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宏觀政經

【換日綫特約】全球制裁、供應鏈斷、輸出通膨——俄烏戰事引爆「金融核彈」,中亞國家唇亡齒寒

(Source: Unsplash, by Jamie Street)

俄羅斯突向烏克蘭發動「特別軍事行動」,演變成一場全面侵略戰爭。「黑天鵝」地緣政治危機令不少原本認為不會爆發戰爭的觀察家們跌破眼鏡。除了生靈塗炭的槍林彈雨畫面,俄烏戰事亦衍生出一場無硝煙的經濟戰爭——全球多國對俄羅斯實施全方位制裁。

制裁措施的直接影響,就是令盧布災難性貶值(直至 3 月 8 日,盧布兌美元比開戰前貶值近 60%),迫使克里姆林宮限制資金移轉出境,央行大幅加息至 20 厘,結果令國內企業融資成本大增,國內物價恐通膨加劇,對國內經貿及金融體系都構成沉重打擊。摩根大通(JPMorgan)早前預測,俄羅斯第二季度將面臨 35% 的經濟衰退。

以上經濟惡性循環,影響無遠弗屆,對作為前蘇聯加盟國的中亞國家的經濟傷害十分巨大,因為他們都與俄羅斯有深厚的經濟聯繫——包括貨幣穩定,外匯收入以及對外貿易三大範疇。

「攬炒」中亞國家:輸出貨幣貶值及災難性通膨

由於中亞國家與俄羅斯經濟交流十分密切,國際制裁對盧布造成的損害,正在輸出到這些國家,造成當地貨幣跟着貶值,從而引發急劇通膨。前車可鑑,在 2014 年克里米亞危機西方國家制裁俄羅斯時,中亞國家也面臨同樣的處境,但今次制裁更深更廣,相信影響會更加嚴重。

哈薩克由 2 月 24 日戰爭爆發至今,其貨幣堅戈兌美元貶值近 15% 至 1 美元對 508 堅戈,迫使哈薩克國家銀行作出行動,分別多次向市場注資近 3 億美元外匯儲備穩定貨幣,亦於 2 月 24 日把基準利率由 10.25% 加至 13.5%,但也阻止不了跌勢。有鑒於此,哈薩克政府當局召開緊急儲議,商討應對俄羅斯受制裁對哈薩克金融體系的衝擊,包括遏制通膨、維持外匯市場穩定等等。

吉爾吉斯亦面臨同樣的狀況,此段時間其貨幣索姆(Som)兌美元同樣跌了接近 15%。誠然,自武漢肺炎疫情以來,吉爾吉斯通膨居高不下,當局一直面臨升息的壓力,但俄烏戰爭成為了央行收緊貨幣政策的導火線。吉爾吉斯國家銀行於 2 月 28 日宣布由 8.5 厘升息至 10 厘,以應對「地緣政治風險」。早前吉爾吉斯總統扎帕羅夫亦在 Twitter 公開呼籲民眾購買像黃金這樣的保值資產。面對貨幣貶值,該國有議員提出限制流通俄羅斯盧布,甚至提倡大學以索姆而非美元繳交學費,作為舒緩民間影響的權宜之計。另一方面,國家銀行亦將今年通膨預測上調至 12%,或可能會進一步調高。

塔吉克、烏茲別克及土庫曼也是另一批受波及的中亞國家,這 3 國貨幣面對的貶值壓力沒有以上兩國這麼巨大,特別是嚴厲管制國家貨幣匯率的土庫曼,暫時看不見局勢對其金融體系的負面影響。

依賴俄外匯收入的國家大受打擊

除了關注本地貨幣兌美元貶值所引發的金融及通膨危機之外,亦不能忽視盧布兌中亞國家貨幣大幅貶值對其經濟體的災難性影響。吉爾吉斯、塔吉克和烏茲別克在這方面的傷害最大。

根據俄羅斯政府的數據,2021 年有超過 780 萬來自以上 3 國的外勞在俄羅斯工作,其中 450 萬來自烏茲別克、240 萬來自塔吉克,以及 92 萬來自吉爾吉斯,外勞數目佔這些國家的成年勞動人口比例不算少。此外,這些國家外匯收入佔國民生產總值(GDP)很大比例,而且大部分都是來自俄羅斯。2020 年,吉爾吉斯和塔吉克的外匯收入分別各佔 GDP 比例的 31% 及 26.7%,而烏茲別克在這方面佔比則相對上較少,只佔 12% 左右,而三國的外匯收入來源超過一半來自俄羅斯。另外對塔吉克來說,根據塔吉克國家銀行轄下研究所在 2019 年進行的調查,顯示大約 7 成塔吉克家庭依賴外匯,只有其餘 3 成依賴親戚協助和自身收入。

中亞及高加索國家外匯收入數據。圖/截自 世界銀行

 

當俄羅斯因受到嚴厲制裁而導致盧布貶值及國內經濟危機,兩大問題就出現了:第一,盧布貶值變相令中亞國家外匯收入大幅減少。由開戰至今,盧布兌吉爾吉斯索姆塔吉克索莫尼(Somoni)以及烏茲別克索姆(Som)急劇貶值了兩至三成。《Eurasianet》早前訪問了在俄工作的塔吉克外勞 Hamza,他指出:扣除房租、食物、工作許可證等日常開支後,本來可寄回 14,000 盧布(190 美元左右)回家鄉,但經歷最近盧布的急劇貶值,他能夠匯回家鄉的實際金額愈來愈少(直到 3 月 8 日為止,14,000 盧布只能兌換 107 美元左右)。由此可見,盧布大幅貶值對這些中亞國家的外匯收入大受影響。

第二,歐美對俄羅斯實施金融制裁,除了打擊國內經濟,更會對外資公司產生潛在的貿易限制,導致其供應中斷,並需承受巨大的政治壓力,這讓它們紛紛退出或暫停營運在俄羅斯的業務,包括 IKEA、H&M 以及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等一眾跨國公司。面臨外資公司停運,未來短時間內,俄羅斯可能會出現勞動力市場崩潰。雖然中亞外勞在俄的工作性質多屬於本地人不願意從事的一些藍領工作(例如清潔工人、外送員、司機和建築工人),但若經濟日益惡劣的話,或將影響中亞外勞在當地的競爭,掀起一股失業潮,甚至輸出過剩勞動力回去本來經濟已深受其害的中亞國家,這方面值得留意。

「金融核彈」:制裁打亂貿易活動

俄烏戰事最令人擔憂的經濟影響,莫過於雙邊貿易,特別是與俄羅斯有深厚貿易關係的中亞國家。由開戰至今,歐盟及美國對俄羅斯實施嚴厲經濟制裁,多國跟隨之,針對貿易較大影響的內容包括:

限制使用外幣結算美國對俄羅斯十大金融機構實施限制,把該國最大的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納入「外國金融機構代理帳戶或通匯帳戶制裁名單」(CAPTA List),不允許其在美國銀行開設代理帳戶,以限制該行以美元進行貿易結算;亦把第二大銀行 VTB Bank 納入更嚴苛的「特別指定國民和被封鎖人員名單」(SDN list),禁止全球金融機構及個人和該行有資金往來。另一方面,歐盟亦禁止向俄羅斯出售、供應、轉讓或出口歐元。

把俄銀行逐出 SWIFT歐盟宣布把 7 間俄羅斯銀行踢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服務,包括 VTB Bank 及 Bank Otkritie 等等,從此沒法使用這個被廣泛使用的國際支付系統,阻止他們拓展海外業務,以及打擊俄羅斯進出口結算。然而,俄羅斯最大兩間銀行​​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和俄羅斯天然氣工業銀行(Gazprombank)暫時倖免。

商業及運輸限制歐盟制裁針對俄羅斯能源業、金融業、能源和運輸部門,亦包括敏感技術出口禁令、禁止向俄航出口飛機和相關部件、限制簽證政策、管制出口和出口融資,以及禁止俄羅斯在歐盟金融市場進行交易。英美等國亦對俄羅斯作出類似的制裁。

俄羅斯現時是哈薩克烏茲別克塔吉克的最大貿易伙伴,同時也是吉爾吉斯首三大貿易伙伴,亦是前兩國的主要進口來源國,而以上每國與俄羅斯貿易都佔 GDP 的 10% 以上。中亞地區除了土庫曼之外,俄羅斯與當地的經貿關係可謂十分深厚。以上制裁措施預期將嚴重阻礙俄羅斯與其他國家的貿易活動,特別是與俄羅斯有較多經貿聯繫的中亞國家。

對中亞國家的一連串衝擊

而以上制裁對中亞國家的具體影響包括:

第一,美元仍是國際貿易間常用的結算貨幣,但現時多間俄羅斯主要銀行(如未被踢出 SWIFT 的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被禁用美元結算,而歐元理論上亦被禁止使用,此情況將干擾與中亞國家的貿易活動。若轉用盧布結算的話,中亞國家將要承受貨幣繼續貶值的風險。

第二,該國主要銀行與 SWIFT 國際支付系統被切斷,將嚴重阻礙俄羅斯公司向中亞國家進出口商進行貿易結算的能力,或導致貿易放緩。就算較廣泛使用的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尚未被踢出 SWIFT,亦要評估制裁升級的風險。的確,俄羅斯央行將使用本土版金融訊息傳輸系統(SPFS)取代 SWIFT,該系統至少有 331 間國內外銀行加入,包括自白羅斯、德國、哈薩克、吉爾吉斯和瑞士的 23 間外資銀行,但比起 SWIFT 連接全球過萬間銀行來說,依然微不足道。而將來他們會否轉用中國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進行區內貿易結算,可行性有待考究。

亞洲發展中經濟體對俄羅斯及烏克蘭進出口貿易比例。圖/亞洲開發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朴之水教授(Albert Park)Twitter 專頁

 

雖然主要制裁措施存在一個月左右的緩衝期,意味著不會立即生效,但歐美制裁延伸出來的預期效果及對經濟的負面影響,已經慢慢浮現出來,而更明顯的經濟影響,將於 4 月至 5 月制裁生效後出現。

哈薩克工業及基建發展部 3 月 2 日發表聲明表示,由於歐盟對俄羅斯實施制裁,影響俄羅斯托運,令哈薩克出口商在通過俄羅斯新羅西斯克(Novorossiysk)及聖彼得堡港口運輸貨物時出現困難。歐洲多個主要港口據報因保險問題,拒收來自俄港口的哈薩克貨物,迫使該國尋求其他替代港口或路線出口貨品到歐洲。由於貨運需繞過俄羅斯,這情況將令哈薩克物流成本上漲,引發國內巨大的通膨壓力。有哈薩克本地餐廳稱,有些進口至歐洲的食材成本已上漲 20 至 30%,要開始找其他鄰近國家的供應代替。若計地區而非國家的話,歐盟地區現是為哈薩克的主要出口目的地,因此該國進出口深受影響。

此外,制裁也讓哈薩克的主要經濟命脈——石油出口受到阻礙。較早前《路透社》訪問了哈薩克石油買家,原先他們購買經新羅西斯克港口運輸的哈薩克石油,但由於哈薩克石油與俄羅斯石油混合裝載,由港口運送出港,令買家難為船舶購買保險,因此買家紛紛對哈薩克石油望而卻步。

2021 年,超過 5,300 萬噸哈薩克石油(相當於該國石油出口的三分之二)通過裏海石油管線(Caspian Pipeline Consortium,CPC)運送到新羅西斯克港口及附近的 CPC 碼頭,海運到飽受戰火威脅的烏克蘭奧德薩(Odessa)港口,然後出口到歐洲及其他地區。CPC 每日運輸 120 萬桶哈薩克石油,相當於 1.2% 石油全球供應量。哈薩克石油產業極依賴歐洲資本及市場。哈薩克三大油田卡沙干油田(Kashagan)、田吉茲油田(Tengiz)及卡拉恰甘納克油田(Karachaganak)主要由歐美外資油企經營,三大油田佔哈薩克石油產量約 63%。根據產量分成協議條款,近 80% 哈薩克原油出口到歐洲市場。

俄烏戰爭除了推高國際能源格價之外,更有可能影響俄羅斯對外資源供應,吉爾吉斯在這方面深受其害,因為該國汽油及天然氣主要來自俄羅斯。根據國際貿易數據網站 The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吉爾吉斯約 9 成燃油進口至俄羅斯,而且享受俄羅斯的免燃油稅優惠。由於吉爾吉斯本身燃油儲備不多,只能生產少量且低質素的燃油,因此十分依賴俄羅斯進口。另外,若燃油供應不穩,將對吉爾吉斯政治構成危機。2010 年吉爾吉斯前總統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yev)倒台最大原因之一,就是俄羅斯對吉爾吉斯加徵燃油稅,讓人民怨聲載道。為了應付潛在危機,國家反壟斷局建議供應商抑制油價大幅上漲,並作出措施避免燃油供應短缺。除了燃油之外,亦有吉爾吉斯本地分析指出,能源運輸和以美元計價進口的外國商品價格將會上漲,包括 6 成進口自俄羅斯及烏克蘭的藥品,引發國內通膨危機。更重要是,盧布急劇貶值將令該國出口到俄羅斯的商品失去競爭力。

至於對塔吉克這個金融體系依賴俄羅斯的小國來說,制裁對該國的負面衝擊同樣不容忽視。塔吉克大多數銀行與外國銀行沒有代理關係,需要用到俄羅斯銀行的服務,主要是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然而,現時這間銀行被美國限制使用美元結算,令塔吉克不僅與俄羅斯之間的貿易結算受阻,亦可能與其他國家在貿易上出現跨境轉帳阻礙。若要解決此迫在眉睫的危機,有分析建議塔吉克應盡快轉向與鄰近和外國銀行有代理關係的哈薩克和烏茲別克銀行合作,作為俄羅斯銀行的替代方案。

結語:唇亡齒寒,國際政治經濟環環相扣

執筆之際,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事已經來到第十四日。無論最後戰果如何,是達成停戰協議抑或戰事繼續升級,俄羅斯侵略戰對國際政治經濟的影響,在不久的將來仍會繼續浮現:若是前者的話,歐美國家也不會撤銷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除非俄國內政治有意料之外的轉變;若是後者的話,可以預期歐美會對俄實施更多嚴厲制裁,將重創俄羅斯經濟實力。

以上兩個發展的結果,亦會把災難性的經濟危機輸出給與之有深厚經貿關係的國家,特別是中亞國家。唇寒齒亡,看俄烏戰事不應忽視其對鄰近地區的潛在影響,因為或會出現蝴蝶效應,帶來其他地緣政治的危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