亞內戰以來的戰亂頻仍,因此中國希望加強在當地的戰略影響力,以及與阿拉伯國家建立戰略合作。

 

2015 年,中國實質上「控制」了巴基斯坦瓜達爾港(Gwadar port)。該港鄰近霍爾木茲海峽,是通向阿拉伯海與波斯灣的門口。美國能源資訊管理局(EIA)估計,有 80 % 以上經此海峽的石油通往亞洲各地,所以極具戰略價值;另外,在 2016 年,中國更在吉布提正式建立首個海外軍事基地。2017 年,中國航天科技與沙地阿拉伯阿布都阿濟茲國王科技城達成協議,前者在沙地阿拉伯投資建立在中東北非首個中國軍用無人機製造廠,以滿足該國對中國彩虹 4 號無人機(CH-4)的需求。

 

另一個戰略安全重點,就是中國擔心中東北非的「宗教極端主義」會禍及國家安全。現時在敘利亞的反政府勢力中,約有 1,000 名聖戰士是維吾爾人。所以中國擔心,他們或回流中亞,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見最近中國對新疆加強壓制,其反應敏感程度,可見一斑。雖然中國在敘利亞的角色微不足道,但希望能在和平進程發揮更大作用。中國的立場一向都親敘利亞政府及俄羅斯,希望與他們在安全議題上合作。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曾說,「中東問題」的根源始於「發展」。所以,在今年 7 月的「中阿合作論壇」上,中國承諾對中東北非國家提供 200 億美元貸款,以及約 1 億美元的援助予巴勒斯坦、葉門、敘利亞等飽經戰火的國家。同時,中國亦對敘利亞的重建項目摩拳擦掌,希望能分一杯羹。

 

由以上的例子可見,基於經濟與戰略的因素,中國在中東北非的角色,對比此前有著明顯不同。

由中國「控制」的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富有戰略價值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中國的局限:輸在起跑線

 

可惜,縱使中國近年努力拉攏阿拉伯國家,欲在中東北非擴大影響力,除了存在不少潛在問題,這種轉變更面對了很大的限制:

 

首先,伊朗與沙烏地阿拉伯的區域角力,有礙中國的部署。伊朗是中國「一帶一路」重要的陸上沿線國家,即使在今年 5 月美國撕毀核協議、對伊朗重啟制裁,中國對伊朗的支持依然堅定不移;另一方面,沙地阿拉伯亦是中國重要的經貿與能源合作對象。兩大經貿戰略合作伙伴的對峙,是王毅提及「發展」問題之外,另一個「中東問題」的根源,這結構一直影響區域安全,但顯然中國無能力干預。

 

更進一步看,中國不可能取代俄羅斯在中東北非的角色。俄羅斯雖然與伊朗友好,但同時與沙地阿拉伯的關係不俗。這是由於:第一,伊朗劍指中東,背後需要拉攏俄羅斯的支持;第二,沙地阿拉伯需要俄羅斯,故於大家都是產油大國,兩國合作便有能力影響石油市場。這兩點,都是俄羅斯有、中國沒有的。所以,中國跟伊朗與沙地阿拉伯友好之餘,是否有能力駕馭他們的碰撞,是一大疑問。隨著中國在該區的影響力日深,就愈難去抽身該區域的局勢。

 

再者,中國對中東北非的軍事影響力上仍然薄弱。根據智庫 The Century Foundation 的數據,在 2012 年至 2016 年間,在對中東軍售上中國排世界第 15 位,後居不少國家,對比頭 4 名的美、英、法、俄,只是滄海一粟。其實這也不足為奇,因為過往中國在中東北非的地緣政治上並非主要的玩家,其根基不及美俄。

最後,中國能否在阿拉伯國家持續這股深化的經濟合作,也是疑問。中國商務部指出,在 2018 年上半年中國對「一帶一路」國家直接投資的額度,比上年同期下跌 15 %。雖然在 2016 年,中國投資阿拉伯國家的資金曾一度暴增,但其後好像後勁無力,看似曇花一現。

 

而且,也要留意貿易戰對中國國內潛在的經濟影響,會否影響中國「一帶一路」部署。除了「一帶一路」投資項目外,俄羅斯自 2017 年取代了沙地阿拉伯,成為中國最大的石油出口國。這也顯示,中國從沙地阿拉伯和俄羅斯的能源入口,呈現此消彼長之趨勢。

 

總括來說,就算近年中國對阿拉伯國家的政策愈來愈進取,雙方關係仍是處於「不慍不火」的狀態。論影響力,中國在該區域上依然沒法取代美國、俄羅斯等傳統大國,實在難以擔此大旗。他們之間的合作,或許只停留在經貿與能源等層面。畢竟,中國輸在起跑線上。

 

(原文刊於換日線,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中國人來建鐵路,但我寧願他們是德國人!」──為什麼吉爾吉斯的「恐中症」,比鄰國都來得嚴重?

除了中國,還有別的選擇嗎?──看準大國矛盾,土庫曼「能源外交」的智慧與挑戰

中國移民在非洲:中國軟實力的暗礁?

中國投資東南亞需注意反彈

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是種帝國殖民的手法嗎?從一個歷史的觀點

難關重重的一帶一路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