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換日線特約】「在敘利亞,敵人的敵人未必是朋友」──三國競利、美國迴避,庫德族恐淪最大輸家

雖然阿夫林衝突比起最近東古塔區的人道危機,顯得微不足道,但這突如其來的發展,對國際政治卻有很重要的啟示。土國與俄羅斯自從在 2016 年修補關係後,就一直保持緊密的戰略合作。另外,敘國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一向親俄,加上俄國影響力遍佈整個敘國。所以,令人驚訝的是,為何阿薩德會聯同 YPG 抵抗土軍呢?土俄關係會因此破裂嗎?這些都是中東觀察者對敘國政府這一決定的疑惑。

土耳其對阿夫林的軍事行動剛剛滿月,惟衝突還未結束,形勢也變得更複雜。2 月 20 日,敘利亞政府決定出兵阿夫林,與當地庫德族人民保衛部隊(YPG)共同抵抗土軍。而土耳其更揚言,若任何人與 YPG 站在同一陣線,均會被視作為「恐怖分子」,將施予無情炮火。

雖然阿夫林衝突比起最近東古塔區的人道危機,顯得微不足道,但這突如其來的發展,對國際政治卻有很重要的啟示。土國與俄羅斯自從在 2016 年修補關係後,就一直保持緊密的戰略合作。另外,敘國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一向親俄,加上俄國影響力遍佈整個敘國。所以,令人驚訝的是,為何阿薩德會聯同 YPG 抵抗土軍呢?土俄關係會因此破裂嗎?這些都是中東觀察者對敘國政府這一決定的疑惑。

毛澤東告訴我們,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把這傳統智慧放在國際政治上,看起來很恰當。可是,這並不全面。引用現實主義對國際政治的看法,較精確的語言是「利益才是真正的朋友」──這亦是敘利亞有趣的地方,「敵人的敵人未必真的是朋友」,其故於行為者之多,以及其關係的錯綜複雜,要用超立體的思考才能領悟。

國難當前,敘國政府與庫德人聯合對抗外侮,並無不妥。可是,庫德人與敘國政府合作,只是兩害取其輕,作出迫於無奈的決定,因為阿薩德政府並不是友善的盟友。而整個阿夫林局勢的發展、土、敘、俄的關係,看似變得無法挽回,但這只是表面的觀察,實際上他們正處於一種互相拉扯中的狀態──大家都想以最少的影響,獲取最豐厚的回報。庫德人雖然也參與其中,卻淪為潛在的輸家。

土耳其利用大國矛盾,「左擁右抱」的藝術

較早前,美國因計劃支持與土耳其庫德工人黨(PKK)有關係的 YPG,在敘北武裝成「邊防軍」,而惹怒了土國,使後者出兵阿夫林,以剿滅這日益狀大的威脅。而土國此舉,正正考驗了美國與 YPG 的關係:應高調支持在阿夫林的 YPG,或是挽留土國這舉足輕重的北約(NATO)盟友?

Mevlüt Çavuşoğlu
土國外長恰武什奧盧要求把 YPG 從曼季比(Manbij)遷至幼發拉底河東部。(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結果,在過去一個月的發展看來,美國舉止步步為營,對土國只譴責而不行動。在二選一下,美國唯有放棄阿夫林地區的庫德人,而選擇與土國重修舊好。2 月 15 日及 16 日,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到土國會見該國外長恰武什奧盧(Mevlüt Çavuşoğlu),期間美國釋出善意,而土國要求後者把 YPG 從曼季比(Manbij)遷至幼發拉底河東部。雙方亦同意建立工作小組,並改善緊張的關係,惟暫時未有實際行動。

問題出現了:上回提到土耳其的「親俄遠美」策略,旨在恫嚇西方國家,迫使他們在外交上讓步。如今,其實土國總統埃爾多安也在重施故技,只是對象調轉而已。土國除了靠他的北約國家身份光環,以及位處歐亞之交的有利地緣位置,一方面與美國眉來眼去,一方面卻與俄國議價,傳遞訊息──在處理庫德族威脅一事上,土國不只可以選擇俄國的協助,與美國也有合作空間──借此催促俄國協助其解決敘國的「庫德族威脅」。此左右逢源、透過大國矛盾來獲利,正是土國在國際政治上的生存技巧。

巧合地,在蒂勒森訪土國期間,疑似親敘利亞的黎巴嫩媒體 Al-Mayadeen 首先放風,報導 YPG 同敘國阿薩德政權達成協議,後者會派軍隊進入阿夫林,協助前者對抗土軍。雖然敘國政府曾三緘其口,否認協助 YPG,但其後卻轉軚揮軍進入阿夫林,與 YPG 共同抗敵。

以上的巧合,既是俄羅斯對土耳其的一個回應,又可能是一場精心怖局。表面上,敘國與土國兵戎相見,看似會波及土俄之間的戰略關係。但就實際結果而言,現時阿夫林的發展卻對土國、敘國、俄國來說,很可能產生三贏局面──怎麼說呢?

敘利亞的權宜之計:表面與庫德族親善,實則削弱其自治地位

Bashar_al-Assad
恢復領土完整和行使主權是目前敘利亞政府的首要任務(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對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來說,目前的當務之急,是恢復敘國的主權及領土完整。而這次應承 YPG 出兵阿夫林,共抗土軍,正是為此目的。

在進一步分析之前,必須留意的是,敘庫雙方達成合作時,YPG 聲稱一切「只是軍事決定,私底下並無政治協議」──但事實上,「政治協議」其實正是關鍵字。就阿薩德政權與 YPG 之間的語境來詮釋,這可能暗指 YPG 有機會以地方治權,換取對敘國政府的軍事援助。而在這段時間的發展,的確能找到端倪。

YPG 駐阿勒坡指揮官 Furat Khalil 於 2 月 22 日發表官方聲明,稱阿勒坡城的軍力將前往阿夫林抵抗土軍,而 YPG 位於阿勒坡東部的據點,「將會受到敘國政府軍控制」。在宣布此前兩小時,YPG 官方卻矢口否認把據點歸給敘國政府軍。由此可見,無論在字眼上抑或在方法上,YPG 均十分謹慎且低調,盡量避免此舉與「政治協議」扯上關係。但明眼人都知道,既然敘國政府答應出兵阿夫林,YPG 也需要作出相應的等價交換。

此外,敘國政府此舉亦得庫德族的民心與信任。2 月 22 日,敘國政府軍入關時,當地庫德人竟普天同慶,高舉在戰場另一邊──東古塔區殺人如麻、老謀深算的總統阿薩德之肖像,兩地景象形成強烈對比。為了歡迎敘國政府前來保護,YPG 發言人 Brusk Haska 承認國內庫德地區,是敘國不可分裂的一部分,更聲明他們不會尋求獨立。

敘國政府派遣軍隊前往阿夫林,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並不是真的想與 YPG 聯同對付土軍,而只是爭取庫德族的民心,並逐漸削弱其自治地位,以便恢復敘國的主權及領土完整。

俄國的精打細算:迫庫德人與阿薩德政府合作

敘國政府作出如此決定,背後當然少不了普丁的支持。阿夫林衝突升級,對俄國的好處有三:

首先,有助塑造俄國成為敘國衝突的主要仲裁者。由蘊釀敘國政府出兵阿夫林,到現在土敘雙方掀起衝突,俄國都扮演著土國與敘國之間的橋樑,呼籲雙方建立對話。相反,美國、甚至是其他北約國家卻對此默不作聲,更突顯俄國的仲裁角色。

第二,能迫使 YPG 與阿薩德政府合作。在敘國政府同意出兵援助後,土國的軍事行動亦相繼加速,在美國與西方國家沉默之下,令 YPG 只能繼續向敘國政府尋求協助。上篇文章曾經提到,俄國恃阿夫林衝突來破壞美國與 YPG 的關係,俄國趁機拉攏後者之餘,更削弱美國對敘國庫德族的影響力,以防止美國透過支持 YPG 分裂敘國。

最後,普丁明白,靠打擊 ISIS 而勢力暴增的敘國庫德族,已成為敘國國內的重要政治力量之一,因此不得不拉攏之。阿夫林衝突升級,有助改善 YPG 與阿薩德政府的關係,及爭取庫德族的信任,令日後由俄國主導的戰後和平談判增添合理性。

以上考量,足以解釋為何到目前為止,俄國並未有任何強硬行動,阻止土軍與敘國的衝突。

土耳其的潛台詞:在得到滿意的結果前,不會妥協

在敘國政府決定出兵阿夫林前夕,土國外長恰武什奧盧曾就此回應:「如果他們(敘利亞政權)進入(阿夫林),是為驅遂 PKK 和 YPG 的話,那就沒有問題。但若果他們是為了保護 YPG 的話,那麼就沒人能夠阻止我們。」

這句的潛台詞是,若敘國政府能夠協助解決阿夫林的「庫德族威脅」,讓 YPG 解除武裝,或是敘國政府能完全掌控阿夫林的控制權,土軍就願意結束任務。這一回應,其實是土國對敘國及對俄國開出的條件。在敘國出兵阿夫林的第二天,土國公然拒絕俄國的要求,與敘國政府就阿夫林危機建立對話,這帶出了在土國未得到滿意的結果前,是不會妥協。

就此,敘國政府最終能否滿足土國的要求,消除國內庫德族對土國的威脅?而埃爾多安會否因此找到台階,順勢結束對阿夫林的軍事任務呢?這是值得注意的。若敘俄兩國最終能滿足土國的要求,顯然將是皆大歡喜的結果。

土敘對峙,情況會一發不可收拾嗎?

Russia-Turkey
俄土關係破裂,只會造成是雙輸的局面,故按照現時的形勢發展看來,機率是微乎其微的。(來源:Wikipedia)

比較多人關心的問題是,土國會否因此與敘國爆發大規模衝突?又會否與俄國的關係再次破裂?按照現時的形勢發展看來,機率是微乎其微的。

首先,敘國政府派往阿夫林的國防軍(NDF),不算是敘國的常規主力軍隊,這只是在 2012 年後成立、受政府資助的一群地區性自願民兵,且規模不算大。據路透社報導,NDF 更因受到土軍空襲而曾一度撤返。其軍隊消極及被動,並未能阻止土軍繼續進攻。

加上,最近敘國政府因擊落以色列的 F-16 戰機,而遭到後者的空襲反擊,使兩國關係變得緊張。若此時敘國與俄國另闢新戰線,與北約第四大軍事強國的土國爆發戰爭的話,無疑是極愚蠢的決定。

更重要的是,俄土兩國曾試過關係破裂,但結果證明這是雙輸的局面。在土國擊落俄國的轟炸機而遭後者制裁後,2016 年首半年,土耳其對俄國出口總值大跌至 7.3 億美元,比起 2015 年同期大跌了 60.5%,令土國經濟捉襟見肘。

另一方面,土國亦就此曾無限期終止「土耳其溪」(Turkstream)工程──由俄國經土國通往南歐的天然氣管道項目。如今因兩國關係修補,已經重啟了此工程。若重蹈覆轍的話,對雙方是百害而無一利。

就以上所見,在這次敘國政府出兵協助 YPG 一事上,土、俄、敘都只是視此為一場政治博奕,並無意與雙方進行大規模衝突。大家都在這場博奕中留有一線,各自希望以最少的影響,獲得最豐厚的成果。直到衝突抵達臨界點之前,各方都會盡力阻止令衝突演變得不可收拾。

敘國庫德族,無奈選擇 Lesser Evil

整盤棋局,位處下風的非敘國庫德族莫屬了。

美國一向支持 YPG,現在卻為了討好埃爾多安,避免與土國關係破裂,而選擇對土軍攻打阿夫林 YPG 一事保持沉默。面對來勢洶洶的土軍,庫德人只能兩權取其輕,選擇一個"Lesser Evil"(眾害之輕微者)──來自敘國政府的援助。

誠然,世界上並沒有免費的午餐,若 YPG 與敘國政府真的私底下達成了「政治協議」,無疑是裹著糖衣的毒藥,很可能威脅將來庫德族的自治基礎。更諷刺的是,敘國政府揮軍進入阿夫林城,當地人的歡呼聲,已經蓋過了對阿薩德政權的警惕。

無論如何,故於敘利亞國內涉事行為者之多、立體且複雜多變的國家利益網,都有可能隨時令昨天的朋友,成為今天的敵人,其轉變速度之快,比其他地方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也許正是中東政治觀察家,對中東又愛又恨的地方。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揭開底牌的時刻──伊拉克庫德獨立公投,對現時中東大國關係的啟示

齷齪的政權、列強的背叛、虛耗的內鬥──爭取獨立的庫德人在想甚麼?

歐盟同情庫族 土國怨憤爆錶

拯救敘利亞:聯合國調停,究竟可不可行?

回歸現實的國際政治從聯合國的失效到特朗普的導彈

擊敗 ISIS 後的首場選舉──「伊拉克大選」能否突破眼前困境,朝成熟的民主國家邁進?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