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看世界特約】酒瓶政治經濟學:一場瘟疫引發的貿易戰

在歐盟政策對於農產品呵護備至的保護下,就是在全球化的大勢下,新世界的品牌開始挑戰歐洲地位的今日,法國葡萄酒品牌的霸主地位依然牢不可破。這當然和固有的市場口味有關,但是也許更重要的,是法國和歐盟對於葡萄酒質量以及品牌的規管和保護。現代汎歐的品牌保護當然源自歐盟的設立,但是今日所有歐盟特定產地佳釀(Quality Wines Produced in Specified Regions,QWPSR)的規管,都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紀根瘤蚜(phylloxera)瘟疫席捲法國葡萄園後,一場法國政府在本土向阿爾及利亞酒挑起的貿易戰。

在歐盟政策對於農產品呵護備至的保護下,就是在全球化的大勢下,新世界的品牌開始挑戰歐洲地位的今日,法國葡萄酒品牌的霸主地位依然牢不可破。這當然和固有的市場口味有關,但是也許更重要的,是法國和歐盟對於葡萄酒質量以及品牌的規管和保護。現代汎歐的品牌保護當然源自歐盟的設立,但是今日所有歐盟特定產地佳釀(Quality Wines Produced in Specified Regions,QWPSR)的規管,都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紀根瘤蚜(phylloxera)瘟疫席捲法國葡萄園後,一場法國政府在本土向阿爾及利亞酒挑起的貿易戰。每個愛喝酒的人,總有自己喜歡的味道,一瓶酒的好壞在一定程度上並無客觀的標準。但是,當一種商品被賦予了超越它物質價值的時候,隨之而起的衝突往往不止是停留在餐桌上而已。

[adrotate group=”3″]

“毀滅者”

葡萄酒之於法國,不但是極富價值的出口品,本身更有超越作爲農產品的精神地位,說是法國人的驕傲也不爲過。在國家貿易的層面,保護產酒業理所當然。1855年的巴黎博覽會(Exposition Universelle des produits de l’Agriculture, de l’Industrie et des Beaux-Arts de Paris 1855),法國皇帝拿破侖三世爲了顯露國威,頒令公佈直至今日都有極大參考價值的波爾多酒類評級—這個直至1973年方有第一次修訂的酒莊評級,網羅了今日所有我們熟知的名酒莊。但是,僅僅八年之後,原產於北美洲的根瘤蚜從南法隆河(Rhône)地區開始席捲全歐洲的的葡萄園。由於歐洲種的葡萄藤(Vitis vinifera)對於這種難纏的寄生蟲毫無抵抗能力,除了極少數砂質土上種植的葡萄藤能夠幸免,十九世紀中法國二百三十萬公頃的葡萄園面積到了1900年僅餘下一百六十萬公頃,而其中一百二十萬公頃更是屬於重新栽種的葡萄園。名莊拉圖堡(Chateau Latour) 在1880-1891年十一年之間有八年的葡萄收穫根本釀不了酒。當時的法國政府專家們,將北美洲根瘤蚜的學名冠上拉丁文vastatrix,“毀滅者”的意思,不無道理。

法國名莊拉圖堡(Chateau Latour)出產的葡萄酒是享譽世界的波爾多葡萄酒之一。( 圖片來源 : Wikimedia Commons)

[adrotate group=”3″]

規管“軟”貿易戰

根瘤蚜災難之前,葡萄酒是法國第二大出口產業並且為當時的法國提供了接近六分一的收入,但是在瘟疫肆虐過後,由於國内產量劇烈的減少,法國卻一度成爲了葡萄酒進口國。除了西班牙和意大利酒之外,最大宗的酒類進口來自自1830年起是法國殖民地的阿爾及利亞。不但許多的法國酒農在瘟疫期間舉家遷到這個北非小國,更重要的是,由於阿爾及利亞是法國的殖民地,向其徵收關稅亦不合理。不過,法國的農業人士以及相關的政治説客很快就找到了一個突破口:對於根瘤蚜的防疫措施。當時的防疫措施有兩種:一種是嫁接高質量的歐洲葡萄藤到能夠抵禦蚜蟲的北美種根部,另外一種就是直接讓兩種葡萄藤交配,以新的種子栽種葡萄;後者所產生的葡萄品種更廉宜,容易栽種,而且能夠在更嚴苛的氣候生長,於是造就了大量的廉價酒衝擊著著重保留傳統的高級酒莊們的生計。在農業金主們支持下,法國農業部在1908年到1912年訂立了波爾多,干邑等“特定產地“ (appellations),並在1919年到1935年間以保障品質爲由,以各種由指定酒精濃度到特定葡萄品種等等的標準,將混合交配的葡萄品種如Noah, Clinton等等依然在今日的美國葡萄酒中常見的葡萄品種從法國的酒市場中,從被視爲品質象徵的原產地命名控制(Appellation d’origine contrôlée, AOC)規格中剔除。這一種手段,在六十年代通關歐盟前身歐洲經濟共同體 “發揚光大”,陸續在意大利,希臘,伊比利亞半島等等實行。今日,混種葡萄所釀製的葡萄酒,無一例外地不被包括在歐盟農產品中象徵最高規格的 “原產地命名保護” (protected designation of origin) 類別内。

AOC是法國的一個產品地理標誌,用於標明產品的生產和加工在同一地理區域或使用受認可技術進行。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阿爾及利亞直至1962年獨立前都是葡萄酒出口大國,但是在法國人在血腥的獨立戰爭中撤離之後,今日的出產已經寥寥可數。在全球化的今日,混種葡萄所釀的酒正慢慢重新獲得要求日新月異的酒客們的認可,似乎決定葡萄酒價錢和品質的權利,終於慢慢開始要重新回到餐桌上,而非説客和政府官員的書桌上。

(原文刊於看世界,作者尹子軒)

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G20之後:貿易自由主義的未來和難題

搶救農業大作戰:從戴高樂到馬克宏,法國的農業改革路

“新戴高樂主義”馬克宏遇上習近平

”歐洲需要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後美國霸權時代的歐盟整合

寫在法國大選之前:民粹熱潮遠遠未過

六八學運成功嗎?法國「五月風暴」的當時反高潮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