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東亞 環境保護

【信報特約】Redress激發新生代設計環保時裝

提到污染的工業,不少人會立刻想到石油、採礦、鋼鐵和汽車製造業等重工業,惟五光十色的時裝業同樣是釀成環保問題的主要來源。由種植棉花到放上商店架售賣為止,生產一件衣服須經過眾多步驟處理,而過程中所衍生的碳排放、污染物和廢物更不計其數。成立於香港的非政府組織Redress,早於2007年起便在時裝界、成衣及紡織業推動可持續發展,鼓勵舊衣回收、剩餘成衣及紡織物料循環再用,創辦人兼董事長丁潔絲(Christina Dean)笑言,成立初期向業界及目標對象拍門推廣可持續時裝(Sustainable Fashion)的時候,對方完全沒有相關概念,但時至今日可持續發展已是人盡皆知。

 

提到污染的工業,不少人會立刻想到石油、採礦、鋼鐵和汽車製造業等重工業,惟五光十色的時裝業同樣是釀成環保問題的主要來源。由種植棉花到放上商店架售賣為止,生產一件衣服須經過眾多步驟處理,而過程中所衍生的碳排放、污染物和廢物更不計其數。成立於香港的非政府組織Redress,早於2007年起便在時裝界、成衣及紡織業推動可持續發展,鼓勵舊衣回收、剩餘成衣及紡織物料循環再用,創辦人兼董事長丁潔絲(Christina Dean)笑言,成立初期向業界及目標對象拍門推廣可持續時裝(Sustainable Fashion)的時候,對方完全沒有相關概念,但時至今日可持續發展已是人盡皆知。

丁潔絲於2007年創辦Redress,藉此推動舊衣回收、剩餘成衣及紡織物料循環再用等可持續發展方向 (圖片來源: Redress)

即食時尚危及下一代

丁潔絲稱,時裝生產的背後,涉及水、空氣、泥土、化學品、土地用途,均是釀成污染的源頭,而即使世人已陸續關注時裝業的可持續發展問題,業界的反應和對策亦未足夠。

「波士頓顧問公司(BCG)的數據(這裏指2019年的Pulse of the Fashion Industry調查報告)顯示,業界的反應仍然緩慢,甚至追不上全球時裝生產量的增長速度,故此Redress的工作就是迫使當局立法規管,以及游說未有反應的業界代表,及早在可持續時裝生產上有實質行動。」她解釋Redress的主要任務:「我們這一代的(對新衣服的)貪念,現正危及下一代的生存環境,實在有必要及早行動拯救他們。」

近年由H&M、Zara和UNIQLO等快速時裝(Fast Fashion)品牌所帶動的時裝潮流,令全球成衣生產的數量急劇增加。英國著名非政府組織艾倫.麥克亞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於2017年發表有關時裝經濟的調查報告時表示,2000年至2015年之間,全球成衣的產量增加了一倍。丁潔絲承認:「快速時裝的確是重要元兇,價錢便宜,款式轉換頻率高,放大了人類對衣服的貪念。」

丁潔絲認為H&M、Zara和UNIQLO等品牌帶動的快速時裝文化放大了人類對衣服的貪念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身體力行 戒穿新衫

丁潔絲於2007年創立Redress之時,曾在《南華早報》擔任過兩年的環保議題記者,再之前她以牙醫的身份走訪中國多個偏遠地方,為低下階層診症治牙。期間,她目睹中國透過成為世界工廠達致經濟起飛之時,污染的工業對空氣、水土、動植物以至窮苦民眾帶來無盡禍害,令她萌生關注公共衞生、環保和弱勢社群的心。

她身為推廣可持續時裝的領頭人物,日常生活中亦身體力行,只會穿二手或循環再造的衣服,她不諱言,時裝界本身造成大量浪費,平均每日均有簇新的衣服被運到堆填區當成垃圾棄置。

關注環保議題的非政府組織,往往喜歡藉舉辦比賽吸引更多人關注,Redress也不例外。Redress在 2011年於香港首次舉辦Redress Design Award(當時稱EcoChic Design Award),發掘奉行可持續時裝設計概念的年輕設計師。

「現時年輕一代所成長環境和所受的教育,和我們甚至以往一代已經很不同,所以我認為年輕設計師會更擁護可持續發展價值,更加着重保護環境。」丁潔絲對未來的時裝設計師抱有信心,甚至認定他們有潛質成為推動環保的活躍分子。

Redress Design Award由香港擴展至中國大陸,再推展至中港台、部分亞洲及歐洲國家,去年起開放至給全世界的設計師參與,今年第九屆有來自約50個國家和地區的設計師參加,成為全球最具規模的可持續時裝設計比賽。

比賽以外,Redress同時在消費者、學界和業界方面三管齊下,舉行大大小小的研討會、工作坊、二手衣服義賣募款和時裝展等,全面推廣可持續時裝。除了理念主張,丁潔絲亦講解時裝界永續發展的前景:「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於2014年的數據,2015年至2030年之間發展中國家的可持續發展目標(SDGs)的預計投資金額,距離目標的3.9萬億美元,還欠2.5萬億美元,所以可持續時裝這方面仍有龐大發展空間。」

Redress是以香港為總部,這不但是丁潔絲習慣了以香港為工作基地,她亦看到香港這個地方既是亞洲經濟格局的中心,亦有完善的人脈網絡,適合Redress以此為大本營。

「不少億萬富豪和商界領袖居於香港,而當中很多是世家,非常願意投資或捐獻於環保事業;再者,香港擁有完善法制,地理上介乎中國與東南亞之間,四周大多都是亞洲發展中的經濟體,令Redress更容易向外推廣其可持續時裝的概念。」丁潔絲解釋Redress選址香港,無形中亦在宣傳香港在國際金融中心以外,在亞太區內的獨特地位。

Redress是註冊慈善團體,她稱每年平均約四分之三的運作經費,來自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旗下、支援創意經濟的創意香港(CreateHK)撥款支援,其餘四分之一由私募基金、Redress董事局和公眾捐款籌集。根據Redress網頁最近公布的2017年度財政資料, 該非政府組織有445萬元收入,448萬元支出。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郭耀斌)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美民主黨新星725萬億元的夢

COP24: 民粹風强烈 碳排放不絕

歐洲天氣反常 全球治理舉步為艱

世界和平的新敵人—氣候變遷

核能:能源過渡期的必然之惡

歐盟的「危」與「機」-「能源大動脈」如何本同末異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