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東亞 東盟 科技發展

【信報特約】金融科技發展一日千里 星港監管嚴陣以待

總括來說,隨著金融科技的不斷發展,各國的監管機構也非常瞭解新的科技發展業務模式和類型,也意味著會有更多新的法規和規則來監管相關的企業和消費者。縱然監管開始嚴厲,但也是擁抱科技發展的一個里程碑。 過分的監管和門檻有可能會令投資者卻步,各國在金融科技領域激烈競爭的時代,如何權衡監管的寬鬆將會是各國監管機構的考驗。

 

在現今訊息千變萬化,科技日新月異的年代,科技不單止是每個人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部份,在近年更加打進了金融界。在過去幾年,金融機構都意識到,利用科技開發金融產品和服務能夠令金融服務變得更加有效率,間接提升了利潤。而 “金融科技” (Financial technology,也稱為FinTech) 一詞,就是描述此經濟產業的詞語。在金融科技迅速被應用下,星港兩地的監管機構都推出不同的政策管理此科技,而新加坡在規管方面比港府更爲進取。

 

金融科技涉及的領域廣闊,最簡單的例子就是讓消費者在日常購物不需要用現金或信用卡付款,可以用手機作爲平臺推行的行動支付 (mobile payment)科技,在中國內地廣泛被應用的微信電子錢包就是好例子。而金融機構如銀行就利用互聯網、大數據甚至區塊鏈技術來提高效率,提供更方便快捷和低成本的服務。在2018年,世界銀行就發行了全球首個以區塊鏈管理和創建的債券,名為Bondi,規模為1億澳元(約5.73億港元),以測試區塊鏈能否取代或改善銀行一貫使用的債券銷售模式。區塊鍊是一種分佈式賬本 (Distributed ledger),是一種在網絡參與者之間共用、複製和同步的數據庫。分佈式賬本記錄網路參與者之間的交易,比如資產或資料的交換。這種共用帳本降低了因調解不同帳本所產生的時間和開支成本。傳統的債券發行都是靠人手從帳面建立或控制流程,然後結算,再登記和進行託管;但是利用區塊鏈技術,就可以將整個流程安全簡易地同步進行。

金融科技的進步令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能提供更方便快捷和低成本的服務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在金融科技發展上落後於歐美國家的香港,香港金融管理局往年就推出了虛擬銀行 (Virtual Bank) 的牌照,虛擬銀行是指主要透過互聯網或其他形式的電子傳送管道而非實體分行提供零售銀行服務的銀行。這個牌照可以讓合資格的機構提供不經人手,完全網上進行的銀行服務,大大降低了成本, 例如可以節省香港昂貴鋪租的問題。成本降低後,就變相可以令客人受惠,因為一般的傳統銀行都在高成本的框架下運作,而虛擬銀行則因為低成本,可以推出更多令到客戶受惠的政策。雖然牌照吸引,可以帶來商機,但是金管局在批出虛擬銀行牌照的時候要求非常嚴格。申請虛擬銀行牌照的資本門檻要求為港幣3億元或以上,這樣就意味著很多小型的公司也不會申請到牌照。而金管局對虛擬銀行和傳統銀行都採用同一套監管規定,沒有脫離金管局的銀行發牌制度,申請牌照機構需要按照香港的《銀行業條例》向金管局提交所有要求的資料,並必須滿足《銀行業條例》附表7的最低認可標準,金管局批准發牌後才能經營。

 

此外, 金管局也分階段開放銀行開放應用程式介面(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API),首階段於本月進行。銀行需向第三方服務提供者,公開銀行服務及產品資料等等的數據,以便消費者可於一個平臺或手機應用程式上,一次過查閱各間銀行產品,例如存款,貸款,外匯,投資等等的資料。開放API後,由於第三方服務提供者和消費者都可以便捷地獲取更多資訊和價格,比較各銀行的產品,預料未來銀行的競爭會因此而變得更加激烈。

相對香港,新加坡的金融科技規管發展更為領先,在往年就通過了”網路安全法案” (Cybersecurity Act),為監測和報告新加坡的網路安全創建了一個監管框架。同時,這個法案還提出了牌照申請許可制度,要求新加坡的某些網絡安全服務提供商需要申請網絡安全服務牌照。

新加坡的金融科技發展比香港更為領先及開放,吸引了更多不同公司進駐當地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跟其它亞洲國家相比,新加坡政府對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採取開放式的態度,以吸引更多不同公司進駐。但是在2019年監管將會變得更加嚴謹,即將出臺的 “支付服務法案” Payment Services Act就是要把現行的監管範圍擴大到金融科技領域,包括加密貨幣以及其它新的科技創新。法案已被提出在議會進行首讀。  

 

總括來說,隨著金融科技的不斷發展,各國的監管機構也非常瞭解新的科技發展業務模式和類型,也意味著會有更多新的法規和規則來監管相關的企業和消費者。縱然監管開始嚴厲,但也是擁抱科技發展的一個里程碑。 過分的監管和門檻有可能會令投資者卻步,各國在金融科技領域激烈競爭的時代,如何權衡監管的寬鬆將會是各國監管機構的考驗。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陳逸翹)

 

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2018年回顧:虛擬貨幣的興起與回落

G20前瞻: 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技術的監管

加密貨幣能成爲類比黃金的避險資產嗎?

虛擬貨幣的政治經濟學

加密貨幣能成爲類比黃金的避險資產嗎?

虛擬貨幣證券化:不止炒token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